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明与春娇系列拍到第三集,还是好评不断。有人说,彭浩翔电影都是“小故事、大惊喜”。仅就《春娇救志明》而言,小故事是肯定的,大惊喜有没有?这看各人评判。我以为,大惊喜是有的,就在50%这个胜率上。我甚至觉得,这是部讲人生选择的电影。

50%这话是外星人说的。当时,春娇离开志明,内心非常痛苦,幻想中遇见外星人,向后者提出一个问题:我是不是该同张志明分手?得到的回答是:与志明的婚姻,一半机会可能成功,一半机会可能不成功。所以,还是要看你自己的选择。看似将皮球踢回来了,其实这里面充满智慧。


春娇为什么会提出这个问题?应是因为志明和自身两个方面。首先,志明总是长不大,这不全因“姐弟恋”、因他比春娇小四岁,而是因为性格——春娇的爸爸也是长不大的男人。这种男人,不是说他多坏,而是“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总是弄出些状况,考验女方神经。影片开始不久,志明不顾两人正存买房的首付,用9.5万买个无用的摆设达利雕塑,被春娇责问时还强辩:“每个男人一辈子都需要买一个达利。”flora来后,弄出个“借精”之事,虽是flora提出,志明想都没想就答应,不像个成熟男人。


其次在春娇自身。春娇心上一直有个阴影,这就是她父亲。春娇10岁时,父亲抛下家庭,去找所谓“真爱”;年过花甲的他,现在还找个比春娇小的女友apple。最要命的是,志明很像她父亲;春娇害怕像母亲一样被抛弃。去台湾旅游,遭遇地震的那场戏,是全剧的高潮。事后春娇责问志明:你为什么躲在桌子底下不管我?志明申辩:当时拉着春娇离开,春娇死死扳着门框不走。两人刚有过床笫之欢,一场地震,使剧情忽然反转。春娇审视两人关系,独自回到香港。


该不该分手、以及50%的话题由此提出。这之前,春娇分别用“决策板”,和“apple选择法”来作抉择。后者需解释一下:春娇与apple独处时,曾问后者,为什么你觉得选择我爸是对的?apple回答:去年游泳差点淹死,上岸时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你爸爸。又总结道:当你遇到危险时,你脑子出现的第一个人,就是对的人。可惜,试过这两种方法,春娇都得不到答案,这才有与外星人的问与答。所以,《春娇救志明》披着爱情片的外衣,内里其实在讲人生选择。


每个人都会面临选择。选择之前,也会有对结果的预测:好或者坏,有无成功把握,成功几率多大,等等。一般而言, 成功几率越大,越应该选择;反之,就应该放弃。但是,这个几率应该是多少?百分百的胜率,一是不可能有,二是,没做就已知道结果,还有挑战性吗?就春娇的问题,外星人提出的50%胜率,据说“经过两兆亿次计算”,较之“决策板”、“apple选择法”式的撞大运,当然科学得多、理智得多。


其实,只要是人生的选择,都有对与错两种可能,都只会是50%对50%,一半机会成功,一半机会不成功。70%、80%……甚至更大的几率,都是一种预测。几率大并不意味成功,有时候,煮熟的鸭子都会飞走;相反,我们曾说,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作百分之百的努力,说明几率虽小,仍可望成功。所以,重要的不是成功几率,而是敢于面对,积极作为。这体现一种人生智慧。春娇的困惑,在于执迷较大的成功几率,如几率不高,宁可放弃。这是她与志明相守数年,仍决意分手的原因。殊不知,这类大概率几乎毫无用处,春娇的犹豫、执著,最终变成逃避。


面对50%的胜率,见出两种态度:悲观主义者说,才50%呢,一半机会或失败;乐观主义者说,有50%啊,一半机会将成功。影片中,春娇无疑是悲观主义者,相反,春娇之父一旦发现方向,“就要奋不顾身地冲过去”,显得极不成熟,却是乐观主义者。有意思的是,乐观主义者父亲,最后影响了悲观主义者春娇,让后者接受志明求婚,结局皆大欢喜。可以说,不成熟、不长大,也有可能是好事。


有人说,彭浩翔电影的对白、剪接、故事……都很独特。我再说一点:结构紧凑,没有赘笔。片头的怪兽“趷趷刚”,开始看觉得游离了,却留下UFO的伏笔,成就了外星人这一重要桥段。“趷趷刚”还有两次被提到:一是春娇弟弟说,爸爸就是吃女孩的“趷趷刚”;二是志明的求婚演出中,春娇妈妈扮演“趷趷刚”。之前设伏,之后回补,关照呼应,严丝密缝。


彭浩翔的电影看得不多,看过后,总令我想起贾樟柯。两人的相似是显见的:都是70后、都自己写剧本、都关注底层小人物……不同之处肯定也有,此处不详说。我以为,将两者放到一起,比较其异同,不会是无意义之事。


也许,早有人在做这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