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是第二遍刷这部剧,我依然不能确定,我所认为的是否就是真正的故事。
     查了查网上,发现对此片有四个假设,下面来一一列举,并表达我的看法。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df7f6b80-b25a-11e7-bad1-579eb9519a01.jpg
     1:整部影片其实是柯布的父亲(老丈人)给 柯布的一个梦,希望他能从丧妻之痛中走出来,让心里的那份愧疚不再成为他不敢回家的理由。
     依据是:柯布的父亲是第一个造梦人。
     我的看法是:完全get不到这一假设。

     2:整个梦其实是琳达的梦。陷入梦的第五层的其实是柯布,可是他就是认为自己是对的,琳达是错的。所以琳达为他造了一个梦,提醒他回归现实。
     依据是:影片的最后,柯布直接从第四层梦境穿越进了现实,也就是飞机上。而正常的顺序应该是一层层的返回。
     我的看法是:高(che)见(dan)。

     3:其实是柯布本人的梦,是他无法面对对妻子的负疚感,所以做了这么一个光怪陆离的梦。
     依据是:可以看出他们全家都是从事心理方面的职业,而心理医生才是心理病最严重的人群。面对妻子的死亡,他用远离来选择淡忘,可还是会有负罪感,所以他做了这样一个梦,梦境里与妻子诀别,言和,再也没有遗憾。另一方面,如果真的是费什的梦,为什么下了飞机他们却选择不认识,那些人,自己的同伴,只是对他微笑。
     我的看法是:貌似有点道理,可我还是更倾向于第四点。

     4:也就是大多数人的感受,的确有盗梦者这个职业。分工合作,各司其职,在人的潜意识里来去无踪,是思维游戏的最优质玩家。对大脑深处人的潜意识有丰富的研究,熟悉心里学,任何平常人在他们面前都可以变的透明。这样的职业带着些神秘和神话色彩,更容易引起人探究的欲望。影片讲述的就是一个关于盗梦的故事,究竟盗了谁的梦,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可我更偏向,的确盗了小费什的梦,在他的潜意识里种下了一颗种子,等待它自己发芽,成为参天大树,改变一个人一生的轨迹。
     我做出这样的依据是飞机上醒来那一段,柯布可以看到他的眼神充满了迷茫和怀疑,他不清楚自己是否真的回到了现实的维度,直到看到小伙伴一个个对着他微笑,默默赞许的眼神,还有加藤拿出手机拨打的电话,他的眼神才慢慢聚焦。确认了回到现实的世界。另一边加藤也是从茫然到清醒,毕竟他在梦里可是从年轻走向衰老,一个衰老的灵魂重新钻进一个年轻的身体里,那一刹那,眼神从沧桑忧郁到沉稳厚重的变化,实在精彩极了!另一个镜头是小费什,他的表情是疑惑的,即使没有前面的剧情,只是看他短短的一分钟镜头,也可以让人明显的感觉到这个人似乎做了一个梦,醒来后有些疑惑不解。下飞机后柯布的同伴之所以没有给他打招呼,热情寒暄,是因为他们的职业是见不得光的,况且当事人也在场,再说柯布的身份,本来是被禁止回国的,是动用了权利之后才回到了这个国度,而且不能确定权利是否真的更改了他的禁入令。当确定他拜托了麻烦过往,以后可以自由在这个国度行走以后,同伴们都给了他热情却不动声色的微笑。这样无声的交流,一方面是为了庆祝任务圆满完成,一方面是为了祝贺他可以回家。
     回到家以后,孩子们终于出现了正面的描写,而桌上的那只陀螺,也摇摇晃晃的即将要跌倒。一切都证明了柯布的确回到了现实。
     可编剧似乎有意要留下悬念,让人们去猜想,假设,争论。镜头截止在陀螺将停未停之时,而离家几年的柯布,回到家以后,孩子们还是当时离开时的身高。这便是第三个观点和第四个观点争论的理由。而我的确偏向第四点的原因是,最后部分演员们的神情,一切都预示着这才是现实,这才是真实的维度。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df80cb10-b25a-11e7-bad1-579eb9519a01.jpg

