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之形》静悄悄地上映,也静悄悄地下线,并没有在国内引起太大的轰动。之前虽写过《<声之形>,一部不太厚道的电影》,由于行业相关,且这部电影确实让人忍不住想说的东西,比如,校园欺凌的发生。

1.从西宫到石田,从欺凌者到被欺凌者

西宫看起来温柔美丽,实际上善良可爱的人。按道理说,这种外形和性格是非常能够获得好人缘的,以致于她一出场,我就脑补了N种她和男主之间青涩的爱情故事。

假设她没有听力残障,转入一个新的班级之后,是不是就能很快地融入集体,成为受欢迎的一个人呢?我们不得而知。可为什么听力残障,就会受到欺凌?

大概是因为“与众不同”吧,这种“不同”并不是受人尊敬和膜拜的,而是令人同情甚至是可怜的。这种不同,打破了学生生活环境、认知模式的平衡,给人带来不适。

我们现下的文化环境暂时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处理这种失衡,甚至是,连起码的包容都做不到。奇葩说的蔡聪曾做过一个演讲《这个世界不应该有残疾人》。总结一些核心内容就是,残疾人在正常世界是有特定的人设的:卑微的工作、隔离式的生活。但是一个聋盲的哈佛大学生在她所处的环境中形成另一种认知:残疾人不过是换了另一种方式去体验和感受生活、感受世界而已。

当然,以上的原因并不能解释为什么会受到欺凌。国内上映的是删减版。漫画版本更能够让西宫硝子的形象给立起来,也能够让人摸得清楚校园欺凌的来龙去脉。

除了心理上的不适之外,西宫硝子的出现也给同伴其他的不适。

最直接的不适是交流。西宫一直通过写字板来跟大家交流,这是种效率极低的交流方式,对于听力和语言能力正常的人来说本就是多次一举。西宫很想要融入班级的大家庭,但是以植野为首的小伙伴们,表现出极其强烈的不乐意。后来,西宫的老师希望大家能够利用半节课的时间学习手语,这等于加重了大家的学业,已经触及到了群体的利益

其次是学习生活。西宫回答问题时,因为发音奇怪而被嘲笑;漫画版,因为西宫执意要参加合唱团,但由于发音奇怪,害得班级输掉了比赛。输掉班级比赛才是石田将也欺负西宫硝子的导火索。

尽管电影版石田霸凌西宫来点有点“莫名其妙”,我却在豆瓣上看到一个乍看极其荒谬,却又细思极恐的解释: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3c0afbd0-b1b1-11e7-bad1-579eb9519a01.jpg
“将也小学的时候为什么要欺负你知道吗?因为将也知道这样下去自己不出手,别人也会欺负西宫。他只是将一切放在一个平衡的位置。。。。多么温柔的一个人”

What?温柔?这难道不是懦弱和自私吗?——极其荒谬。

这懦弱和自私都是人性。——细思极恐。

石田带头霸凌西宫,在某种意义上是替群体发泄情绪。于是,敢于发泄别人不敢发泄的情绪,这在同学们的眼里就成了“英雄的榜样”。

引用勒庞的《乌合之众》的两句话,第一句是:“支配着大众的,永远是榜样,而不是论证。每个时期,无意识的群体都会模仿少数有个性的人。但是这些特立独行的人还是会默认普遍的观念。他们要不这样做的话,模仿他们就会变得异常困难,他们的影响力就会因此缩小。”

第二句是:“要知道,在同理性对抗的过程中,感情从来都没有失败过。”

“西宫给我带来不适”,这种情绪是需要发泄的。并且此时有榜样的示范作用。于是,在感情的支配之下,大家争相模仿石田霸凌西宫的行为,西宫的沉默更是助长了这些行为。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西宫的家长向学校反映了助听器丢失、损坏的事实之后,一直缺位的老师终于出面了。在老师的压力下,那些也曾经欺负过西宫的同学也纷纷指认石田将也的“罪行”。此刻,他们的内心或许会有一丝愧疚和不安,这只是人性不值得一题的瞬间,面对石田的质问,他们选择逃避问题、出卖石田以维护自己。

于是,西宫转学。石田开始替代西宫,被迫承受被同学孤立、霸凌的日子。

石田被霸凌的原因,本质上是一样的。首先,是心理上。“石田是个欺负别人的坏孩子”,这种极度不好的印象,就是被孤立的前提。然后,同学中出现了一个发泄大家情绪的榜样人物,石田就自然而然地被霸凌了。此时的石田同样选择了沉默。于是,霸凌愈演愈烈。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霸凌模式。

可冤冤相报何时了?

2.爆发吧,现出你的权杖和利剑

做一个假设,生活中被霸凌的人,选择在沉默中爆发,是不是就能够改变被霸凌的局面呢?

我认为完全可以的,只要能够满足一个条件:被霸凌者爆发的力量,能够完全震慑住霸凌者(让霸凌者感到害怕)。完全震慑住霸凌者,意味着“新势力”盖过“旧势力”意味着新的“强权”的诞生。

《乌合之众》认为:“群体对强权俯首帖耳,却很少为仁慈心肠所动,他们认为那不过是软弱可欺的另一种形式。他们的同情心从不听命于作风温和的主子,而是只向欺压他们的暴君低头。他们总认为这种人塑起最壮观的雕像。不错,他们喜欢践踏被他们剥夺了权利的专制者,但那是因为在失势之后他也变成了一介平民。他受到蔑视是因为他不再让人害怕。群体喜欢的英雄,永远像个凯撒。他的权杖吸引着他们,他的权利威慑他们,他的利剑让他们心怀敬畏。”

尽管勒庞的这段话,特别野蛮和没有教养,以及缺乏必要科学的逻辑论证,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人性就是这样的。特别是没有经过“文明洗礼”的“教育程度不高”的那些人。

这样说,并非“学历决定素养”的偏见。学校教育常常不能够承担起人格教育的任务和责任。比如,《声之形》里面严重缺位的教师。

儿童真的是一个非常特殊的阶段,一方面未有世俗的浸染,时常显出天真无邪的美好。可另一方面,也因为未有理性的支撑,身上的“野性”也时常暴露无遗,甚至变本加厉。他们无知犯下的错误,有时竟比有知时犯下的错误还要可恶,可是他们却用“无知”的华服就能轻松擦去曾犯下的错,全然不顾别人因他的错误而受到的伤害。

所以,我对人性从来不愿太乐观,如此,在我面对人性的黑暗时,我有心理准备去承受和反抗;在我看到人性的光辉时,我也能认真的去珍惜和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