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万唤始出来,用这句话形容陈凯歌历时六年打造的《妖猫传》应该再合适不过了。但从起初我就并没有对陈导的这部新作抱有太大的希望,即使打着中日合拍的噱头,即使耗资几亿打造唐宫,我也并未心潮澎湃欢呼雀跃。因为他一次次让我失望,已经让我对他的期待降低到了一个谷底。这一次,陈凯歌力求找到当年《霸王别姬》的感觉,努力挽回自己近十年来犯下的错误,让我终于将这部电影拉入到了“可看”的及格范围内。如果不是近十年来他几乎耗尽了自己的才华,拿他巅峰的作品相比较,《妖猫传》是无法及格的。


       1.陈导在商业大片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当年《无极》的刺激,陈凯歌一直对别人说他无法驾驭商业大片而耿耿于怀;也不知道是不是资本世界绑架了他的才华,让他不得不趋炎附势,用自己所谓的文人才气来为自己的影片增加卖点。总之,陈凯歌再也不会去拍《刺秦》《黄土地》《霸王别姬》这样的类型电影了,他努力想要跟上这个浮华的电影时代,却不曾想过自己最初的执着和才华才是这个电影时代最需要的东西。


       《妖猫传》里我们可以看到陈凯歌当年的一些影子,但也就仅限于一点点了。当他的文艺气息只是作为这部影片的附属品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故事被他讲得如此浅显易懂,道理被他点的如此敷衍了事。从这部作品中,我看不到任何陈凯歌想要表达的思想性的东西,除了华丽的美术效果,除了不停地平铺直叙,我真的没有看到内心深处去。有人会说:“内核是爱情呀,你没有看到吗,玄宗和贵妃的爱情被他用另一种奇幻的方式解读了出来,这不就够了吗?”我要说:“不够,远远不够。”因为这不是你陈凯歌自己作者性的东西,那是日本作家梦枕貘的想法。即使你在改编中将并不是主角的白居易上升到一个举足轻重的地位,可最终你并没有让这个人物真正展现出当年程蝶衣的效果,反而只是让他的《长恨歌》成了整个故事的一个“高级剧本”罢了。


          我可以承认,《妖猫传》的商业水准在2017年国产商业片中属于上乘,可商业终归只是电影华丽的风衣罢了,你过分追求一种趋炎附势的东西,势必要丢掉自己真正内心追随的事物。陈凯歌这一次真的是给我们打造了一个无数人心中向往的大唐盛世,而自己却走向了即将到来的“安史之乱”。


       2.陈凯歌真的老了


       我上一次说过冯小刚真的老了,而这一次不得不再次提起:陈凯歌真的老了!而且他衰老的速度是第五代导演群体中相当迅速的。


       首先,从这部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导演对于演员的掌控能力明显下降了。我们知道李安以调教演员而闻名海内外,而张艺谋冯小刚更是有着无数的谋女郎、刚女郎。而想当年陈凯歌也是捧红了无数初出茅庐的演员,可这部《妖猫传》中我总是会不自觉地发现陈凯歌这次真的放手去让演员自己去寻找角色去了,他没有过多的去把自己想要的人物情感加入其中。黄轩的白居易演绎的非常夸张,富有激情,却少了一丝克制。染谷的空海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说也说不出来。而唯一可能真的是陈凯歌意思的人物就是张榕蓉饰演的杨贵妃了,中法混血的台湾女演员一颦一笑,一静一动都不同于传统观念中我们想象的杨玉环,更多的是一种文学的遐想和再创作。虽然,我们可以看出来这部影片中许多演员的表演方式和陈凯歌顶峰时期的作品非常相似,都具有很明显的舞台戏剧痕迹,可不得不说二十年过去了,他丢掉了许多对于演员的调度能力,也丢失了很多想要创新的把握能力。


        陈凯歌真的老了······


      3.一首《长恨歌》,两行辛酸泪


        这一次陈导想要卖弄一下他的文艺细胞,可不曾想一首白居易的佳作却如此博大精深。他试图想要通过这首诗来串联起许多东西。他也着实做到了,诗词中华美的唐宫美景,后宫佳丽,只要涉及到表象的东西他都完成的很精致。可是一到人物上,再到情感上就出现了断层。他没有用自己的文学素养去再幻化出什么崭新的东西,而还是将白乐天一千多年前的东西原模原样的重现了一遍。哦,还有梦枕貘的所谓的新的故事。就这样,一幅大唐鬼宴被陈凯歌工工整整的做了出来,面面俱到,却唯独少了他自己的情感。


         正如诗词中最为经典的最后两句: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陈老师真的是把这两句诗直接再现了一遍,白龙丹龙两只相伴左右的仙鹤,妖猫对于伤害贵妃的人的恨没有随着天地变化而有丝毫变化。就感觉是百家讲坛上主讲人为我们送上了几个小时精彩的画面重现一样,陈凯歌这一次完成了一篇自己对于《长恨歌》和《妖猫传之大唐鬼宴》的读后感范文。


         我很敬佩陈凯歌导演一次次从失败中爬起来再失败的勇气,可我也遗憾一个本应该坚守自己的文人导演却在资本的洪流下被冲刷得体无完肤。


           霸王就此别过,世间再无虞姬。盛世止于元和,人间已无贵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