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一开始描述了一个心底善良又贪图小便宜的出租车司机金师傅,一方面把钱看的很重要,斤斤计较,一方面又对弱势群体报以同情,虽然口头上总要唠叨几句。黄色的上衣,绿色的出租车,节奏明快的歌曲,干净漂亮的首尔,一切都是生活里最愉悦的模样。即使生活艰难,又有什么关系呢?活着本来就是一场修行,不苦还叫什么人生。努力赚钱给女儿一个安稳的家,不再受房东儿子的欺负就是人生的最大梦想!

     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呼风唤雨的大英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大笔一挥改写时代命脉,觥筹交错间狼烟四起!时代成就英雄,可在此之前有一句话叫做:一将功成万骨枯。芸芸众生有一个统称:蝼蚁。

     独立的个体集合在一起成为群体,人便是一种群体动物,遵循群体生活的某些规则,受群体思潮起伏影响个体的精神状态,命运走向,个体的命运交织,叠加,缠绕,发酵,衍生一种新的力量,促进群体的走向发展。这便是社会秩序,国之根本。蝼蚁虽小,却能决堤,民众如水,国家如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韩国的电影给人一种无法忽视的感受,就是你能清楚的看到他们骨子里的民族自豪感,那种昂扬亢奋的骄傲!越是打压,越是不屈,这样的精神意志贯穿了古今,成为每个韩国人的烙印。也许是因为历史的原因,政治上主权不完整,与朝鲜的争斗延续到了今天,文化上身份不独立。或许是这样的原因,使一个民族团结在一起为共同的目标奋斗,抛却在生活里的奔波劳累,在一个地方把所有的努力拧成一股绳,为了尊严而战斗!

     这样的自豪感并不让人反感。与日本不一样,日本总是自称“大日本帝国,”“天皇贵胄”……韩国也自称“大韩民国。”似乎是所有人类的通病:越缺少什么,便越强调什么。这两个国家国土面积都不大,经济发展也是中上等,可都面临着各种各样迫在眉睫的危机。这样的危机感使精神紧张,行为思想更易偏执,焦虑。无论是日本的高自杀率还是韩国的高单身数据,都在反映这样的国家氛围。但还是有区别的,区别在于日本的大日本帝国里除了自卑、自傲,还有历史原因遗留的侵略、占有欲。而韩国的大韩民国更给人多了些自强不息的坚持。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3246200-ab59-11e7-83d1-13278d23daa8.jpg

     现如今的电影似乎有3个主流,韩剧的细腻剖析,直击灵魂;日剧的精致结构,坦率揭露生活真实;美剧的华丽视觉盛宴,更愉悦的观影感受。当然这样的划分并不绝对,可于我而言,这大概就是一个观影指南。很遗憾的是我还无法找到国产剧的风格,但可喜的是现在国产片的态度终于被渐渐拾了起来。

     说回影片。影片的主角金司机生活在首尔,在生活里痛苦着也快乐着,因为想尽快赚到10万块钱交房租,所以偷奸耍滑揽了一个貌似高福利的活计,送一个外国人到光州,一天时间打个来回。

     听起来的确是很划算的买卖,一个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首尔小市民,一个是听到了些许风声为了博头条赚更多钱的外国记者。他们对封锁中的光州一无所知,所以愉快的聊天,愉快的看着窗外的风景。绿色的出租车在公路上急驰而过,两边是绿色的葱郁,蓝蓝的天,歌声似乎荡漾在耳边,一切都是美好的样子,就像每一天应有的样子。

     影片的前一段节奏欢快,画面干净利落,氛围诙谐幽默,秦昊康的表演类似于周星驰与吴孟达,但还是有所区别的?后两者更加重了艺术的夸张,描摹小人物的辛酸苦辣身不由己。而前者的表演是在现实的基础上加以艺术的处理,更给人一种真实的共鸣感。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3254c60-ab59-11e7-83d1-13278d23daa8.jpg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3257370-ab59-11e7-83d1-13278d23daa8.jpg

