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看了冯小刚导演的《芳华》,一直想着写点什么,本来想给这篇文字起一个叫《岁月有痕》的名字,突然想起刘大咖“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名句,于是决定用《岁月无痕》这个名字吧。

       电影的原创是严歌苓老师,我们看过根据严老师《陆犯焉识》改编的电影《归来》,这两部片子背景相同,那就是文革。看过原著的人都知道,《归来》和原著还是有不少差别,小说中陆焉识的朴素真实,令人唏嘘,在张艺谋导演的镜头中,陆焉识则成了一个具有光辉形象的完人,张导给了“老陆”一个泛着金光的躯壳。

          跟原著相比,冯导的手术刀相比张艺谋有过而无不及,他可能是想让片中人性更鲜活,更有影响,只可惜用力过猛,片子不少凌乱,不由让人想起《让子弹飞》里师爷的名句:“步子不能太快,太快了容易扯着蛋”!呵呵冯导,您这是给哪家男科医院代言呢?

       跑偏了,呵呵。影片《芳华》讲述了以刘锋为主的一群生活在文革中的文工团战士的故事,记录他们曾经拥有过的“芳华”。影片开始音乐用了电影《小花》的插曲《绒花》,还以为是《小花》续集呢。影片的上半身基本上用一个词就可以代替——凌乱:凌乱的叙事,没有因果,只有冯导想象中的因果;没有完整的人物形象和线索,这部电影跟《霸王别姬》相比就是渣渣渣渣渣,说它是故事太牵强,说它是纪录片吗?我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下半身好些吧,应该是,因为我听到有观众在哭,有人热泪盈了眶了,好感人!然鹅,冯导,您这是想说什么?说这些人的“芳华”年代怎么激情四射?叹息他们的结局天壤之别?还是想说“文化大革命”太特么不人道?还是想说当下社会对“刘锋”这样的伤残军人的再次折磨?亲爱的尊敬的冯导,您这是想当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英雄吗,您这是替他们鸣不平啊!您这是作为一个导演的社会担当?冯导,您这是要搞事啊。

      很早,看过一篇朗诵稿件,名字叫《妈妈,我等了你二十年》,文章表面是写一个烈士抱怨他妈妈太晚才来看他,原因是他妈妈没有足够的钱!文中提到“你身后是高楼大厦,灯红酒绿,可你有什么”之类的话,我就想问问,哪个没钱给儿子扫墓的妈妈,现实中有吗?老妈妈,你站出来,您给儿子扫墓的花销我给!如果没有这样的妈妈,呵呵,呵呵,作者其心可诛!冯导,那个作者其心可诛!

《芳华》中刘锋受到城管的欺负,从此后,有了“泪点”这也就是“冯导”所追求的终极目标——只要观众能哭,这就是成功!从此后电影开始好看。好吧,我不是城管,我不为他们代言,我就问问,服从城市管理,你该不该?该不该?该不该?社会问题交给社会,城管问题交给城管,这种事情只是个案,不是全部,我们不能看见一只乌鸦就说天下都是黑的。

      有些人,吃着共产党的饭,骂着共产党的娘,酒足饭饱,开始挑毛病,这不好那不好,好吧,你有权利,这是你的自由,一个生活在阴暗社会里的怪物,你真的好可怜。看看阳光吧,天好蓝。

     “刘锋”老了,谁的青春不疯狂,谁的青春不迷茫?来过,就完了,何必这么矫情?谁没受过伤?睡没有曾经的辉煌?

       一个不是名人的人说了这么一句话:人生下来的瞬间就意味着死亡,生死之间只是一段距离,在这个距离里,珍惜每一个过往,包括所有的喜怒哀乐,这些都是你的财富,人生财富的多少,就在于你有多少过往,若干年后,随着一股青烟,便化作无有。

     烟云散尽,岁月无痕,趁活着,好好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