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着热爆剧的东风,总会带来点意想不到的收获,吹来的不只是关注,还有某些人的一些感受,比如我。
   《辣妈》多少沾了些甄嬛的光,人还是那个人,人又不是那个人,把自己演出不同的脸孔,这才是一个优秀的演员应该做到的,而我,想说的不是这些,断断续续看了几集,辣妈什么的倒还在其次,男女关系上,夫妻关系上却让我有点感同身受。
    没结婚前,女人总是处在上风的,面对那个想要把自己娶进家门的男人,女人简直是待价而沽的珍珠,即使心里已经认定了男人,表面上仍要有十二分的矜持,要拿捏的到位,不能把男人吓怕,也不能让他轻易得手。而男人,此时最伟大最艰巨的任务就是怎样把女人娶回家,他想要娶那个女人是真心的,他还没有想过娶回去以后怎样安顿女人,或者说,他对婚姻的无知同女人一样,可又不同于女人。女人想的是男人要一辈子爱我,要永远待我如初,而男人想的是怎样把女人娶回家。女人想到将来,用眼前的一切去暂时的代替将来,男人想到的是现在,用眼前的一起去测量现在。
     男人把女人娶回家,在法律上,她终于成了他的人,他的人他就又有了处置的权利,他不用像以前那样装孙子般的卖力讨好,那张婚姻的纸可以让男人高枕无忧的在睡觉时欢快的响起鼾声,而不必担心女人一脚把他踹下床,但女人生气,男人还是怕的,虽然心里上可能有些不满,却仍然维持女人想要的感觉,直到女人有了孩子,这感觉依然在,因为孩子也是男人的。女人怀孕时,男人比女人更紧张,那个小生命虽然也让男人措手不及,但为人父的崇高感或者新奇感让他很疼爱自己的女人。女人以为这是男人对他的爱,实际上从孕育孩子的那一刻起,男人的爱已经分成两份,一份给女人,一份给未来的孩子,那个未知的小生命虽然占很少的一份,但毕竟存在着。
      等到女人生下了孩子,生活有一段时间是错乱的,男人在女人和孩子中间有些焦头烂额,他自己都搞不清应该对谁更爱些,有一点却是不乱的,就是那颗要求上进的心。也许这是件好事,你的男人要求上进,代表着你们的生活在不久的将来会上一个台阶,但到底是不是女人所期盼的呢?男人有了紧迫感,老婆孩子,父母和岳父母,几座大山在面前,他被逼得要做愚公,不移山,要扛起山。男人此时已经变了一个样,奋发图强,早出晚归。女人呢?女人想的不是男人如何的不容易,如何的在奋斗,女人想的是,他们已经没有了共同话题,也没有了说共同话题的时间,男人平均一个星期有三天不在家吃饭,有了点时间不是沉默就是和她谈论工作的事,女人最讨厌把工作带回家,也讨厌男人工作的性质,讨厌纷繁的人际关系,所以说到一半,女人便受不了的打断他。女人觉得男人变了,变得不再像以前那样在意她,男人也觉得女人变了,变得不通情达理。
     这就是夏冰和元宝走过的路,从谈恋爱到结婚到生孩子,幸亏他们的结局是好的,这大概是编剧给观众的安慰吧。
     男人永远也搞不清女人想要什么,即便女人清清楚楚的说明白了,他们仍然不明白,他们总是想当然的把自己想要的作为女人想要的,并且不遗余力的去给予。
     女人永远也搞不清男人在干什么,即使男人告诉了他们在干什么,女人想不通为什么当初是那样的,现在就怎么就变成了这样,所以对于将来,女人不敢在用当初来想象,对于将来,女人不敢想,想出来就都是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