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在当代华人商业导演中评选出NO.1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吴宇森将会是最适合的人选之一。作为在全球范围内最成功的华人导演,吴宇森以其出色的枪战场面处理技巧,在香港乃至好莱坞开创了属于自己的吴氏暴力美学风格,其本人也被誉为暴力美学大师。当然,这和枪战片本身也有一定的关系,毕竟,它是主流商业片中最重要的类型之一(无论是在香港还是好莱坞)。但看过吴宇森影片的观众却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出色的枪战片导演有很多,但吴宇森,却只有一个。

        1986年,在影坛积郁多年之后,吴宇森挟《英雄本色》横空出世。作为香港本土最好的作品之一,该片在香港电影史上的地位及其影响力毋庸置疑。最重要的是,在人生最失意也是最关键的时刻,正是《英雄本色》,让吴宇森找回了自己的尊严、荣誉和地位,同时也找回了自己的自信,从此便一发而不可收拾。《英雄本色》让观众第一次见识到了吴宇森的暴力美学风格,而1989年推出的《喋血双雄》则是这一风格的集大成者。《喋血双雄》被认为是吴宇森生平最完美的作品,即便放眼国际影坛,在同类型影片中,能够达到本片高度的作品也不多。同时,该片亦是吴宇森最受国际市场赏识和最受西方影评家所推崇的作品。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香港影坛,就导演方面来说,基本上就是吴宇森、徐克、林岭东三足鼎立的格局。期间,吴宇森还执导了颇具野心的《喋血街头》,惜其风格过于沉郁血腥,在票房上不太成功。于是吴宇森又紧接着炮制了一部适应观众口味的浪漫喜剧动作片——《纵横四海》。1993年,在香港已经无欲无求的吴宇森,完成了赴美之前的最后一部作品——《辣手神探》,或许是为了证明自己有在好莱坞立足的实力,吴宇森在本片中向观众没完没了地展示自己的枪战技巧,亦因此而牺牲了影片的剧情,但该片的动作场面的确拍得神采飞扬。

    然而好莱坞毕竟不是香港,在香港影坛呼风唤雨的NO.1,来好莱坞的第一部作品——《终极标靶》,吴宇森甚至连最终剪辑权都没有。事实上,严格说来,现在观众所看到的《终极标靶》,并不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吴宇森电影,而更像是一部尚格云顿的动作片。影片在上映之前,更由一位“资深好莱坞动作片剪接专家”进行了7次重剪。然而,即便是这样,西方观众仍然无法接受影片中那些独特的慢镜风格。和所有华人影人一样,要想在好莱坞大战拳脚,就必须有所妥协。在《断箭》中,我们已经看不到太多的吴宇森风格,但《断箭》的成功,毕竟让西方观众看到了吴宇森驾驭枪战场面的能力,同时也让吴宇森在好莱坞站稳了脚跟。1997年,和10年前一样,吴宇森终于等到了再次证明自己的机会。不可否认,《夺命双雄》的成功,有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尼古拉斯·凯奇和约翰·特拉沃尔塔的出色演绎,但吴宇森在炮制精彩纷呈的动作场面的同时,亦巧妙的加入了人道主义和家庭观念。最终,吴宇森藉此片获得了西方观众的认可,同时也奠定了自己好莱坞A级导演的地位,此后片约不断,吴宇森亦成为好莱坞最成功的华人商业导演。

        作为全球首屈一指的枪战导演,吴宇森被誉为“子弹莫扎特,暴力贝多芬”。其独特的枪战处理技巧,一方面得益于香港动作片(包括功夫片、武侠片和时装枪战片)的优良传统。在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香港电影人可以很自豪地对全世界宣告:有一种类型片,好莱坞是拍不过我们的,那就是动作片。吴宇森早年曾做过张彻的副导,而他本人也承认,自己正是从张彻那里学会了如何炮制动作场面。除此之外,吴宇森亦深受法国电影的影响,堪称梅尔维尔、特吕弗的忠实信徒。同时,吴宇森还从山姆·佩金法、马丁·斯科塞斯、黑泽明等导演身上学习电影技巧,并最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暴力美学风格。

        吴宇森有别于其他枪战导演的地方,在于其浪漫化的拍摄手法。多机位拍摄、慢镜、定格、舞蹈化的动作设计、象征性场景、快速剪辑,这些都是典型的吴氏风格。吴宇森喜欢利用特写镜头来着力渲染死亡的瞬间,这些大量的赤裸裸的血腥镜头,毫无疑问会使观影者体内的暴力情感得到极大的宣泄;同时,中枪者倒地死亡的瞬间,被高速摄影机捕捉下来,再按照标准帧速播放出来,结果便是,观众可以看到那些中枪者犹如舞蹈般缓缓倒下,这种刻意美化暴力的手法,形成了一种既暴力又优雅的美学效果。吴宇森的慢镜,常见于男主人公凌空枪击的瞬间。这些男主角拥有惊人的身手,往往能做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动作,其开枪的姿势及角度着实令人称奇,却偏偏如许优美,即便是在枪林弹雨的危急时刻,亦不失其优雅。这得益于吴宇森在动作、舞蹈、音乐和节奏(吴宇森本人亦是香港影坛最好的剪辑师之一)等方面的过人天赋。除了慢镜,吴宇森亦喜欢使用枪战之间的定格镜头来捕捉男主人公倾诉心事的瞬间。这些在好莱坞都是不允许的,因为在他们的概念里,动作就是动作,是不能掺杂任何感情的。而吴宇森不但通过慢镜及定格去表现主人公的情感,还大搞教堂、白鸽及伤感的背景音乐等象征性元素,着力渲染主人公所处的境遇,营造浪漫而悲壮的氛围。所有这些,似乎旨在提醒那些感同身受的观众们:他们的主人公要进行的不是一场血淋淋的杀戮,而是一场浪漫悲壮的尊严之战。

        但吴宇森电影真正动人的地方,不仅仅在于这些技巧层面上的东西,更在于道义、尊严、荣誉、义气、友情等这些充满阳刚之气的男儿特质。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这一点上,吴宇森深受张彻之影响。除了骨子里的传统中国武侠文化,吴宇森早年曾饱受暴力之苦,因此他崇尚和平,信仰基督教,所以吴宇森电影中的理想人物,往往都是中国古代侠客和西方现代骑士的结合体:他们重视友情、亲情,崇尚道义,彼此坚守各自做人的原则,但从不向现实低头,即便屡屡遭受命运的挫折,亦要捍卫属于自己的荣誉、地位和尊严。《英雄本色》中的小马哥和《喋血双雄》中的杀手小庄即是典型的代表。中国人历来极重感情和义气,吴宇森电影之所以广为大众所接受,其根本原因,在于观众的心理诉求和吴宇森影片本身的特质相符合。

        201093日,在第67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吴宇森从知己徐克手中接过了“终身成就奖”的奖杯,成为首位在世界三大国际电影节中获此殊荣的华语电影导演。徐克用《英雄本色》的经典台词,为这位共同奋斗多年的好友做了最好的总结:“这么多年,我不想证明我有多么了不起,我只想得到我应该得到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