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小时候写作业/或者预习,看到一篇关于“严监生”的阅读题,读到严监生为了煤油灯里多了一个灯芯而死不瞑目,第一个反应就是,都要死了还在乎这个,真的好吝啬哦。很凑巧的是,当时似乎有这样一道题:从文段中,你认为严监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于是,我马上怀疑我的第一感觉,以我“超级学霸”的思维模式,这种行为不能叫吝啬,只能叫节俭,毕竟形容教科书上的人,怎么可以用贬义词呢?

后来,老师公布了正确答案,应该是:吝啬。

我大概是当时太气了,觉得错过了一次秀智商虐学渣的机会,所以对这个事情印象才如此深刻。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adf8b950-8423-11e7-8faf-01b148a15008.jpg
小学五年级课本插图

02

关于教科书,印象比较深刻还有某政治书上的一幅图。那位老人临死之前,非要让儿子把税给缴了,临死之前,最后一句话竟然不是“我存折的密码是123456”,而是“我这辈子从来没有欠国家一分钱”。

我当时只能隐隐觉得:这老头真蠢。至于么。。。因着这样的歧义,我当时就特别期待,老师教我们分析这个图。只是,我对老师的话全然没有印象了,只是,直到成年我都觉得偷税漏税是一件不道德不合法的事情。这仿佛嵌入骨髓。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adf9f1d0-8423-11e7-8faf-01b148a15008.jpg
网络课件

大学时,中文系的我参加了创业就业培训,听到导师讲避税时,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不是不合法的吗?导师说:“合理避税对一个企业来说是必要的。”这是培训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话之一。

03

大学的时候上写作课,我记得我写了一篇小说,大概讲得是一个上班族为了能够在公交车上抢到座位,而不惜假扮孕妇,最终因为“小孩”不甚流产而灰溜溜地走下公交车。

当时,我应该是很想要得到教授的认可的,然而教授的评语却让我大失所望:事情太没意义了,就为了一个座位至于吗?

可是,就在前几天,我看到某社会新闻上看到这样一个标题:《地铁上给孕妇让座,孕妇的举动让所有人都怒了......》我无聊点进去一看,发现那个被让座的孕妇从裙子里抽出一团还是枕头之类的东西。

看着这位女子的动图,我也想问:至于吗?就为了一个座位至于吗?

是啊,至于吗?为了一个座位,至于放弃写小小说吗?

04

我一直在追《欢乐颂》,曲筱绡一出场,我内心有种极其地不喜欢和不适应。当时我知道,我最羡慕以及最想要成为的,并不是各方面人设完美的安迪,而是曲筱绡。更准确地来说,我不是羡慕,而是嫉妒。嫉妒她可以这么任性妄为、嫉妒她可以这么自在自我、嫉妒她为什么永远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为之有效努力,甚至嫉妒她可以嚣张跋扈,可以双标,可以只管自己高兴,不管别人死活。而嫉妒的近义词是,为什么我不可以?

然而,就是她出其不意地解决了许多的寻常人难以解决的事情。安迪被小三之后,被人肉搜索,其他人都素手无策,又是安慰,又是删帖,根本就不顶事。而曲筱绡一出马,便能够找到源头、顺利推塔、完美ko肇事者。

又比如,最近更新的,樊胜美的哥哥为了“控制”妹妹,无所不用其极地把自己卧病在床的瘫痪父亲扔到王柏川的家里。所有人一筹莫展,只有曲筱绡觉得对付流氓只能够用流氓的办法,找个人揍一顿,这就消停了。可是当事的两个人拒绝的理由都是:这是违法的啊。于是,都不敢做,也都不会做。

只有曲筱绡敢说会说:要是我就算是被拘留了,也要弄死他们。当所有人都束手就擒的时候,曲筱绡就带着一拨人,在樊胜美的哥哥再次“搞事情”之前,帅到爆炸地先发制人地完美地解决了这件事情。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adfa18e0-8423-11e7-8faf-01b148a15008.jpg

我想樊胜美和王柏川之流肯定也是从小被教育:我们不能做违法的事情。因为这会坐牢,而坐牢是一件极其不好的事情。甚至不为这个,我们被塑造出来的骨髓,告诉我们这事不能做。因为不安全。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adfa18e1-8423-11e7-8faf-01b148a15008.jpg

可是,因为这被塑造的骨髓,人类多了多少的樊胜美式的悲剧和王柏川式的无力?

05

可是会这样悲剧和无力,他们有什么错呢?仅仅是因为他们不敢违法、不敢不肖、不敢不爱吗?

我当然不是在劝大家勇于违法,而是我们能不能合理地“避法”呢?就像企业要合理避税才能生存一样?

我们的教育给孩子关上了太多太多的门,却忘了给他们打开一扇窗。教育制造了太多标准化的脸谱,这是现代化社会最为便捷的事情,也是现代化教育最恐怖的事情。

我有一个学生、小学生;是班上的班长;人很温柔安静、性格很好;做事特别认真和仔细;关键是成绩还贼好。我很喜欢她,但是不喜欢和她自拍,因为她笑起来比我美。

又一次,不知怎的就和办公室的老师谈到她,最让我受不了的是,老教师说:“这孩子将来当个贤妻良母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我听到之后,巨难受,便辩驳了几句:“人家还是个小学生,现在下定义太早了吧。她以后也可以是一个女强人啊!”

最后,另一位情商极高的老师替我们圆场,说:“某老师的意思是:三岁看老嘛。”

我不再说话,恐怖感戳得我背脊发凉。

某一天,我布置一个作业,抄写1-5单元全部词语盘点。同样是这个小孩,耍了点小聪明,看似抄完,实则抄了不到一半。我发现之后,突然觉得很生气,觉得一个好学生不应该这样做。于是,在儿童节这天,我罚了那些没有认真抄完的同学再抄一遍。我当然没有直接点名批评她,但是,在班上公开念的不用罚写的学生的名字,有好事的学生问,老师,为什么不用罚写的名字里没有她,按照惯例应该有她不是吗?

接着,我在班级群里将不需要罚写和需要罚写的名单发上去,并附上这样一句话,最快解决问题的方法又快又好的施行,而不是投机取巧。

我是特意发给她看的,我现在也依然不觉得有错。但是,谁能够说投机取巧就是一定错呢?并且,她是完全都会这些生字词了,完全可以不用抄啊。她不过有一次这样的尝试耍小聪明的任性的尝试,就被打击了。以后,不也是会这样吗?

06

我们的教育能够培养一批又一批优秀如安迪的人,这样标准化的人生,标准化的理想模型是教育最拿手的事情。但是,安迪不是标配,世界那么大,精彩的人那么少,我们现行的教育却培养不出一个曲筱绡。

教育不该只追求安全和规范,它应该尊重不同、维护差异。它可以培养安迪、也应该是能够包容曲筱绡。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adfa3ff0-8423-11e7-8faf-01b148a15008.jpg
美照镇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