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风暴》是李安1997年的电影作品,要不说李安是大师呢,现在2017年了,我在二十年后看这样一部片子,觉得很真实很震撼,暗想要是这片子是现在拍出来的,一播出网上一定会炸开了锅,对所谓的钥匙派对换妻行为,网友们一定兴奋得像闻到了味的苍蝇,嗡嗡地将这部影片推向高票房。然而,大师是远远走在时代前列的极少数的人,因此背影寂寥又落寞,《冰风暴》当年的票房热度都很一般。

在《十年一觉电影梦》中李安提到在拍摄换妻派对的一个镜头时,他对女主讲戏,大意是在男方出轨,并在派对上被情人女邻居残酷拒绝后,男方方寸大乱,一个人坐在洗手间里,女方跟男邻居配成对,算是绝望下的温暖慰藉,但双方没法冲破禁忌,最后决定在暴风雨之夜由男邻居送自己回家,女方这时到洗手间找自己的丈夫,李安对她说:“现在你还爱这个男人吗?”女演员突然恸哭出声,李安上前安抚她,哭了半个多小时,然而,当开拍的时候,女演员居然没哭,李安也就拍了她的一只手,这只手在推开洗手间的门时轻轻地颤抖着,传神地表达了主人内心的崩溃。

《冰风暴》的故事很“小”,两个相邻的家庭,男人出轨女邻居,女人早就了然于胸,日渐沉默,家庭气氛压抑,夫妻也已放弃对他们情感的“治疗”,不再去见婚姻治疗师。男人把话说给自己的“情人”听,而情人断然说:“我已有丈夫,不再需要另一个丈夫。”原来,作为“妻子”的义务就是忍受“丈夫”的絮语。由此窥知,女邻居只是在偷欢,而男人要的是感情的慰藉,于是,在感恩节的钥匙派对中,女邻居明知男人的钥匙是哪一把,但还是选择了另一个年轻帅哥。男人绝望地叫着“不,不!”然后说自己需要到洗手间想静静。

盘子里只剩下两把钥匙,其他的钥匙都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促成了一次男女的肉欲狂欢。女主看着自己老公的钥匙,拿起了另一把,走向男邻居。

而与此同时,他们的孩子们也各有各的乐法。16岁的大哥哥进城去找富家女,却发现自己并不是圣诞夜唯一的客人,于是设法喂了对手迷药,不料女孩也要吃,现在,屋子里他是唯一的清醒者,可以为所欲为了,他却在最后关头,遏制了自己的欲望冲上了回家的火车。

14岁的妹妹跟邻居的哥俩上演了身体游戏。在跟弟弟时,被男方母亲发现,于是,这个同样沉缅于身体游戏中的成人,对着女孩语重心长地说:“身体是你最初最后的圣殿。”那么,她自己的身体呢?女孩在跟哥哥时被自己的父亲发现,倒霉催的孩子,父亲压抑住自己的情绪,背她回家。然而,在大人们圣诞夜放纵时,女孩还是溜到邻居家,跟弟弟“玩”了起来。而迷恋于完美头脑想像的小哥哥一个人到街上观察冰风暴,触电身亡。

男主早上回家发现了邻居儿子的尸体,面对着邻居一家的惨剧,他们一家头一次凝聚在一起,三个人一起去接哥哥回家,哥哥从车上下来,看到了等待中的家人,爸爸妈妈妹妹,以完美的等差数列的高度差站着,是本影片中最和谐美好的一幕。邻居家的死亡让这一家人重生了。

这样的一个结局,还是给出了希望。上次回家跟我一个姐姐聊天,她说:“现在我跟老公每天说话不会超过十句。”我知道这十句肯定是:“今天吃什么?”“快睡吧!”“你还在看手机!”当然这样的对话也是对话,但不是交流。《冰风暴》中的家庭成员也在是说话的,但眼神从来不看着对方,这样的交流不走心,妈妈精心准备了饭菜,丈夫也会去帮忙,但这样的家庭走的是胃,不走心。这样的日常,这样的僵局,其实已经成为中年家庭中的常态,并且很难会遇到一场人性的冰风暴,把我们从这样的状态中唤醒。我们每个人手撑着手机,在线上寻求知音寻求安慰寻求认同,在线下我们沉默寡言,冷漠淡漠让我们真正的关系变成荒漠。

人是关系的综合体,人永远是处于一个系统中,但如果你在这个系统中,把所有应该伸出去的触角都缩回壳里,或者跳到另一个系统中寻求慰藉,很显然,这个系统就慢慢遗忘了你。也许一场婚外恋可以拯救你的苦闷,但没法拯救你的真正需要。

我一个信佛的朋友说,如果有一个内在是充足的,另一个就会得到充满。个人觉得还是独善其身的另一个版本。婚姻家庭中,我们每个人都不是充足的,我们都在想办法让我们产生连接,这连接才有可能让我们俩人充足丰盈。当然,在达到丰盈之前,我们的交流,我们的连接很可能琐屑、疲累,欢愉和伤害如影随形。可是婚姻就是这样,它不会是避风港,你需要大胆地说出你的需要,把最脆弱的内在呈现给对方,然后,在某一点某一高度惺惺相惜,用这份相知抵挡漫长岁月的侵蚀。

在李安的电影中,《冰风暴》一直很少有人说好,只能说,当你有了故事,才能看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