thunder town的老大Big先生说了一句话,大意是:别看已经进化了,从基因来讲,我们仍是野蛮的。我看美国动画片《疯狂动物城》,感受最深的就是这句话。
        《疯狂动物城》很好看,在最近的89届奥斯卡上,获得最佳动画长片奖。我以为,故事有多层解读:第一层是励志与成长;第二层是族群如何相处;这第三层,就是Big先生话里透出来的几个要素:基因、进化与文明、野蛮。
        影片以一幕话剧开始。食肉动物从猎杀食草动物,到后来与食草动物和睦相处,主题是:进化。这是个光明的开头。之后的一切却在说:尽管进化了,食肉动物依然保有掠食者基因;相应地,食草动物也保持一种警惕。
        所以,当饰演者之一兔子茱迪刚演出完,还沉浸在剧情中时,就见狐狸吉蒂恩欺负小动物,茱迪非常生气,前去打抱不平。吉蒂恩教训了她,说:不要惹我,我身上的基因如此!无怪乎食草动物要加以防范了:茱迪去动物城当警员,爸爸妈妈去送行,再三叮嘱要小心狐狸,并带给她几样防狐狸器具,其中之一是防狐喷雾器。这既说明基因的顽强,也揭示进化的疏漏。
        很可能由此陷入基因决定论。警察局的花豹警员,是一位可爱的大叔。他已进化得只吃甜圈,不吃肉食,令我想起改造好了的“黑五类”。即便如此,当动物城的狮子市长被抓,城中弥漫着对食肉动物的怀疑时,花豹只能从前台退到收发室。
        狐狸尼克是另一个例子。他是以坏家伙面孔出现的,却坏得很有理由。在茱迪遭遇困难、求他给予帮助时,尼克说了一个故事:小时候,他报名参加童子军,穿上妈妈买的新衣服,满怀喜悦地去了,却遭食草小动物一顿胖揍,甚至给他嘴巴箍上铁罩。尼克的遭遇我们很熟悉,说白了,就是文革中的地主狗崽子。
        好在情节的发展,对基因决定论作了否定。导致动物城变疯发狂的,不是食肉动物,恰恰是食草动物;挑起事端的,不是有着掠食者基因的狮子,而是有着猎物基因的绵羊。这是为什么?
        我想,原因之一是,对自身弱小的认识,和对对方基因的害怕。前述茱迪孤身去动物城,爸爸妈妈害怕茱迪受食肉动物、特别是狐狸的欺负,送给茱迪防狐狸的器具。好在茱迪将害怕控制在一定程度之内。而绵羊市长助理就不同了,带领着她的羊团队,不断制造动物发疯案,以抹黑食肉动物,达到将其赶出动物城、并实现夺权的目的。
        因为害怕,就先发制人,令我想起湖南道县的杀人事件。据说,那些杀人的贫下中农,是因为听说地主富农要翻天,害怕自己被杀,便先下手为强,以斩断害怕的根源。从这个意义上讲,茱迪说的“真正值得害怕的,是害怕本身”,是非常深刻的一句话。
        原因之二,可能是对“多数人暴政”的向往。绵羊助理说过一个比例:动物城中,食肉动物占比10%,而食草动物占比90%。言下之意是,食肉动物虽然强,食草动物数量多得多;权力应该归属绝对多数的食草动物。
        绵羊团队的法宝是“午夜嚎叫”。这本是一种花,提纯后制成子弹,打中哪只动物,那动物就疯了——野蛮化了。几千年的文明进化之功,竟不敌野蛮的瞬间轰击!这真是:辛辛苦苦几千年,一击回到进化前。这就造成了野蛮对文明的逆袭。从中也看出,文明进化的弱不禁风。
        由此也引出文明和野蛮的话题。食肉动物受到枪击,变得野蛮;枪击者却是食草动物。毫无疑问,这一事件中,食草动物是野蛮化的制造者。所以,谁更容易野蛮化?看上去是掠食者食肉动物,实际上却是猎物食草动物。食草动物将“午夜嚎叫”射向敌人,殊不知,自己早就中了一枪——不如此,他们怎么会变得如此疯狂?置之于人类社会,情况也大抵如此。此处不便多说,想想中东的局势就知道了。
        更重要的是,使绵羊团队发疯的究竟是什么?我以为,是权力,不受监督的权力。这从绵羊助理的言行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言是90%应该统治10%,行是借助单纯的茱迪,将狮子市长赶下台,自己取而代之。
        从人类社会来看,文明进化几千年,战争也伴随几千年。这些战争,除了野蛮人的抢劫,不都是文明人为了权力而你争我夺吗?文明人对野蛮人、或文明人进行杀戮,其文明又表现在哪里?或者说,人类从来就没有过真正的文明,有的只是部分文明,部分野蛮。人就是一头“半人半马”的怪兽!
        影片的结尾仍然光明。茱迪发现“午夜嚎叫”的秘密后,联手尼克,又将绵羊助理——此刻已是市长了——送进监狱,狮子市长官复原职。同时,还制造了解药,给那些发疯的动物服了,让他们回归正常。连解药都端出来了,真是太武侠,太金庸,太中国了!问题是,“午夜嚎叫”可以有解药,对权力的迷恋会有解药吗?如果有,它是什么?又在哪里?
        太沉重了,最后说点轻松的。 thunder town的老大Big先生,其实是一只小老鼠。这就是反讽。其他的例子还有,车辆管理所办事员树懒,名字叫闪电,其说话和动作,比正常动物至少慢10拍。但是,他却会飙车。额的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