     故事的转折在第一道封锁线渐渐开始,影片开始注入紧张、悬疑的属性,虽然金司机令人发笑的表演缓解了这种不安,但整体的节奏趋于严肃,克制。

     一部好的电影一定是主角在一段故事中得到了成长,升华了灵魂。影片中金司机人性的另一面在进入光州后一步步展开:先是对免费加满的汽油恶语相向,因为怕多收钱;接着预感到气氛不正常准备收钱跑路;最后抛下危险的客人一走了之。金司机的确是一个为自我而活的人,所谓的游行示威、民主进程、人身自由、国家独立与他而言都太遥远,他没什么远大的理想,所取也不过是一日三餐温饱,生活已经够苦难了,还操心那些远到天边的国家大事干什么。抱着这样的心态,他对游行示威的大学生并没有同理心,反而是恨铁不成钢。他这样的心态鲁迅先生有描绘说是“麻木不仁。”可现实中,我们的确都是这样活着的,国家是一台巨大的机器,每个人都充当了零件的位置,摆好自己的位置,操属于自己的那份心,便是本分。很多时候,所谓英雄豪杰,也不过是在一个档口做了一个选择,然后在后来被标记为英雄的符号,谁又知当初做出选择的那一刻是否也有畏惧,是否因为只是为了保护身边的人。

     历史上所有的起义,反抗,归根结底不过是为了自己能够好好的活着,自己在乎的亲人友人可以好好的活着,如果连自由活着这一最基本的条件都无法满足,起义反抗就成了必然的选择。哪怕是推翻一个政权,又建立另一个强权,可至少这样的反抗获得了一两代的繁衍生息。

     光州事件是韩国历史上一个抹不开的转折点,由白色恐怖转向红色血腥镇压,是军部强权独裁最后的挣扎,韩国的民主反而由此真正实现。

     厚重的历史本身就带有浓墨重彩的基调,而影片用了出租车司机与外国记者的视角叙述了这一个伟大的故事。轻描淡写的叙述裹挟着恰到好处的温情,反而使悲壮的历史更加直击灵魂。从旁观者的眼光心态到成为事件的参与者,见证者,这样的代入和观众的情绪递进同步,由第三人称的视觉转换为第一人称的感官,情感的冲击巨大真实,那些莫不关己的牺牲在一瞬间震耳发聩,眼泪涌出了眼眶。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3257371-ab59-11e7-83d1-13278d23daa8.jpg

     所谓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打碎了给人看。

     进入光州后,遇到了和蔼可亲耕地的老人;学生热烈的鼓掌;进入广场后他们像一个大人物,像一个英雄受到了崇拜善意;免费加满的汽油;塞到车里的事物;陌生人的善意;困境中竭尽所能的丰盛晚餐……

     因为政治黑暗,所以人们报团取暖,所谓英雄恶选择,也不过是因为一份善良。

     影片在画面上非常出彩。无论是前段明朗舒适的风景,还是后段硝烟弥漫里慌乱逃亡的市民,对比反差强烈。尤其是有一个画面,烟雾弥漫中,年轻的学生面对冰冷的枪头无畏的伸出拳头,争取自由,争取民主,画面外没有丝毫声音,只有金司机复杂的眼神暗示了声嘶力竭的呐喊,然后声音传来,是机枪暴虐的剥夺,是残酷独裁的死亡盛宴。

     在细节的处理上也非常巧妙。举个例子来说:金司机得到地图后,走上了那条暂且安全的偏僻小路,可奇怪的是小路的两边挂满了彩色皮球,热闹多彩的场面像过节。在我的理解里这是三个隐喻:

1:彩色的气球象征着希望,走上这条路代表着可以脱离血腥的镇压,重新过上幸福安定的生活。

2:彩色的气球是一种隐喻讽刺,城里血流成河,城外宁静安详,被封锁的消息是被粉饰的太平?这样的虚假更使人恨不得打碎了去。

3:转回来的金司机经历了内心的搏斗,是回家陪相依为命的女儿,还是为一个城市的人民传递唯一的希望,用生命做代价!显然,他选择了后者。彩色的气球像欢迎归来的将军,带着期盼和隆重

     影片对主角的成长设定更是夺人眼球,用了前后对比的手法。

     上一刻还在唱歌跳舞耍帅的栽植,下一刻却为了保护“希望”倒在了血泊里。

     上一刻还亲切的把饭团塞给他的温柔女人,下一刻却死在了他的眼前。

     城里的人为了自由前赴后继的死去,城外的人却茫然无知的相信虚假的报道,金司机欲言又止的神态是对无知大众的怜悯,布满血丝的眼神是对独裁政权的愤恨,狼吞虎咽下去的面是为光州人民的不值……

     这一切,这种种,终于使金司机成长起来,他的选择是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毫无僵硬的痕迹。从个人命运透视集体记忆,一个故事讲完,一部影片圆满完成。

     一个好的演员一定是能赋予每个角色灵魂的,秦昊康在不同的电影饰演了不同的角色,每个角色都有鲜明的个人特点,与其它饰演形象毫无交集,很多时候都像第一次看到了这个演员。但是,所有的角色里,他们有一个唯一的共通点,就是:幽默搞笑。那是直面挫折人生的勇气可嘉,是人性里最大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