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宠女这件事上,白嘉轩超越了那个年代甚至现在的大多数人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9e4a0320-097e-11e8-9795-edad72ee1e61.jpg

-1-

在电视剧《白鹿原》中,最让人感动的除了白嘉轩与仙草的夫妻情外,莫过于白嘉轩对白灵的爱女之情。

在有了两个儿子后,他对妻子仙草说:“希望这个是女儿。”白灵是合着他的期望出生的。

女儿出生的时候,白嘉轩和鹿子霖正打得不可开交,全村包括白嘉轩的母亲都跑去劝架,无奈之下仙草独自艰难地生下女儿,却在喝杯茶的功夫,刚出生的孩子就吊在了白狼嘴边。

大儿子孝文在看到白狼时被吓跑了,而黑娃看到叼着婴儿的白狼却面无惧色,一直追着白狼跑进山里,令大家惊奇的是,被狼叼着跑的孩子不是哭,而是笑声朗朗……

后来白狼神奇般放下孩子跑了,目睹这一幕的白嘉轩,深觉不可思议,觉得这一定不是个普通孩子,因其笑声如百灵鸟般清亮干净,遂取名白灵。

这具有神秘色彩的经历也预示了白嘉轩对女儿的与众不同,在那个女性地位奇低,女孩被养到一定年纪就应出嫁的社会,白嘉轩却把女儿宠成了小公主,加上哥哥的爱护,可以说白灵是被亲人满满的爱喂养长大的。

我甚至觉得白嘉轩在白灵面前才像个父亲,而在儿子面前,更像一个冷冰冰的长者。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9e4a2a30-097e-11e8-9795-edad72ee1e61.jpg

-2-

白灵小时候会趴在他的胸脯上睡觉,长大了要拉着他的手睡觉;

在那个提倡女孩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年代,小白灵却天天跟着一众小子们疯玩;

白灵7、8岁的时候喜欢把衣服塞进肚子里学姑姑怀孕,惹得族人耻笑,白嘉轩母亲为此头疼不已,对白嘉轩说教要求他不能再纵容下去,白嘉轩听后竟然不怒反笑,说道:“我娃就是不一样哩。”

每当村里有人对白嘉轩待女的方式指指点点,说以后这女孩嫁不出去的时候,他却总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在他心中,宗旨只有一个:女儿喜欢就好,他要把全世界最好的给女儿。

封建社会的爱面子问题,即使过了几千年在很多国人心中依然根深蒂固,中国人常常容易活在别人的嘴里和眼中。

但在当时这种风气最浓烈的时候,白嘉轩对那些指指点点的人只豪气地回:“我管它哩。”

他的宠女情结和对女儿爱的程度,即便是在今天,也让很多人望尘莫及。

他对女儿的爱已经战胜了封建社会烙印于心的思想,这是第一次。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9e4a5140-097e-11e8-9795-edad72ee1e61.jpg

-3-

白灵到了该裹脚的年纪,他听不得女儿的哭声,便多次阻挠,反对女儿裹脚,即使冒着以后没人要大脚女孩的风险,他也不忍心听她哭。

裹脚在当时是不可违抗的祖宗之法,即使每个人都告诉他,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女孩子总要过这一关;即使他母亲已经成功给白灵裹上了脚,但他听到女儿在被窝里喊疼就又给拆掉了。

面对家人的经验之谈和女儿不停的哭声,他一直在纠结挣扎,然而最终还是选择了保护女儿,他是封建礼法制度的卫道士,但在白灵身上,他已经做出了不自觉的反抗,这是第二次。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9e4a5141-097e-11e8-9795-edad72ee1e61.jpg

-4-

正因为他对白灵的成长放宽了要求,才让小白灵有机会看到姑母生孩子的痛苦,理解世人对女子的不公,并一心想摆脱这样的命运。

白灵的心一直是不安分的,所以长大后她一直想走出白鹿原,去看外面的世界。

在跟着父亲进了一次省城后,看着那些女子学院的学生,她心生向往,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方向。

她对父亲说:“既然您让我睁开了眼,那我就不会再闭回去了。”

白嘉轩急了,以前女儿即使再怎么胡闹也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陪在他身边,但这一次,女儿是要离开他,去更远的地方。

在他眼里,白灵是叛逆,然而他不知道她的天性是应时而生,自由长大的白灵个性叛逆,却也是受强烈社会责任感的驱使。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9e4a5142-097e-11e8-9795-edad72ee1e61.jpg

为了进城读书,白灵不惜把刀架在脖子上威胁父亲,拗不过心爱的女儿,他最后只问:“灵灵,进了城了,这往后不拽着爸的手,能睡着吗?”

