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089


文\过境蝴蝶

有些人原本就属于不同的世界,他们可能一辈子都是平行的铁轨,如果有一天他们真的相交,还发生一些奇妙的事情,那一定是上帝故意制造的巧合。

生活在上流社会的白人富翁菲利普, 刑满释放挣扎在社会底层的黑人德瑞克, 他们的世界就像两条平行的铁轨,似乎永远不会有联系。

就在菲利普如同天之骄子,拥有一切别人不可企及的东西时,上帝将他的骄傲拿去,让他成为一个富有的全身瘫痪的人。

当一无是处、穷困潦倒,但是还有人性温存的德瑞克被困在生活的牢笼里时,上帝为他打开了一道门缝。

菲利普在一群护工应聘者中,选择了看似不着调的德瑞克,原因很好理解,因为他的活力和他没有让自己不舒服的怜悯之心。德瑞克接受了试用期一个月的工作,原因更加简单,有钱拿,有地方住。

两个不同世界的生命轨道就此奇妙相遇,两个不同的命运交织出不一样的乐曲。

上层社会精英与底层贫民窟的小混混、高雅与低俗、古典乐与流行乐、拘谨与随意、白人与黑人,太多的冲突,然而这些都是积极功能冲突,他们为菲利普和德瑞克带来了彼此的了解与理解。

1.他总是忘记我瘫痪的事实,我要的就是这样的人,没有怜悯没有特殊对待没有歧视。

IMG_0090

德瑞克会把电话直接给菲利普,经常忘记他是只有头可以动的人;他不愿意把菲利普拖到残疾车里,觉得那像对待牲口;他将菲利普抱到副驾座位,带他疯狂飙车;他带着菲利普在雪地里撒野;他带菲利普一起在天空滑翔;他告诉菲利普能让人跳舞的音乐才是好音乐。

甚至,他教会菲利普用粗俗点的法子对待正处青春叛逆期的女儿,效果竟然出奇的好。

这个有活力、富有幽默感的年轻人,在拘谨的菲利普面前展现了什么是自由、正常的生活。原来除了上流社会的那套规则,生活还可以这样过。

德瑞克的到来,让菲利普原本死水一样的生活出现了生机,他开始常常笑,笑对一个人有多么重要,尤其对于一个连死都不能做到的全身瘫痪的人来讲。

2.平民窟里出来的人可没有什么同情心。

IMG_0091

德瑞克来到菲利普面前,只为了凑够三张辞退书,好去领救济金生活。他没指望这个有钱人能录用他这个没学历、没技能的混混。

他看到菲利普坐着轮椅时,不会有什么同情心,出自贫民窟什么惨状没见过呢,何况他还是个那么有钱的残障人士。

不过看到菲利普什么事都要别人帮忙,自己也就是尽职做个护工而已,但是当发现连谈个情都要别人代笔时,他真是坐不住了。

他发现原来“把鼻血喷到画布上”可以是个昂贵的画作,竟然还有人买。自己也拿起了画布,随意地涂抹,竟然也拿到了11000欧元。

在和菲利普相遇前,他知道上层社会的人很有钱,但没想到这么有钱,物质生活可以这么任性,甚至自己这个护工的浴室都豪华得不能相信。

如果不认识菲利普,他可能永远不会在公路上开着玛莎拉蒂狂飙,甚至警察给他开道。如果不是认识菲利普,他永远不会穿着笔挺的西装,混在人推理听所谓的高雅音乐,尽管他嘲笑它们不是真正的好音乐。

如果不是认识菲利普,他也应该不会如此认清自己的责任,无论对于自己的残障雇主,还是对于自己的养母和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妹妹。

3.我想每个人都至少有这么一个挚友,你和他在人生的拐点遇到,惊叹于彼此的不同或者相似,有过不少平淡无奇却值得纪念的时光,任白云苍狗,风云变幻。

IMG_0092

当落入人生底谷的菲利普和同样遭遇的德瑞克,他们在幸运之神的引领下相遇后,他们慢慢成为了彼此可以轻松面对的朋友,他们彼此了解、理解。

穷小子德瑞克给了菲利普想要的安静和尊严,富有的菲利普给了德瑞克需要的认可与提携。

当菲利普严肃的和德瑞克谈话后,辞退了德瑞克,让他终结照顾一个瘫痪病人,去更好的生活,及时地去挽救自己游走在危险之路边缘的弟弟,更好的照顾自己的一大家子人。

德瑞克善做主张,替菲利普约了心仪已久的笔友。在紧张的菲利普见到笔友之前,德瑞克对他微笑的露出一口白牙,转身离开,鼓励他勇于追求自己所爱就像个正常人一样,菲利普新的生活终于可以开始了。

他们的相遇,让他们都各自回到正常的生活轨迹。

《不可触摸》“触摸”到了观众心中最柔软的部位,因为天气太冷,因为人心太冷,所以人们总需要喝下热的东西来取得温暖,有的时候是热巧克力,有的时候是热乎乎的鸡汤。

改编自真人真事的《不可触摸》,整部影片没有愁苦,只有轻松幽默。它出现在恰当的时机,这部温暖的轻喜剧,在法国冰冷的失业冬季和彷徨的大选前夕,引发了观影话题,曾是法国最卖座的电影。

有些观众质疑德瑞克的人设,他简直就是一个在乌云端降生的完美天使,太完美了,缺乏真实性。

而我想,这部电影原本就是根据菲利普的回忆录和纪录片改编的,是个真实的故事,完全再现画面而已,只是德瑞克的原型不是黑人。而那些发生在他们之间的故事与画面都是真实存在的,生命就是这么不可思议。

像《不可触摸》这类的电影很多,妙处都是教给观众用“心”的角度去观察世界,体验情感。做地表最强除了用脑子,还要用心。

我身边有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漂亮的女孩儿幼时发生车祸,左腿高位截肢。大学后带着一副拐杖、一个皮箱,独自来到北京闯荡。

在中国人世俗的观念里,这样的姑娘将来能不能嫁的出去都得两说。

她在一家韩国公司里和一个优秀的北京大男孩儿相遇,几年后,他们结婚、生子。

男孩儿说,你如果不是少一条腿,你可能会很高傲,我们或许不会相遇,你肯定也不会看上我。

女孩儿觉得,他是唯一跟自己谈恋爱直奔结婚去的人,她当然很珍惜。重要的是,他从来没觉得她和别人有什么不同,也几乎没对她另加照顾。

就连在饭店吃完饭出门时,服务员说“慢走”,男孩以特有的北京痞子味儿笑着说到“她走不快”。就是这样轻松的相处,才会让他们越来越愉快。

男孩儿让女孩儿觉得有尊严,女孩儿让男孩儿活的更温暖,他们彼此尊重,彼此懂得。只因为一开始,男孩儿是用“心”的角度去看待女孩儿。

End

IMG_0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