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炮儿》看了两遍,感觉聚焦在一件事上:报警。

      电影说的是江湖事。江湖中两派:一派胡同里的,以老炮儿六爷为代表;一派“大院”里的,以小飞为代表。“大院”这词是借的,用来表现官宦之家,大约也差不离。说六爷是江湖中人,没人反对。官宦子弟小飞,也是江湖中人吗?我觉得也是。但看小飞出场,捧着《小李飞刀》在手;得知六爷要“茬架”,以求解决他们之间的恩怨,便慨然允诺;真正“茬架”时,被孤身冲向自己的六爷感动……等等,都可说明这一点。


      报警先后出现两次:第一次,是在六爷独闯汽车修理厂,本为赎儿子小波,却遭到羞辱,约下时间“茬架”之后。那会儿,六爷与闷三、话闸子商量如何救小波,话闸子主张报警,理由是:小波划了人家的车,最多拘留15天;对方拘禁小波得判三年。六爷不同意报警。这之前,他已与小飞约定,不报警,“茬架”,这是他们的解决方案。

      六爷不听话闸子,因为不能食言,更因为这是江湖。自古江湖与庙堂,是对立着的两极。江湖是江湖,庙堂是庙堂,不能互相掺和。江湖的事,让庙堂插一竿子,那还叫江湖么?所以,江湖中的恩恩怨怨,一定得在江湖中解决。而报警,恰恰关涉庙堂,犯了江湖的规矩。

      六爷是最讲规矩的。他为灯罩儿出头,打城管队长耳光;问路人不讲礼数,被他好一番教训;每出胡同口,见到坐轮椅的白发老人,必为其打火点烟……影片中的这些情节、细节,都为着说明一点:六爷是守规矩的江湖大佬。

      然而,一张对账单改变了情节的走向。这是小飞父亲受贿的证据,上面的数目达数千万之巨。账单意外落入六爷之手,报警的话题第二次出现。有意思的是,上次坚持要报警的话闸子,这次坚决反对,理由是,贪官惹不起。反倒是六爷,暗暗打定报警的主意。

      六爷为什么要报警?这个江湖大佬怎么啦?影片中的六爷,别看咋咋呼呼,人模人样,分明给人一种力不从心感。与话闸子不成功的做爱,只是一个预兆。与洋火的一席话,更显出他的落拓。洋火是过去的难兄难弟,这时已是老板。为赎儿子筹钱,六爷去找洋火,烦他总提“钱”字,不借了。洋火有句话很到位:现在什么年代?你那套不灵了。

      那么,六爷是否有借助报警,来解决江湖恩怨的意思?影片中表现的,要比这正能量得多。六爷将对账单放入信封,交给胡同小男孩去邮寄,收信地址上写着中纪委。小男孩问:不是说好不报警的吗?六爷回答说,那叫举报。举报当然是报警。说不是报警,是哄孩子的鬼话。对这一举动,六爷跟话闸子解释:咱虽是小老百姓,有些事还得办。听着让人肃然起敬。

      但老炮儿的真实意思是混混,胡同里瞎晃,偶尔“茬茬架”的那种。一个混混身上,能有多少正能量?所以我觉得,向中纪委举报贪官的六爷,跟那个告诫小偷偷了钱包、要将身份证寄回去的六爷简直判若两人;真是正能量,应将小偷扭送派出所。从不报警到报警,六爷这一转变,缺乏令人信服的逻辑。我不知道,饰演六爷的冯小刚,是如何看待报警的;演这场戏,会不会纠结;冯小刚纠结了,会不会拿这事问导演。总之,报警这事,确实让人纠结。

      不得不说,一个正能量的六爷,可以让《老炮儿》变成反腐片。报警使影片留下瑕疵,同时变得政治正确。很有可能,这是通过片审的关键。我是第一次看管虎的片子,感觉影片叙事流畅,京片儿对白鲜活,部分人物如话闸子、洋火,和报警前的六爷,都算得上有个性,能容我看第二遍。对于管虎这部电影,我不知该如何评判,也不知道,他会否因报警的情节而纠结。只是暗暗替他开脱:不这样又能如何?还能指望他拍一部中国版《教父》?

   
      回到前面的话题,江湖是江湖,庙堂是庙堂。六爷去“茬架”,本是以江湖方式了断,却背着小飞举报其父,从江湖道义上,六爷就输了。倒向庙堂的六爷,犯了江湖的规矩,可谓自绝于江湖。


      所以,六爷只能走向末路。也所以,我们看到最后那一幕:冻结的湖面上,六爷身着军呢大衣,挥舞着军刀,向对手冲去,配合着鼓点似的吉他声,不停地跑,跑……仿佛跑不到尽头。那场奔跑,绝对是末路狂奔。

      人死了,戏完了,让纠结清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