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天才枪手》,有两个“没想到”:一没想到泰国竟能拍出这样好的片子,二没想到,片子描述的居然跟中国一模一样,诸如穷二代、富二代、屌丝逆袭;学霸、贵族学校、赞助费;应试教育、考场作弊、出国留学潮……所有元素中国都有,完全可由中国人来拍的呀。而且,故事据说是以真人真事改编的,发生地虽在泰国,作弊者还是中国人。真是可惜了!

影片有两层意思:表层说了个枪手的故事,以女生琳为主、男生班克为次,他俩联手在美国STIC考试中作弊,让30个富二代考生过关,各自获“枪手费”高达200万铢;深层则说穷二代上升通道受阻,以及社会面临固化等。影片中,反固化的意味很明显,这条线说的是琳和班克。相对而言,维持固化则不太明显,说的是帕特等富二代,这条线需要细心发掘。

琳和班克是增智学校的绝对学霸,两人都出自单亲家庭,相对来说,父亲是中学教师的琳,家境好过母亲是洗衣妇的班克,这点距离并不妨碍两人同属穷二代。故事一开始,两人都在向上升通道冲刺,新加坡奖学金似已在握。然而出状况了,先是琳当了枪手,后来班克被琳拉下水,两个学霸最终变成“雌雄大盗”。

琳当枪手与格蕾丝有关。琳帮格蕾丝,先是出自友情,后来帮她和帕特等,则关乎金钱了。这源自被揭开的残酷真相:琳转学进入这所贵族学校,满以为凭自己的优秀,而实情是,节俭的父亲交了20万铢的赞助费。数学老师的作为也让她猛醒——这老师通过辅导学生赚钱,以致将考题透给被辅导的学生。两件事促使琳发生转变,她在事发后对校长大吼:“要说靠学校发财,我可没有你们赚得多!”

作弊让琳与班克双双坠落。如按原定计划,他俩凭自身实力,都可取得奖学金,留学归国后进入大公司,最终实现“屌丝逆袭”。但他们走了另一条路:琳因当枪手而被取消申请奖学金资格,班克则受累于琳的枪手计划,错过奖学金考试。这样的情节很容易让人错觉:上升通道在那,没上去是你自己犯错,与社会无关。其实不全是,正如琳后来对班克说的:“就算你诚实,生活照样欺骗你。”

格蕾丝似出自中产之家,男友帕特肯定是富二代,他俩为人都不坏,最大缺点是笨。琳先帮了格蕾丝,让她数学考试过关;帕特也希望得到琳的帮助,原因是:“我爸说了,我不挂科他就给我买新车。”相比格蕾丝只为参加舞台表演,帕特作弊的动机更值得得玩味。他自认是白痴,却希望考出好成绩;做不到的事偏要去做,这是为什么?原因在他父母身上。

有一场戏给了帕特父母,在帕特通过全年级统考后,他们特邀格蕾丝来吃饭。夫妻俩误认为,儿子的进步是因为格蕾丝。因为这一点,他们甚至认可儿子的早恋。帕特之父毕业于波斯顿大学,希望儿子也能上这所美国名校。父母深知儿子不是这块料,希望格蕾丝也一起去,以督促和帮助帕特学习。帕特父亲承诺:“你的一切开销我们来负责。”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格蕾丝担不起这个重任,只好再求助于琳,当然也许以重金。琳想出一个绝妙计划,让帕特等都通过STIC考试。这是后话了。

帕特父母的举动透着担忧:害怕“从不好好学习”的帕特,没有足够的能力继承家业,以致成为败家子,让家族的第二代、或第三代坠入下层。其实,就家境而言,帕特和格蕾丝学习再差,生活和工作都不是问题。但父辈们想得更深远,比如帕特,如有波斯顿的学历和相应的能力,就能接好家族的班,维持上层地位而不致下沉,逃脱“富不过N代”的咒语。

这就是说,面对同样的固化,琳和班克这方(包括本人和家长)是要冲破它,帕特和格蕾丝这方(主要是家长)则要维持它。所以,别看大家都喊“社会别固化了”,那只是下层人们的呼声;身处上层的那些人,巴不得社会固化呢!这一点,在目前的中国表现得尤其明显。前不久有个帖子,反映某些大银行让子女顶替,在这个高收入行业搞世袭。那些顶替的子女居然辩解:我没有学历,但我有能力。将他们希望固化的嘴脸,暴露得一清二楚。

我发现,新晋上层的人们特别希望社会固化,这就好比挤车,没挤上时希望门开着,一旦挤上车,恨不得马上关门。这里以热门帖《寒门难出贵子,是对奋斗者的公平》为例。帖子说:“很多人觉得寒门难出贵子是社会的不公,然而绝对的公平是不存在的。从另一个角度看,寒门难出贵子,体现的恰恰是对奋斗者的公平——如果你不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你的孩子也很难实现他的梦想;把自己的梦想嫁接在孩子身上,越来越不现实。”不能说帖子的观点都不对,从中透露出的对固化的认可,却不能不引起警惕。

有一个跟帖我很赞同:“这么多转发和赞,就真得警惕,某些人群的心理出了问题。现在社会有些人啊,小人得志,自己找到点优势位置,就想着赶紧把别人追上来的路堵死,一边充满优越感。一个个占了便宜,就关上城堡大门想世世代代占便宜,还美其名曰我的子孙占便宜是对奋斗者的公平。”众所周知,一个社会如形成固化,肯定是危险的。

影片的结尾是,决心投入教育的琳在班克的逼迫下,公开说出利用悉尼与曼谷的时差、在STIC考试中作弊的实情,帕特、格蕾丝等30人的成绩肯定被取消。以个人才智之力企图冲破固化的琳和班克因偶然因素失败了,以家族金钱之力企图维持固化的帕特、格蕾丝等也不知能走多远。所以依然可以说,有人或许上升,有人难免下沉。

这说的是泰国,我希望,中国社会也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