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086

文\过境蝴蝶

《明月几时有》拍完,吃散伙饭时剧组给导演庆祝了69岁的生日。她就是不走寻常路的许鞍华,一个优秀的女性,一个让人尊敬的长者,一个一直保持先锋创作的导演。

看完《明月几时有》,第一感觉如同喝下一杯淡茶,它没有浓郁的味道,清新的却是我最想下喝下去的水。

她的作品一直像广东砂锅里的老火煲汤,小火慢煮,需要耐着性子,慢慢的等她娓娓道来,方能品出其中的味道。

我们习惯了从小被灌输的红色题材的表现形式,习惯了故事里的手撕鬼子,习惯了英雄的壮烈牺牲与无数的炮灰垫底。我们觉得那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已经被神化了的正面人物,已经被妖魔化了的反面人物,慢慢的我们习惯了所谓的套路,而逐渐的又发现了套路的桎梏,希望挣脱。

《明月几时有》就是这样的一部打破我们以往对红色题材作品观影习惯的电影。影片采用访谈的形式间歇式的插入画面,以表达主人公的历史真实性。

影片采用老游击队员回忆的方式,以香港人的角度讲述香港沦陷时期、风雨飘摇的日子里,香港人抗战的故事。

一个年轻的小学老师方兰,因为无意间救助了住在楼上的文化名人矛盾夫妇,而结识了香港地下工作者刘黑仔,被其说服加入地下党,最后成为优秀的地下工作者。

方兰的母亲,一个自私、胆小的市井老太太,心疼女儿,又无法说服女儿别去做冒险的事情。为了帮助女儿也为了地下党去联络送信,最后被日本人杀害。

导演通过电影中主要的两位女性人物,再次告诉观众,永恒的女性,引领人类前行。

影片中梁家辉扮演一个当代的访谈者,以跟导演交谈的方式回忆方兰的事迹,他的表演让人汗毛竖立。整个华语圈,梁家辉真的是一个表演艺术家,他讲台词的语气、停顿、哽咽,眼神,将一个行将就木又必须为生计考虑的老游击队员表现的淋漓尽致。

IMG_0087

最感人处是影片后半段,方兰和刘黑仔在深夜探查日本宪兵队,在黑暗的森林小路上商量如何救方母。最后,方兰为了保护地下组织的武装力量,决定放弃母亲。

周迅的表现很精彩,将方兰的纠结、隐忍表现的都表现的很克制,据说周迅在开拍时特意喝了点红酒,2遍就把这场戏过了。

影片结尾,刘黑仔和方兰告别,他要去内地继续工作,两个人淡淡的告别,没有给期待他们感情线的观众以想要的结局。在这种克制中,画面由40年代黑暗的渔村变幻为当今灯火辉煌的维多利亚港。

最后梁家辉扮演的老者匆匆离开,开上他的出租车,开始他的日常生活,消失在人群中。是的,他们不过都是普通人。

无论多么惊心动魄的历史进程,在许鞍华导演的手里都是保存在岁月之中的生活和记忆,是一个个小人物的日常不露声色的生活。

许鞍华是香港影坛一位重量级的女性导演,她的镜头里有女导演少有的的沉稳、冷静与客观,多记录少渲染,她总是极力地去还原她所观察到的细致生活与真实人群。

她擅长抛弃人们习以为常的戏剧化,还原真实的香港,她用细腻的镜头展现了香港普通民众的抗日群像,那些平凡而坚韧的普通人是这个社会的脊梁,他们没有特别之处,但他们真实存在过。他们也有共同的信念,也曾做出自己选择。

这样普通的市井人群救助了中国大批文化名人,他们送传单,递情报,不计得失,守望相助,他们才是真正有血有肉的全民英雄。

《明月几时有》不是一部常规的抗战片,但它是部真实的抗战片。

许鞍华,年近70还在挑战反常规的事,值得让人尊敬。

远处有悲壮的笳声。
夜的黑幕沉重地将落未落。
不知到什么地方去过一次的风,忽然又回来了;
这回是打着鼓似的:勃仑仑,勃仑仑!不,不单是风,有雷!风挟着雷声!
海又动荡,波浪跳起来,轰!轰!
在夜的海上,大风雨来了!
—矛盾《黄昏》

End

IMG_0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