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克是我最敬仰的导演之一,而袁和平亦是我最推崇的武术指导之一,但这依旧丝毫阻挡不了我对《奇门遁甲》的吐槽:我几乎无法评价这部电影,因为它简直一无是处。

         没有对抗。角色和反面力量的对抗是故事片最基本的元素,反面力量越强大,对抗越激烈,角色就越能吸引观众。《奇门遁甲》里没有对抗,因为反面力量对主角几乎没有任何威胁,而解决这些矛盾的方法大部分是编剧们天外飞仙般的横加干预(这是好莱坞的大忌),比如影片里占据重要篇幅的五大掌门就死得莫名其妙。本片最大的对抗,无疑是消灭白虎和赤目这两个怪物。影片在20分钟左右就已经完成了开端(第一幕)的建置;而在100分钟左右的时候,我们伟大的小圆圈妹妹,在变身后用了三分钟(只用了三分钟!)就结束了这次对抗,直接跳到了影片的高潮和结局部分(第三幕)。而这次对抗的完成,似乎与影片之前的内容并没有太大的关联。这就意味着,作为影片最重要的发展部分(第二幕),对于《奇门遁甲》来说是基本上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的,因为影片只用那神奇的三分钟就解决了最大的矛盾。所以当我们走出影院的时候,难免有这样的疑惑:我明明是看了一整部电影,却似乎什么都没有看到。因为没有对抗,所以我们对角色不关心,也就意味着我们对这部电影本身也不关心。

         没有情节。观众来电影院看故事片,是来追求刺激的,不是来看纪录片的。既然是情节,就一定要有意外,这种意外必须超出观众的意料,而且合情合理,最好还有“系扣”和“解扣”的环节。而《奇门遁甲》则直接略过这些宽衣解带的流程,毫无保留地在每一场的开头将剧情透露给观众。更令人无法忍受的是,在赤条条地裸奔上场之后,放眼望去,只有一排排一望无垠的飞机场,而没有任何的山峦和沟壑。问题是:我花这么多钱,你他妈就给我看这个?

没有戏剧。故事片最终的目的,是激发观众的观影体验,无论是情感上的,还是试听上的。但在《奇门遁甲》里,我们几乎看不到什么戏,只有一些叙事的片段和过场,所以角色们也没有任何明显的情绪波动,甚至连搞笑都搞得那么业余。整部电影里,恐怕只有倪妮饰演的铁蜻蜓和大鹏饰演的诸葛互扇耳光的那段戏,能够让观众稍稍感受到一点点痛楚。

没有角色。《奇门遁甲》里面的角色,要不就是“从不逗留,来去都不给理由”,比如伍佰饰演的雾隐门掌门,还有突然出现又突然死亡的五大掌门;要不就是和观影者一样,都是一大票无关紧要的吃瓜群众;被拉来圈人气秀肌肉的“小鲜肉”——李治廷,开场没多久就被断手断脚;而正片中大鹏、周冬雨、倪妮、李治廷之间的感情戏,还不如结尾NG的片段来得有趣。整部影片没有一个能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角色,如果不是因为柳岩的美胸,我都不好意思说我来电影院看过这部电影。

没有特效。是的,《奇门遁甲》的制作成本超过了两亿五千万,特效镜头超过一千个,绿幕的镜头也超过了百分之六十,但我分明看到了一部毫无违和感的日本剧场版动漫,而且还是山寨版。作为最好的特效师和布景师,徐克堪称华语影坛特效方面的第一人。但从《三少爷的剑》以及《奇门遁甲》来看,不知为何徐克和一些其他的香港导演一样,走上了滥用特效的歧途。在好莱坞,最难拍的片种既不是耗资巨大的动作片,也不是场面宏大的史诗片,而是动画片和科幻片,因为要把假的东西拍成真的,才是最困难的。特效不仅仅需要耗费大量的资金,还要配备顶尖的视觉设计团队和布景团队,更需要强大的特效制作团队做后盾。而这些,都需要相当长时间的影视工业积累。所以,在特效方面,华语影坛在短时间内是摸不到好莱坞的尾灯的。对于这种情况,现阶段来说,办法也不是没有。在徐克自己的电影里,我们就可以找到答案——《新龙门客栈》里只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特效镜头,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一部武侠片的丰碑。而那唯一的一个特效镜头,也是香港电影史上最经典的特效镜头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