     影片里有一段柯布面试年轻的大学生时在梦境里说的一段话,大致上是说:很多时候,我们往往记得梦境的中间和结尾部分,却不清楚梦的开头,我们是怎么来到了这里,在梦里我们是无所不能的。这段对话,我在第一遍看的时候便深有同感。
     很多人都做过梦,我也不例外。更多的时候,我在梦里简直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甚至进入了辽阔的魔法世界,精灵,妖精,九头蛇,未知星宿等等。
     有人说梦是现实的投影,我赞成这一观点。小时候我非常喜欢看《西游记》和《白蛇传》,我到现在都清楚的记得我在梦里如何与孙悟空一起打妖怪,如何与白娘子一起飞来飞去。有时候看了电视,新闻,甚至朋友圈,我都会做与之相关的梦。 
     有人说梦是白日里的念想,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怎么解释你压根就没想到一个人结果晚上却做了关于对方的梦。你压根就没有一丁点的思绪是关于过往的,可它那么突兀的闯进你的梦里,留你在醒来时怅然若失。也有人说当你梦到一个人时是因为对方在想你,这更像是一种自我安慰。
     可有些梦是无法解释的。我很怕蛇,可母亲属蛇。最怕的就是做关于蛇的梦,为了避免做蛇的梦,我平时只要看到关于蛇的新闻,图片,纪录片,甚至是字眼我都尽力避免。可母亲去世前的一个月我却几乎每个夜晚都做关于蛇的梦境,我一次次在梦里吓得尖叫,甚至大声的哭泣,呼喊救命,那些蛇都没有攻击我,可我只是看到,便吓得丢了魂魄。最后一个关于蛇的梦是两条大蛇,一条青色的,一条黑色的,都是人头蛇身,相互斗法,最后绿色的蛇遍体鳞伤,不敌后跑到了我家,没入地下便不见了。5天后,母亲便突发脑溢血,即使经过了抢救,可最后还是离我们而去了。中国人很迷信那些不能理解的梦境是预兆,是可以规避和提前预防的,大致是因为如此,《周公解梦》抽签算卦之类的,才会在中国如此有市场。历史淘汰了那么多文化,可这类东西顽强的生存了下来。我也迷信梦是预兆,尤其是事后再去推演。可人算不如天算,该发生的迟早都会发生,即使你做再多的梦,找再多的书去释疑,都于事无补。还是要在现实中踏踏实实走好每一步。紧守做人的底线,每晚安然入睡,每个清晨欣然起床。
     还有些梦似乎是上辈子的记忆,残留在脑海里。(我只能这样解释,不管人是否真的有上辈子。)小时候我经常梦见一个地方,有时甚至时隔几年,毫无征兆的便会梦见那个地方。现实中我从未见过去过的地方。是一条路,路的两边都是树,看不见路的两头,只在路的一侧,向下几米的地方有一个很小的门,是那种古时候的门,蓝瓦青砖,高高的门槛,门很旧,我一次次推开那扇门,里面是层层叠叠的院子,很多的四合院似的建筑,可都是没有华丽的色彩的,全是暗沉的蓝色,青黑色,深褐色之类的,院子里有很多的树,有时候走进去树是开花的,白色的花,有时候进去树是枯萎的,连一片叶子都没有。院子很大很大,可寂静无声,诡异的让人连呼吸都怕惊扰到什么......我反反复复的做这个梦,甚至是梦中梦的时候,我在一个梦里醒来,发现自己又来到了这里。因为频率太多,又过于诡异,所以我到现在几乎还能在脑海里还原每一个细节。带着些毛骨悚然。
     影片里的很多话都可以用来解释梦境这个奇怪的现象。比如在梦里的时间是现实的几倍,甚至几十倍,几百倍。我也大约明白了,为什么我在梦里明明过了好久,可醒来有时候真的只有半个小时。在梦里,我们的确是无所不能的,你所有在现实中不能实现的技能,幻想的世界,都在梦里一点点的呈现,恢弘壮阔,让我一次次懊恼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没有发明一种可以记录梦境的机器。在梦里,你可以是拯救世界的英雄,也可以是飞檐走壁的侠客,甚至是可以统领人,妖两族的女王,也可以是白衣飘飘的侠女,也可能有离奇的身世,前路未知等待你去探索。梦境中那些你见所未见的宏伟建筑,到底是怎样在脑海中构思出来的?而我,确实是一个非常缺乏想象力的人。可在梦里,我创造了无数个精彩的世界。
     如果能掌控梦境,就像柯布那样,我也真的不能确定自己是否愿意回到现实中来,或者在梦境中迷失了自己,认为梦里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世界。这大约也是影片一个潜在的主题,就像那幕令人震撼的情景:十几个人每天共享梦中的世界,每天都要躺在那里,抛弃现实的一切顾虑,在梦境中过另一种人生。
     柯布问:他们每天来这里只是为了做梦?
     老者回答:他们是为了醒来。

                                                     qrcode_for_gh_92574df7827d_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