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打出“去电影化”口号的华谊兄弟,在2017年却多次重申其战略的正确说法是“去电影单一化”。这两字之差让华谊的战略看起来从极端走向了理性,而从华谊2017年的整体表现与2018年的计划来看,其布局蓝图也在日趋明朗。

电影票房飘红、投资收益加持,跨年前后华谊业绩耀眼

在刚刚过去的贺岁档前后,华谊兄弟出品的电影突然成为了市场的主流。《芳华》依靠自身口碑和累积已久的话题营销打败了同期口碑不佳的《奇门遁甲》,并且将热度延续至圣诞档,力压《妖猫传》《机器之血》等对手,截至1月3日票房已经超过12亿元。而在元旦档,表现最为突出的仍是华谊制作发行的《前任3:再见前任》,截至1月3日票房累计达到6.21亿元。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bcd82690-f205-11e7-be83-e173a8a17502.jpg

《芳华》《前任3:再见前任》的票房成功是多方因素影响下的结果,不仅是电影本身足够吸引人,也因为同档期竞争者不够强大。与《芳华》同期上映的《奇门遁甲》有徐克把关,特效虽好但却被诟病剧情浮夸故事胡编乱造,豆瓣仅有4.8分。之后接档的《妖猫传》也未能形成覆盖效应,《机器之血》《心理罪之城市之光》得到的评价也较差,《芳华》的热度得以持续到了元旦前后。

而《前任3:再见前任》虽然豆瓣只有刚刚及格的6.2分,但同期《解忧杂货店》《妖铃铃》的口碑却几近崩盘,对华谊来说,两部电影的票房成功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bcd84da0-f205-11e7-be83-e173a8a17502.jpg

不仅此次贺岁档、元旦档期两部电影票房喜人成为双响炮,在2017年12月27日,华谊还发布公告宣布出售其持有的掌趣科技全部剩余股票,初步预计获得投资收益2800万元。

华谊早前公布的2017年Q3财报里显示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4.19亿元,同比增加12.44%;实现归母净利润6.01亿元,同比下降3.35%。

前三季度业绩较为稳定,四季度又有超预期电影票房和出售股份的投资收益双双加成,这样看来,势必将增厚华谊兄弟2017年度和2018Q1财报的收入和利润。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bcd874b0-f205-11e7-be83-e173a8a17502.jpg

2014年打出“去电影化”口号的华谊兄弟,在2017年却多次重申其战略的正确说法是“去电影单一化”。这两字之差让华谊的战略看起来从极端走向了理性。从大局来看,华谊兄弟在2017年既维持了主营电影业务的稳定发展,又坚持发展了电影之外的实景娱乐、电视剧、网剧、艺人经纪等业务。近两年处于变革之中、业绩亮点不多的华谊兄弟,或许终于找准了步伐节奏,站稳了脚跟。

实景娱乐将有实质性进展,依托电影IP的布局已成

元旦小长假期间,冯小刚电影公社吸引了近2万人入园。华谊的其他实景娱乐大部分处于建设期,但在2018年,苏州、郑州、长沙、南京等地的华谊电影小镇即将陆续开业。在这些项目中华谊更多的是采用“轻资产”模式,以自身的IP资源,获得品牌管理费及运营分成,也避免了重资产带来的风险。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bcd874b1-f205-11e7-be83-e173a8a17502.jpg

2017年12月,华谊兄弟副董事长、首席执行官王中磊宣布,为了适应新的市场发展,成立了电视数字娱乐事业部,以图带领华谊再次回到电视剧市场。在发布的30余部网剧、电视剧在内的剧目单中,有70%以上的作品将侧重网络播出平台。王中磊表示,华谊兄弟采取的是影剧联动、新标准剧集、网生创意剧相结合的做法,《集结号》《私人订制》《老炮儿》等影视IP也将被开发成剧集。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bcd874b2-f205-11e7-be83-e173a8a17502.jpg

