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小半年的剧荒之后,《虎啸龙吟》就要在这周出来填坑了,司马懿势力已经养成,三国定势已经明了,曹丕身份已经转换,诸葛卧龙已经走上仕途,司马家的两个儿子也都该出来见人了。

后三国的精彩情节,《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都故意留在了下篇。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415f4d70-e208-11e7-ad85-e36f91b7ef7e.jpg

​一般,历史剧或者名著,前有经典,后有翻拍,再重复前人的工作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如何致敬经典,从中创新,成了剧组制作方的主要着力点。小戏骨系列就是个很讨巧的例子,从年龄层面做文章,名著背景做话题,创新手段做亮点,认真态度做基础,好评满满。

同样,《军师联盟》也在这点上讨巧:大格局难以继续有所超越,那就做小格局。尽管背景选择了乱世,角色选择了争议,但《军师联盟》中所表达的,更多的是导演,或者主演,或是编剧的人生观。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416037d0-e208-11e7-ad85-e36f91b7ef7e.jpg


比如司马懿和诸葛亮的交锋对比。

司马懿是懂规矩,会玩儿规矩的隐忍之人,他的自我意识可以因时而异,无限制地放低或是拔高,是和当下时代契合的完人,可为杨修牵马,亦可为欲望杀戮。

孔明是守规矩且懂规矩之人,清澈如水,有司马懿所欠缺的透明。司马懿不停地在和孔明对话,也是在和自己对话,试图弄明白穷其一生是为何。

孔明清楚,且专注。但剧中的司马懿,可能并不清楚,也不会那么专注。

于是便有了依依东望的自我拷问:依依东望,望的,是毕其一生,是时间,是人心。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41605ee0-e208-11e7-ad85-e36f91b7ef7e.jpg

​比如司马懿的两位夫人。

弱小的时候,和张春华是患难夫妻,强大的时候,和柏灵筠是朝堂知己。前半生都在为别人谋划的司马懿,在有了柏灵筠之后,发现也有人肯为自己谋划,甚至还发现日益强大的自己在仕途和心理层面竟都需要有这样一种辅助。

这是剧中的司马懿,但可能不是真实的司马懿。反倒更像是制作方试图表达的一种情感观,一种患难与共,精神契合的灵魂伴侣。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41605ee1-e208-11e7-ad85-e36f91b7ef7e.jpg

​再比如子嗣后代。

张春华曾说:师儿随我,昭儿随你。

曹操也曾说:将来的子桓,会比孤更严苛。

你的另一面,会变相展现在你的后代身上,这大概是制作方借以表达的传承观念。《虎啸龙吟》长廊中父子对望的镜头就展现了欲望的传承,司马昭的鹰视狼顾,正是司马懿长久以来压抑的野心。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41605ee2-e208-11e7-ad85-e36f91b7ef7e.jpg

导演的观点,编剧的情怀,演员的角色理解,通过情节、情感渗透。人物情感,在一次次矛盾和现实冲撞中叠加爆发,有情感积累和沉淀的人物,多面且饱满。就像碰翻两盆棋子,有时候黑色盖过了白色,有时候白色盖过了黑色,而有时候黑色白色一样多,人的好坏色彩也随之变化。如此往复,再开始新一轮的矛盾纠结。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416085f0-e208-11e7-ad85-e36f91b7ef7e.gif

归根结底,军师联盟是深层表达,旨在人生感悟。细节隐匿和暗线埋葬,都有种鸡汤般的矫情。

上部的小龟多缩头缩脑以护得自身周全,那是还未成气候时,动不动就下跪的司马懿。

曹操发怒,他跪。曹丕发怒,他跪,张春华发怒,他也跪。

下部的乌龟长大了,探头了,龟壳也更大了,那是实力和恐惧都日渐强大的司马懿。

最终,放归了的心猿意马,那是明白了为何依依东望的司马懿,在最后和自己一生的和解。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416085f1-e208-11e7-ad85-e36f91b7ef7e.jpg


也正因此,历史背景细节也会为情感效果稍微让路。完全契合历史,就可能会在艺术表现上差强人意。影视作品,它本质是个作品,不是代替观众思考的工具,也不是标榜着历史科普的教育纪录片。影视化的好处在于,在保持原则性的三观基础上,适度戏剧化,让原本对基础事实已有成形认知的人们,重新审视过往岁月和教材中所谓“反面”的角色,所谓“阴险”的人物,然后在某一点上恍然大悟:原来他也可以是这样的。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416085f2-e208-11e7-ad85-e36f91b7ef7e.jpg

除去观点反思,能对得起大多数历史角色,也是《军师联盟》博好感的原因之一。

有演员大咖参与的历史剧,很容易出现主角独大,光环过强的现象,也许会在不合逻辑的背景下出现一系列的个人英雄主义,也可能会出现主角人物过于饱满,配角戏份不足、演技不够、表现不走心等现象,陷入“一个人苦挣着一部戏”的尴尬境地。

还好,《军师联盟》上部有荀彧、郭嘉、曹操和杨修,这些配角的光彩更甚司马懿。

《虎啸龙吟》下部,也将会有诸葛亮、司马师司马昭两兄弟,以及曹睿这个分裂的孤家寡人。

希望这些角色也如上部中的配角一样出彩。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416085f3-e208-11e7-ad85-e36f91b7ef7e.jpg

这样的角色多元化,促使观众有喜恶站队,矛盾的制造不仅在剧中的情节、角色、人物内心,也在三观表现和观众认知方面,这是影视剧最大的情感共鸣点。矛盾使得如你我一般的普通观众为角色争辩,差异化理解情节,重新思考事实道理和人生,而非嘻嘻哈哈看什么是什么般人云亦云。

一部剧,能让人分离出跟风的争执而独立思考,就是有价值的。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4160ad00-e208-11e7-ad85-e36f91b7ef7e.jpg

《军师联盟》在创作之初的立意便不是“历史正剧”。在看司马懿的前半生时,体现出来的是一种“混血传统”——在历史与艺术之间找到利益交汇点,就有了市场。

历史正剧往往都有它的目标用户群,《大秦帝国》的灰黑画风和战国时代的粗布麻衣也许阻挡了众多电视剧颜控的潜在观众。

古装中宏大的乱世格局陡转言情,无非是为了侠骨衬柔情、乱世衬温情,鲜活角色饱满人物,不至正史太过枯燥乏味,也更方便吸引对此类剧情有偏爱的追剧主体,形成观影大军的流水席。

就像上部中备受争议的情节:司马懿的家长里短,曹家兄弟的儿女情长。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4160ad01-e208-11e7-ad85-e36f91b7ef7e.jpg

走到中年,《虎啸龙吟》中的司马懿已不再需要隐忍,而是一个欲望膨胀、凶狠暴戾的家族老人,也许也不会再去奉行所谓要活出对错的少年理想了。印象中,这才我略有耳闻的司马懿。战争和孔明的出现必然不会再重笔墨描绘家长里短,司马懿的下半生,想必会更加精彩。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4160ad02-e208-11e7-ad85-e36f91b7ef7e.gif


微博/公众号:天生这么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