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写这种影评的时候都小心翼翼,不是因为怕什么言论刺激到某些人,我还没有那种影响力,只是害怕各个平台把我自己的记忆强行抹去,这才是让我最忌惮的。所以,最后我必然不能提及那些敏感词汇,必然不能在这些热门的公众平台上过于激进。可是作为一个中国人,我还是觉得我有必要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写出来,即使身边没有一个人认同,即使会受到一群人的嗤之以鼻,但至少我对得起自己的思维方式,我还活得有一丝勇气。


       看过90年舒琪导演的这部纪录片,作为一个回望历史的年轻人,我心中五味杂陈。首先,我没办法判断接受采访的这些人说出的“事实”有多么真实,因为对于我来说,历史永远对于下一代人来说没有真相。可是作为一个中国人,我还是渴望去了解这段被尘封的历史,不管如何众说纷纭,我依然希望这段历史能够永远留在中国现代史上而不是被government焚书坑儒。其次,我很悲哀,二十八年后的今天无数人已经忘却了这段历史,甚至可以说不得不忘记这段历史。


       现如今的我们活得很安稳,高速的经济发展带给我们的是物质上的满足和精神上的虚荣。然而,我们却逐渐地失去了曾经还有过的思辨和抗争。我们可以毫不费力地去说:“那些人是受到了异端分子的蛊惑而加入了反革命势力。”可我们却无人探究为什么那么多人会被“异端分子”蛊惑呢?甚至就连我们的顶层建筑者也没有去探索这个问题,时间和金钱冲淡了人们对于这段往事的苛责,一切就这样重回平静。平静过后呢?没有人再去反思了,没有人敢于去评价了,没有人勇于去争辩了。


      还好还有人能够用影像记录下这只言片语,残影破烛,他们也是中国人可却是置身于发生地之外的中国人。而曾经深处其中的国人以及他们的后代似乎全然忘记了那个即将冲破黎明的夜晚,也忘记了那个可能是中国追求freedom最强烈的时代。


       可怕的还不止这些,可怕的是如今的我们无法看到自己的电影人去用镜头展现对于那个事件的思考,我们只能通过《出租车司机》《爱的色放》《华丽的假期》《萨尔瓦多》《卢旺达日记》甚至侯孝贤的《悲情城市》去寻找相似的影子。十年前尚且还有娄烨敢于用一部片子去影射一些东西,可是今天我们再也没有那种勇气去表达自己对于Chinese democracy的看法。我们成为了不会思考的一代人,在拥有无限网络资源的今天,在拥有无限移动流量的今天,我们真的就TMD成了北京国安主场球迷嘴里的那个词儿。我很认同凤凰编辑“刘三解”在一个影评节目里说的那句话:“相比于韩国或者日本观众,现如今的中国观众已经沦落到了一定境界,没有知识储备,没有逻辑思维,说句不好听的都TMD一群XX”(本句可能与原话有些许改动)。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举国上下一片欣欣向荣的局面难道都是假象,其实不然,我们依然在发展,只是发展中起到决定作用的人更强了,而生存在最底层的我们却逐渐麻木了,我们只要秉承一个宗旨——敬业爱国,乐于奉献,循规蹈矩,兢兢业业,一切都是美好的,因为XX是你的后盾。可是,当整个社会都是歌颂的时候,当整个画面都是美好的时候,我们难道不应该警惕其中的泡沫吗?当一个社会不敢揭露自己的丑恶一面的时候,恰恰是他最丑恶的时候。我们遵从马克思主义,可为什么我们只展现一面,而不敢揭开另一面!我们自称自己是华夏子孙,龙的传人,为何我们没办法做到韩日那种敢于将历史放到大银幕的勇气。


       《sunless》中的香港人在二十年前对于未来充满了迷惑,一大群人纷纷逃离故土;台湾人在那个时代同样活得不安,他们拼命赚钱再逃离故乡,再回来赚钱。为什么会这样,显然这不是一个事件就可以说明的问题,这是千百年来的文化和精神在一个时代下带给一群人的触动。可现如今没有人去思考了,没有人敢于评说了。因为一个不小心你会被和谐,一个不小心你就无法在这个所谓的自有平台上继续“为所欲为”了。


       看着纪录片中那个时代的名人百姓的话语,心中有过激动也有过忧愁,也许没有经历过的人从那些经历过的人身上也会找到相似的地方吧。然而,今天的我们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此感受,因为在韩国可以肆意评说甚至把一些东西搬上银幕的时候,我们还活在《建国大业》《建党伟业》《建军大业》在豆瓣不能评分的尴尬时代!


        或许这个时代才是属于我们的“没有阳光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