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一个需要表达的核心,是所有艺术作品最重要的基础,一副画作会有它的核心,一首歌曲有它的核心,一部电影自然也不例外。

一部电影的核心,可能是去讲述一个故事,一个人物或者表达一种精神。个人的拙见,一部电影想要达到水准线上,至少要有一个条理通顺的故事,再高一些的能塑造出一个血肉丰满的人物,而更高一些的电影,则是通过影片本身来传达思想。

而这三者之间又互相影响着,精彩的故事可以让人物显得丰满,丰满的人物让影片感情风味真挚,而真挚的感情又让故事变得更加深刻。

不同的导演,在拍摄自己的作品时,总会抓住一些点,并以此为中心进行创作。而如何将三者之间的关系安排的更为和谐自然,也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一名导演的功底,不过这方面,陈凯歌似乎并不在意,至少在《妖猫传》中,他并不在意。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b001830-eb0e-11e7-be39-3578bc67c12d.jpg

如题所讲,要将《妖猫传》,我满脑子里其实想着的都是陈凯歌这个人,但是真要我来说陈导是个什么样的导演,只怕我所知也许还没有各位看官丰富,只不过如果带入这部电影的话,我觉得自己似乎有点懂得陈凯歌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看片之前,有个朋友问我不懂得为什么空海和尚一直在笑,我心想着,笑得多可能是一种表演风格吧,也许没什么特别的,可随着电影中两个角色一路追寻线索解开谜团的过程,我发现空海和尚这一角色不正是陈凯歌自己。

而在抛出这一观点的同时,我其实还想说,白居易这一角色,也是陈凯歌他自己。

白居易和空海这一对组合一路上的对话,看似一问一答,实际上又仿佛自问自答一般,看似与角色颇有关联,实则却游离于剧情之外。两榜进士出身的白居易就仿佛陈凯歌本人,从影十年就凭借《霸王别姬》提名奥斯卡最佳外语长片,陈凯歌的起点之高,几乎在自己的电影事业刚刚起步的年岁就达成了大部分毕生的成就。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b003f40-eb0e-11e7-be39-3578bc67c12d.jpg

可是,一曲《长恨歌》却成了乐天居士的一块心病,当现实与自己的理想相斥,白居易失去了自信,甚至失去了自己的坚持。

正如经历了巨大的成功之后,《荆轲刺秦王》票房上的失败,以及《无极》被冠上史诗烂片的糟糕口碑,十年前的陈凯歌,在五十岁的年纪迷失了自己的方向。

白居易极大程度的代表了陈凯歌的前半生,他自信到几乎自傲,即便长安城里遍地诗人,他也知道自己是不一样的一个,所以他敢自称无情无义无法无天。

而空海这个角色,则是另外一部分的陈凯歌。《无极》之后的十二年,陈凯歌带着《妖猫传》卷土重来,巧合的是十二年于我国来说正是一个轮回之数,而这一部电影,对于很多人来说,也是陈凯歌在他们心中的一次重生。

影片中非常清晰的交代,空海前来大唐的使命,以及他在海上遇到的那场风暴,以及那句改变空海信仰的说话。

也许是为了找寻自己心中的大道,陈凯歌如同空海一般再次起航。而也许是年龄到了,本该在十年之前就知了天命的陈凯歌这一次看开了许多,也许他也经历了与空海的相似的遭遇,也许近几年来舆论的旋涡就如同将空海吞噬汪洋一般,险些无情地夺去他的生命,不过陈凯歌最终挺了过来。

而经历了这些种种事故,陈凯歌才摒弃了诸多杂念,重新走上了前进的道路。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b003f41-eb0e-11e7-be39-3578bc67c12d.jpg

所以,我在观影的时候,会不自觉地认为白居易和空海的对话,就仿佛两个不同年龄的陈凯歌在对话一般,年轻的那个张扬的夸夸其谈,而更成熟的那个则显得更加幽默睿智,而那些似乎带有一些嘲讽意味的笑容,则更像是陈凯歌回看年少时自己的一种态度。

可陈凯歌到底是陈凯歌啊,虽然在迷茫的日子他也曾经妥协,但只怕到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都不会放弃自己的那份傲骨。

