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晏导演的《嘉年华》并没有振聋发聩的嘶吼,也没有震撼人心的话语,她用一种《八月》的平静讲述了几个女性的遭遇,也折射了在这样一个男权社会下始终无法磨灭的阴暗面。


       权利和金钱在如今这个社会体系下依然是大行其道的,我们似乎永远痴迷于这两种东西。因为艺术的美(玛丽莲梦露雕像)是建立在金钱的补给下的;因为“天性”(性侵事件)的解放是建立在权利的膨胀时的。从古至今,我们始终没有在这两点上改变多少,而这无关乎男权亦或是女全,这是两性的共识。虽然,文导在这里始终用小米(15岁女性)的视角来看待整个事件。可我觉得,他是在用大众的双眼去看待这个社会挥之不灭的阴暗角落。


        1.小文的妈妈看着小文怒斥:“和你爸爸一个样子!”这是一种他对于自己前夫最直接的蔑视(当然也可以说是不舍)。而耿乐在这里面的父亲形象在当下社会来看就是一个无能且无为的人,最直接的就是他不修边幅,不思进取,碌碌无为。可回过头来想一想又有多少有为的人想要得到他这样的生活呢?不得而知可一定会有,他反而稍显自由一些,当然他会因为房东和警官的霸王协议而屈服。可最后他还是会因为女儿的事件而大声怒吼,讨回公道。他是这个故事中唯一一个富有力量的男性角色,而她的前妻反之是这个故事中最懦弱的女性。


        2.最底层的小米(文琪)和莉莉(彭静)这两个年轻女性尚有宿命的感觉。起初,莉莉浓妆艳抹招花引蝶,希望通过自己年轻的荷尔蒙征服那个男人,可她错了,这个社会似乎容不下任何纯洁的美,她只能帮助那个男人依附于金钱,毫无还手之力。最后她放弃了,放弃了浓妆艳抹,放弃了那个男人,转而离开了这个伤心地,可谁知道她在下一个地方会不会重蹈覆辙。而小米在经历世间冷暖之后决定选择屈服于权利和金钱,她没有身份,但她需要生存。可是最后她没有追随宿命罢了,而是寻找她的下一个宿命罢了。


         3.梦露雕像只是金钱和权势的附属品罢了,当一个权势崩坍,也就意味着这个“自由女神”再次殒命。我们已经习惯于潮起潮落,麻木于这种权利更迭。得不到这些的我们就像张新新的父母一样,活得如此不堪和屈辱,可得到之后我们就会变本加厉成为下一个犯罪的根源。


      我们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幻想着自己的欲望,最后在茫茫人海中失去了自我。小米最后骑着摩托奔驰在大路上的镜头真的像是导演对于这个社会群体的期望吧,不只是每一个年轻女性。我们太久没有去审视这两个本该推动人类发展的东西了,是时候开始觉醒了吧。


        可是,当影片最后的广播响起的时候,我似乎有绝望了,就这样草草收尾,歌颂政策,真的就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