白灵狠心无视了他的悲伤,大声喊到:“我睡得着。”

那一刻白嘉轩的落寞,真的把我的心看疼了。

白灵走后,他虽生气却还是赶着马车去送她进城,到达目的地时还给了白灵很多生活费,生怕她饿着。

作为一个封建家长,他不让儿子进新式学堂读书,也相信“女子无才便是德”。他希望孩子们一辈子留在原上踏实稳定地过日子,然而他终究拗不过白灵的以死相逼,放她做了她想做的事,这是他的第三次反抗。

与父母的爱相比,孩子有时候着实是最没良心的人,在家里可以任意依赖父母,向往外面的世界时也可以毫不犹豫地去追求自己的生活,甚至为梦想兴奋得不愿回头看一眼父母脸上的哀伤。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9e4a5143-097e-11e8-9795-edad72ee1e61.jpg

-5-

后来白灵经过西安一战脱险回家,他已为她说好亲事,要把她关在家里成亲,却被鹿兆鹏偷偷放走,这一次他狠下心与白灵断绝关系,声称没有她这个女儿,但即使嘴上这样说,实际上心里却无时无刻不关心着女儿。

冷秋月被毒哑后,他陪冷大夫喝酒,责备他应该把女儿带回家养着,冷大夫说:“当初白灵出走,你不是也说没有她这个女儿了吗?”

白嘉轩回道:“我说她不是我女儿,她就真不是我女儿了?”在他心里,那不过是气话,白灵一直是他的掌上明珠。

然而作为一个父亲,他对待儿子确实是不够公平的,儿子白孝文被他逐出祠堂后不久便遇上灾荒年,无论白孝文过得多苦,他都没有救济过甚至阻止妻子母亲救济他,虽然白孝文有错在先,但他对儿子远没有女儿那般宽容。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9e4a7850-097e-11e8-9795-edad72ee1e61.jpg

-6-

有人说,白嘉轩待女如此是因为在他看来,女儿迟早要嫁人,成为别人家的人的,所以要以“礼”相待,因此对于女儿的叛逆更多的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而作为宗法制度继承人的白孝文的堕落才是对他致命的打击,所以对儿子始终耿耿于怀。

我未看过原著,但从电视剧来看,我是不太赞同这种观点的。

以礼相待表现出来的应该是一种客气的疏离,但白嘉轩对女儿完全是本能的宠爱,所以他可以不顾颜面、无视族人的嘲笑、女儿受一点小伤都紧张不已,甚至在大家面前毫不掩饰对自己的宠女行为感到骄傲,那是一种坚信自己在做着最正确的事的自信。

白孝文的堕落确实是对白嘉轩最致命的打击,但白嘉轩之所以不原谅他,是因为他清楚白孝文从来就没有真正地悔过,而是在虚伪地掩饰。

在看人这点上,白嘉轩有着如鹰隼一样敏锐的眼光,对于很多事情他总是看破不说破,这是他的智慧体现和性格使然。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9e4a7851-097e-11e8-9795-edad72ee1e61.jpg

-7-

白灵是白鹿精灵的化身,是原上的进步力量和新女性代表,她与父亲白嘉轩的人生信仰和追求截然不同甚至是不相容的,这也是父女屡屡产生矛盾的重要原因。

但即使他们在观念上敌对,在现实中反目,维系两人感情无法割舍的那条线却依旧结实无比。

白灵后来在革命中与鹿兆鹏自由恋爱,并生下一女,虽然她最后死在了自己人手里,但比起同期女子,白灵短暂的一生是自在随性又幸福的。

正是因为白嘉轩对白灵的爱之深,才使他冲破固有的思想束缚一步步成全了女儿想要的人生,虽然过程痛苦,但他终于做到了把最好的给女儿。

因为对女儿来说,最好的就是自己想要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