正如白居易面对空海最后的问题是时说的,一字不改;情是真的,白龙已经证明了。

陈凯歌也许成就害怕过自己的《长恨歌》是假的,可如今的他相信总有办法证明自己的能力是真的。

于是,我们看到了他重现的大唐盛世,看到了白龙对杨玉环的痴迷眷恋,可是身为观众的各位又可曾留意,《妖猫传》中的李白谱下的清平调并不是写给杨贵妃的,而丹龙的表演也是献给满街的吃瓜群众。

也许在白居易迷茫之时,他会哀怨道:“我知道我写不出‘云想衣裳花想容’但你不能说我的《长恨歌》是假的。”

但白居易到底是白居易啊,所以他的《长恨歌》终究是“一字未改”。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b006650-eb0e-11e7-be39-3578bc67c12d.jpg

于是,纵观全片会发现,空海与白居易的对话,也设计的十分有趣。

空海问了白居易的出身,问了白居易的行事为人,不过他却始终都对着白居易揣着明白装糊涂,尤其在二人见到春琴时,拆穿白居易身份时那种优越感,仿佛白居易在自己面前就是一个笨拙的孩子。

可随着事件的发展,执着的白居易反问空海为什么来到唐朝,拉着空海一起追寻杨玉环的生死之谜,甚至为了自己的坚持质疑空海对于幻术的说话。

这也正像是两个陈凯歌理念上的交锋,年长的那个他,即便拥有更多的见识和阅历,还是依旧选择了自己最初的坚持,贯彻着自己想要的电影风格,于是最终,还是那个年轻的自己改变了当下的自己。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b006651-eb0e-11e7-be39-3578bc67c12d.jpg

再多一句嘴,如果陈凯歌真的将白居易看做自己,那么李白在他眼中就是那个只想拍自己想拍的电影的人,而他则是拍着自己认为自己对的东西的电影。

两者之间其实只存在细微差别,高力士让李白写诗,李白说除非是自己想写的,不然写不出来,可他终究还是得写,即便他写诗时是从自己的感受出发。而白居易则不同,白居易更加自由自在,他有自己想写的东西,而且他也可以保证自己写的是自己想写的东西,做个简单的比较的话,可能就是冯小刚和陈凯歌的区别吧!

PS:当然我没有说冯小刚有李白的高度的意思……

至于电影本身,《妖猫传》的灯光使我震撼,拍摄时色彩的选择也是绝对的大师手笔,最为中国第五代导演的代表人物,陈凯歌的作品无论好坏,至少绝对可以被称之为电影。即便是早几年,陈凯歌最低谷的几年,他也和如今大部分扛起摄像机就敢拍电影的混珠之徒不同,那些大屏幕上如同廉价电视剧一般的劣质作品,真的令人觉得恶心。

而本片的特效和舞美方面,固然精美可实则并没有展现出什么巨大的飞跃,这差不多就是陈凯歌应有的功力。

最后提两点个人觉得有些可以改进的地方,《妖猫传》的节奏有些单调,层次感明细不足,铺垫剧情时疯狂加快节奏来强行营造紧张气氛,到了剧情汇总的部分,节奏却突然慢了下来,有种后继无力的感觉,也难以让观众产生观影快感。

这方面,对比温子仁《电锯惊魂》那种前松后紧的爆发式快感,或者诺兰的那种千变万化无从捉摸的自如,陈导明显还是有些受到了自己学习的电影知识的禁锢。

最后《妖猫传》中,陈凯歌在选角方面的问题也继续展露,《道士下山》中王宝强和郭富城的选择已经不甚成功,《妖猫传》中负责推动剧情的黄轩和染谷将太算得上演技出色,但是却几乎没有发挥的空间;玄宗、阿部仲麻吕和杨贵妃这三位角色,杨贵妃总觉得选的不好,而阿部宽和张鲁一我又觉得有些撞脸;李白和高力士算是演技好的,只可惜颜值抱歉,使得这两个角色注定不能在青年观众群体留下太深刻的印象;至于感情戏份最多的白鹤兄弟,青年演员真的很难驾驭这两个角色,所以陈导有没有准备个“百合”兄弟来作为备选啊……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b006652-eb0e-11e7-be39-3578bc67c12d.jpg

角色没有灯光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