以“去单一化”代替“去电影化” 的区别在于,电影作为华谊传统优势的重要性将不被忽视。其实从华谊其他领域的开发来看,无论是实景娱乐的授权还是剧集改编,几乎都是立足于自身电影IP价值之上,要持续打造新的优质电影IP,才能为其他项目输血共赢。

全产业链之路前路漫漫,华谊光线都在谋求特色之路

作为国内老牌的电影传媒巨头,依靠着冯小刚的贺岁喜剧和一系列精准挖掘观众喜好的电影,华谊兄弟在2007-2010四年间维持了平均70%以上的营业收入增长,此后起起伏伏,2016年随着国内电影行业整体遇冷,营收净利润才双双下滑。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bcd89bc0-f205-11e7-be83-e173a8a17502.jpg

数据来源:华谊兄弟公开财务报告

华谊兄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以电影制作为公司主营业务和发展重点,业务集中于产业链上游,缺少发行和院线端资源。在国内电影市场飞速增长的那些年里,这种短板还没有特别明显的影响,然而在2016年随着市场降温,空间挤压,竞争愈发激烈的情况下就越发显现了出来。

缺少发行、院线等下游产业链意味着电影收入出现了更多不可控的风险。《我不是潘金莲》上映之际,冯小刚导演在微博隔空喊话万达,声讨后者恶意挤压电影排片。虽然经过冯导的一阵闹腾,引发了诸多关注后排片也有所回升,但此次事件却折射出专精于电影制作的华谊软肋所在。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bcd89bc1-f205-11e7-be83-e173a8a17502.jpg

院线与制片方博弈的本质在于双方谁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当电影票房号召力足够大的时候,院线只能顺势而为加大排片,否则将危及自身利益,如2017年的《战狼2》。而像《我不是潘金莲》这种电影的票房号召力并不能远超同档期电影时,万达这种超级院线为了达成商业竞争目的进行打压就有了可能。

电影市场形成了明显的头部效应,华谊在《芳华》《前任3:再见前任》两部电影上赚的盆满钵满,更多的也是因为营销与档期的优势以实力碾压同期竞争者,期望持续稳定有这种发挥并不现实。所以华谊“去电影单一化”的一大目的就在于,开拓其他业务,摊薄电影产业日渐增长的经营风险。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bcd89bc2-f205-11e7-be83-e173a8a17502.jpg

万达电影、中影股份谈得最多的是“全产业链影视公司”,从制作到发行到院线上映全面布局。万达有着全国第一的院线,又收购了多家影视制作公司,而中影股份背靠中影集团,拥有唯二的进口片发行权,旗下有中影数字、中影星美等全国排名前列的院线,中影基地是亚洲地区规模最大的影视制作基地之一。在传统意义下的影视行业里,这两家成熟的产业链布局很难被其他公司超越。

并非是华谊、光线不想做大自身院线,而是客观条件不满足。国内院线格局已经趋于稳定,万达、中影遥遥领先,强行抢占份额难度很大。华谊兄弟虽然也在收购、建立自身的院线,但要形成规模可能性太小。与华谊处境类似的光线传媒就没有直接介入院线资源,而是通过收购猫眼电影以及后续的猫眼微影合并,在2017年进步显著,侧面打通了发行端市场以及从票务层面进入了院线端,前景较为明朗。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bcd89bc3-f205-11e7-be83-e173a8a17502.jpg

而对华谊兄弟来说,铺垫已久的“去电影单一化”或许也将在2018年迎来成效。《芳华》《前任3:再见前任》带来的业绩增长也为华谊的变革增加了一分底气。虽然不能像光线传媒那样通过猫眼电影补全自己,但华谊兄弟将目光放到了电影以外的广阔天地里,力图发挥出自身IP储备的优势。即将开业的电影小镇备受期待,影剧联动、综艺开发也逐渐明确,2018年将是很多此类项目的收获期。

在与万达、中影、光线等公司的竞争中,华谊兄弟希望做到的其实也是扬长避短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