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324

        夏天突然变冷。

        当海面上浪花开始翻涌,多大的船都承受不起。漩涡最开始躲在某一朵小小的水波背后,那时它还预料不到自己未来的样子,只是那种迅速膨胀起来的诱惑无法抗拒。后来它舒展开身体,肆无忌惮,于是吞噬只发生在一瞬间。当一切消散之后,空气里又恢复了风平浪静,但灰烬的味道已经被吸入身体,埋伏在血液里循环流淌。

        孩子们总爱问为什么,他们说我要奔跑我要去远方,他们期盼长大并时时做出强大的样子。大人们已经不在乎为什么,他们努力想回到一切都没发生前,如果有如果,如果可以来得及阻止什么,哪怕只是微小的一个笔画。

        当你还是一个孩子,你以为生活会是什么?你梦想中的天涯有怎样的风光?我们年轻时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离天堂有多近,如果那夜那一秒做了转身的决定世界就足以颠覆。其实可以随时给深爱的人一个拥抱就是最幸福的事,等你弄懂了这句话,就长大了。

        若问我绝望是什么,让我想一下:当不再关注椅子和地板摩擦时发出的难听的吱呀声,当不在乎今晚会睡在哪里,当突然无法接受冰箱里冷冻的鸡肉,当胃变的麻木感受不到饥饿,当声边的声音夸张地放大自己的身体却想回到角落里,或许这就是它的样子。

        

        悲伤的感觉经久不散,它在海面上结起厚厚的冰,多年后就变成另一层皮肤,我不知道是该痛恨它还是在依赖它。

“对不起,我原谅你了。”有一天,这样的放手竟是最不能接受的,沉静了好久的冰面轰然裂开,防线坍塌,重新溺水的无力感大于第一次。

        

        叔侄二人最终分别去了不同的城市,既然有些行李还放不下,就只能继续扛在肩头。独自一人的日子也要继续下去。

并不完美地挣扎着,才是生活真实的样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