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李杨导演《盲井》获得柏林电影节艺术贡献银熊奖已经过去15年时间,纵观华语电影市场,有哪位导演获得了如此殊荣后依然保持着创作的潜心?2003年之后又过了三年,李杨导演推出他的“盲”系列第二部《盲山》,同样以《盲山》的拍摄手法来记录女大学生被人拐骗到偏远山区的非人经历,同样奠定了这位现实题材导演的艺术地位。

2018年2月2日,李杨导演带着他的“盲”系列第三部作品与观众见面,与前两部不同的是,李杨导演不再只是担任编剧和导演,还担任了该片的男主角。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0de2fd80-066a-11e8-9795-edad72ee1e61.jpg

我只是禁锢自己,不是真坏人

电影开场若不是定睛看,还真没察觉导演把自己的演技调教得这么游刃有余:一名天天在地铁站内佯装盲人靠乞讨过活的江湖骗子,回到家中特别讲究,必须要先洗澡再吃饭,洗澡时候一定要用软毛刷子清洁自己的指甲缝,洗完澡照镜子时候又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到对自己的厌恶感,吃饭时候一定要有点酒精……

从诸多的细节中,不难看到李杨导演对乞讨者赵亮这个角色的诠释,相信这些不露痕迹的细节很好的交代了这个人物——赵亮厌倦了自己的生活,但是现实的生活压垮了他,他不愿意再做出改变,他主动麻痹自己,然而内心并不情愿,这种生活在他眼中根本不值得过下去,但他一定要以这样的方式来折磨自己。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0de3e7e0-066a-11e8-9795-edad72ee1e61.jpg

恶人不能够逍遥,必须受惩罚

在赵亮眼里,他自己是个恶人,所以他用乞讨践踏自己自尊的方式来惩罚自己。然而,剧情的转折发生在赵亮遇到了晶晶,一名真盲的小姑娘,同样靠乞讨为生,抢了他的“生意”。与赵亮的主动乞讨不同,晶晶属于被人口贩子操纵了被迫在北京街头、地铁站乞讨。曾有数据显示,中国有100万到150万以上的流浪、乞讨儿童,买卖儿童的黑色利益链如今依旧存在。与《盲山》中大学生被拐卖到深山不同,《盲·道》里的晶晶更弱小,更无助,受令观众感动揪心。

相信李杨导演将这样一部现实题材的电影拍摄出来,是因为他认为:难道就这样坐视不管吗?作为导演身份的他一再揭露残酷的现实,作为演员身份的他,赵亮这个角色,他在与晶晶的接触中,回想起了历历往事,下定决心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帮助她。帮助她摆脱人贩子的摆布、帮助她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帮助她接受这个年纪该有的盲人学校教育。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0de40ef0-066a-11e8-9795-edad72ee1e61.jpg

视而不见谓之盲,眼盲心不盲

《盲·道》的前半段,可能有不少观众会讨厌李杨扮演的赵亮这个角色,靠乞讨的生活真的值得一过吗?一个健康的正常人,要靠佯装盲人来骗取别人的同情,他算是个好人吗?《盲·道》的后半段,证明了,赵亮确实是个好人,他虽佯装盲人,但他心不盲。世道艰难,谁又能忍心看着自己身边的人受人迫害?哪怕自己并不算是什么好人。赵亮与晶晶一路同行,为了解救、为了逃脱,为了重获自由,这样的一个组合,不由令人想到吕克·贝松导演的《杀手里昂》。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0de40ef1-066a-11e8-9795-edad72ee1e61.jpg

不同与《盲井》、《盲山》的纪录片形式,此次三部曲收官之作《盲·道》更多的向悬疑类型片靠拢,是什么让心地善良的赵亮过上了麻木不仁的生活?是什么让常年坑蒙的赵亮动了恻隐之心?又是什么最后解救了被拐卖女孩的生活?且听赵亮这位不太冷的骗子给出答案。(文|句单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