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黄飞鸿》系列电影之主题及剧本


《黄飞鸿》最大的成功,在于它突破了功夫片的窠臼,上升到史诗片的高度。影片一反传统功夫片比武竞技、杀敌复仇的套路,取而代之的是以及对于新文明的思辨和抉择,以及对于民族自身的审视和反省。

清廷、八国联军;官府、革命党人、民众、匪徒、洋人;镇压者、入侵者、起义者、反抗者、观望者、破坏者;民族英雄、武术家、跌打医生、企业家、总教头;恋人、长辈、传道者;白莲教、基督教;传教士、洋贩子;中医、西医;中餐,西餐;武术、洋枪;茶楼、教堂;戏曲、西洋舞;火轮车、蒸汽机、影画机、工业革命……《黄飞鸿》系列电影,以宏大的视角和丰富的细节,勾勒出了一幅十九世纪尾二十世纪初的晚晴末世风情图。一时之间,华语影坛呈现出了从未有过的热闹和纷呈。

徐克是有抱负的。这样的思辨和抉择、这样的审视和反省、这样的广度和深度、这样的野心和情怀。在之前的华语电影,尤其是商业片中,洵属罕见。

凡事愈多则乱。如此繁复的素材,若处理不当,就很容易走向混乱。但徐克牢牢把握住了两个核心:一个是新文明冲击下的出路这个主题。无论是对中对外,亦或在朝在野,甚至是好是坏,都围绕这个主题铺陈开来。所有的人物,所有的力量,都是基于这个主题下的诸般反应。在朝,既有崇洋媚外的庸官,亦有尽忠职守的良吏;在野,既有祸国殃民的白莲教,亦有为国为民的革命党;于内,既有奋发图强的民族英雄,亦有麻木不仁的民众,更有为非作歹的恶霸;于外,既有丧尽天良的洋贩子,亦有正直善良的传教士;于古,是引以为傲且无法割舍的传统文化,于今,是既惊且惧却无法战胜的外来文明……“我们的武功再棒,也敌不过洋枪”,“看来你我的药箱,救不了那么多人”,“将来一切都会改变,中国也要跟着这个世界变的”,“你们一定要熬过今天晚上,这样你们这一代就可以看到明日的朝阳”。对于新文明和新时代的到来,徐克的态度是鲜明的,但同时,徐克并没有对传统文化和中华民族做全盘的否定,“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金山的话,那些洋人为什么还要来我们的港口,也许我们已经站在金山上了”。

而另一个,就是黄飞鸿这个焦点人物,整套《黄飞鸿》系列电影,基本上可以看做是以黄飞鸿为中心的整个宝芝林家族的遭遇史。在华语电影史上,以黄飞鸿为主角的电影,洋洋洒洒拍了有逾百部之众,但直到徐克的手中才绽放出最耀眼的光芒。徐克版的黄飞鸿不仅仅有了更多的活力,该角色身份之复杂,在华语电影中几乎无出其右。对于朝廷而言,黄飞鸿既是黑旗军将领刘永福所倚重的总教头,亦是地方上的不安分因子(民团总教练);对于民众而言,黄飞鸿是一代武术宗师,亦是悬壶济世,锄强扶弱的民族英雄,还是开明的企业家;对于土豪恶霸,他是天然的克星;对于革命党人,他是欣赏者和义助者;对于白莲教,他是无神论者,是揭露者和摧毁者;对于友好的外国人(传教士、领事馆)而言,他是进步的中国人;对于洋贩子,他是乘火打劫的绊脚石;对于父亲,他是儿子;对于徒弟,他是师父;对于同行,他是令人艳羡的佼佼者。而对于女主角十三姨而言,黄飞鸿的身份就更加复杂和值得玩味。他既是恋人,又是晚辈;既是旧文明的捍卫者,又是新文明的接纳者;他是她眼中最坚强的男人,却是感情上的被动者……香港电影一向缺乏好莱坞式脉络清晰的线性结构设计,因而剧情极易流于散漫。但《黄飞鸿》系列电影牢牢抓住了黄飞鸿这个中心人物,一干角色以主角为中心,辐射成一张纵横交错的关系网,整部电影亦由此而铺陈开来,众多头绪纷而不乱,可见,徐克在剧情编排上亦下足了不少功夫。

在香港功夫片乃至商业片历史上,《黄飞鸿》系列影片具有罕见的史诗气质,其主题、剧本、角色、表演、动作设计、摄影、灯光、布景、服装、造型、配乐等各方面都达到了极高的艺术水准。而黄飞鸿这个角色,也因徐克的设计和李连杰的演绎,真正成为了华人世界里家喻户晓的电影人物。作为一名导演,在有生之年,能够谱写出如此传世之佳作,即便多才多产如徐老怪者,亦可称此生无憾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