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里看了一篇文章《十年前你没有看懂的大话西游》,开头第一句就是:十年前你笑了,十年后你哭了。
胡说八道,十年前我就看哭了。
只是我的泪点比较怪。
大部分人是看到紫霞对猴子说: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透这结局……的时候内牛满面,或者是望着猴子漫天风沙里默默走远的背影哭出了鼻涕泡。
而我在猴子踏着云彩风驰电掣的来扁牛头救紫霞的那段音乐一起的时候,就忍不住眼泪。
最后,你还是戴上了金箍,接受了你的宿命。
最后,你还是要探路打怪,去经历那九九八十一难,去做那个名字古怪的佛,穿着袈裟摆着肃穆的表情。
紫霞爱的不是那样的你。
那个盖世英雄应该有一脸吊儿郎当的坏笑,睥睨天下的眼神,脚踩云霄殿的牌匾,脚踢太上老君的丹炉,被压在五指山下也不肯屈服。
可是我们终于做不了那样的人。
我们最后都会跪在现实面前,戴上那个头箍,圈住飞扬的梦想,箍住锋锐的个性。
你别无选择。
 
翻旧物的时候,找到了一些旧磁带,小虎队,林志颖,伊能静……
别鄙视我的品味,我一直一直是个外貌党。
伊能静大概早就不唱歌了吧?现在每天花枝招展的出现在娱乐节目或者选秀节目里,习惯性的面对特写镜头泪眼盈盈。她从玉女到熟女的蜕变也许还算成功。
只是我还是怀念她唱“我是猫”时候的样子,还有“落入凡间的精灵”。
时光不能回头。那个满身灵气的女孩不见了。
其实我怀念的是那个把磁带封面夹在英文课本的男孩。
他那时候会唱很多歌,假装深沉的皱眉,对着镜子学习怎么歪着嘴邪笑,和死党晃着肩膀走路,偶尔参加我众敌寡的群架。
昨夜的梦很怪,几个死党叫我一起去打球,翻箱倒柜却找不到球衣。清早迷糊醒来的时候还在懊恼。喵的现实中打不动了,梦里也不让我过把瘾。
梦里的死党都纤瘦清俊一如当年,结果上午其中一个家伙打电话来,不由对着来电大头贴里他的双下巴黯然神伤。
那些男孩都不见了。
连同他们的梦想。
现在我们把衬衣收进裤子里,满面风尘的去上班,对着上司虚假的笑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做着无聊重复的琐事,稍有心火,头顶的紧箍就会提醒它的存在。
 
想起多年前喜欢一路踢着一粒石子上学,临近校门的时候就恶狠狠的把围墙假想成教务处主任,一脚穿心。
现在那些石子,是否还静静的躺在路边呢?
我好想,好想那个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