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6ebb7500-d966-11e7-95be-35f28370c047.jpg

父亲去世的时候,是四岁多的北北第一次接触到死亡。我们穿着长长的孝衣,一趟趟绕庄走,根据司仪的要求,走、跪、哭,当时的我,处于丧父之痛之中,没有兼顾到年幼的女儿,她只能人群中跌跌撞撞地跟行着。跟我们一样被围观着,议论着。

第二天,北北问我:“妈妈,姥爷去哪儿了?”

我说:“姥爷去天堂了。”

她又问:“天堂在哪里?”

我说:“在天上。”

她说:“妈妈,你在做梦吧?我明明看见姥爷被埋在地底下了。”

我完全不知怎么回答她,于是,选择了沉默。


事情过了三四个月后,她从幼儿园回来对我说:“妈妈,今天我在幼儿园哭了。”

我赶紧问她遇到什么事了。

不到五岁的孩子说:“姥爷去世的时候,我一点儿也没哭,今天坐在幼儿园里,突然想起了姥爷,一下子就哭了。”

我又一次在她面前失语了,我不知怎么帮她处理对于已去世的亲人的思念。


在我们国家,死亡是禁忌。

在我们老家,谁要在年三十时,不小心蹦出个死字,那都要被打被骂的。

就在平时生活中,死字仍然是忌讳,说到这字会被长辈训斥的。

其实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是有几个阶段对死亡特别感兴趣的。

比如,现在两岁的南南,就很热衷于“死”。

他会作出射击状,“砰”,然后大叫道:"妈妈你死啦!"也会要求你朝他“砰”,然后他大叫道:“我死啦!”

现阶段他最喜欢扮演的就是夜华,没错,就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我们国家在动画这件事上做得很不够,言情剧做得很够。两岁的孩子会大叫倒在地上,“夜华流血了,夜华死了,公主救我!”

每当这个时候,奶奶都要气得七窍生烟,“小狗日的,说啥不好,把个死挂在嘴上!”

我们很怕死,怕到连死字都不许说。

我们的死亡教育一直是缺席的,被禁止的。


现在,有这么一部影片,可以稍稍地为我们的孩子补充下这方面的知识。

它很正面地直面了死亡,死亡以后的世界。

人死了,跟活着的人还有联系吗?

它就是这部《寻梦漫游记》。

这是一部很中国的片子,从内容到主旨,到画面到细节。

迪斯尼竟然能做出这样一部很中国的动画片,这可与当年的《花木兰》大相径庭。

因此,这部片子很受中国的欢迎,目前,打分9.3.

鞋匠世家出身的男孩米格尔,他热爱音乐,把歌神德拉科鲁兹作为自己的偶像,梦想着有一天自己成为新一代歌神,然而,音乐却是他家族中的禁忌,谁也不敢去碰,谁也不准去提。

在墨西哥亡灵节的夜时,米格尔意外发现自己的曾曾祖爷爷竟然就是歌神本神,他欣喜若狂,决定抓住机会成就自己的音乐之路。

但他的吉他被奶奶发现后摔碎了。米格尔到墓园借歌神吉他,一不小心踏入了亡灵世界。

在亡灵世界米格尔遇上了自己的家族去世的所有人,得到他们任何一人的祝福就可以重返人间。

但他们的祝福是有条件的,那就是从此放弃音乐。

米格尔决定去找歌神,让他给予自己祝福,以期保合自己的音乐梦。

而亡灵世界的落魄歌手埃克托一心想在亡灵节踏上花瓣桥到人间去看看自己的女儿,但因为他的照片不曾被供奉在家族祭桌上,他没有取得去人间的资格。

于是埃克托以米格尔答应回去把自己照片放在祭桌为条件,带他去寻找歌神。

为了得到见歌神的门票,米格尔克服自我第一次上台表演得到热烈的反响,同时被已故家人找到,埃克托与米格尔产生争执,分道扬镳。

米格尔一个人踏上了寻找歌神的路。

米格尔见到歌神,而埃克托也来到这儿找到米格尔。原来埃克托是歌神搭档,所有的歌都是埃克托写的,但他思念自己的亲人,不愿意再在外面为了成功奋斗,一心想回家见女儿,歌神拉科鲁兹毒杀了埃克托,剽窃了他所有创作。

米格尔见识了成人世界为了名利能做出的最大疯狂。

拉科鲁兹怕真相暴露,把米格尔和埃克托扔下深渊。

米格尔欣喜地发现埃克托才是自己真正的曾曾祖父。

在其他已故家人的帮助下,米格尔与埃克托被解救,但在打斗过程中,埃克托的照片掉下了深渊。

黎明即将到来,米格尔必须马上回到人世,埃克托因为被世人遗忘也即将魂飞烟灭。

埃克托和所有已故家人一致决定把自己的祝福送给米格尔帮助他重返人世,没有任何条件。

米格尔回到家,用音乐唤醒了曾奶奶的记忆,让她回忆起自己的爸爸,埃克托由此在亡灵世界的生命得以延续。

整个故事就是这样。


据说人类有三种死亡形式:

一是医学认定的脑死亡;

二是肉身消失;

三是被世人彻底遗忘的时候。

我们来人世这一遭,会与亲人结大善缘,与朋友结善缘,与认识的人结小善缘。

结缘惜缘莫攀缘。

当我们在人世的缘份已尽,我们坦然接受死亡。

走的人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留的人也无谓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因为尘世缘虽尽,只要我们还留存在彼此的记忆中,缘就永远在,我们就还“活着”。


有了这样一种对死亡的认识,我们可以坦然地跟年幼的孩子说起什么是死亡,死亡一点儿也不可怕,只要我们还在思念彼此,我们就永远不会真的死去。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6ebc5f60-d966-11e7-95be-35f28370c047.jpg


另一个世界与这个世界的连接口是一座艳丽芬芳的花瓣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