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面二孩政策出台后,新生儿预计每年增长300-500万,大众对于科学育儿这一垂直细分类节目需求开始走高。为此,近年卫视和网络平台进一步细分亲子领域,除了荧屏上的常有亲子真人秀外,将科学育儿作为新品类进行开发,专注垂直社群进行精准表达,于是乎一大批标榜“科学育儿”的育儿节目如雨后春笋出现在观众的视野中。

稍作盘点,目前在播的有湖南卫视《亲亲我的宝贝》、爱奇艺自制《隔代育儿》、金鹰卡通《辣妈战奶爸》以及安徽卫视《超级育儿师》等多档节目。除此之外,前期还有浙江卫视《小儿大医生》、山东卫视《育儿大作战》、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育儿有方》、辽宁卫视《爱幼科学说》等同类节目。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d5a33980-0a47-11e8-9795-edad72ee1e61.jpg

专注育儿干货知识输出,解决家长育儿难题

虽然节目大都打着“首档XXX育儿节目”的旗号,其实大多万变不离其宗,针对育儿家庭这一群体,利用育儿专家的科学性和权威性,从宝宝的吃喝拉撒到习惯养成、兴趣爱好的培养等进行全方位的角度,专注于育儿干货知识输出,直击家长们在育儿过程中的痛点和盲点,以此来满足了观众希望解决育儿难题的刚性需求。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d5a36090-0a47-11e8-9795-edad72ee1e61.jpg

与其他亲子节目侧重亲子双向互动不同,在科学育儿这一门类的节目当中,第三方的权威引导才能让节目意义最终落地。然而,对于这类节目而言,最大的难题就是专家人选,《亲亲我的宝贝》制片人王知艺曾在看片会上称:“专家是一块难啃的骨头”,“选医生往往有两大门槛,能说会道的资历不够,资历够的表现能力又不一定好,最终呈现在观众面前的专家都是他们从全国上千名医生团队里面挑选出来的。”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d5a3aeb0-0a47-11e8-9795-edad72ee1e61.jpg

纵览整个育儿综艺市场,不难发现,各大育儿类节目中的嘉宾都是来自于儿科医学行业的佼佼者以及权威的儿童专家,比如,《亲亲我的宝贝》的“医师联盟”成员有中国火箭军总医院特需专家、天下女人特邀育儿专家郑玉巧,循证医学儿全科医生、复旦大学儿科博士、新生儿科主治医师严虎等;《拜托了妈妈》中邀请了著名儿科专家崔玉涛、张思莱、郑玉巧、黄瑽宁。

这些专家都会根据节目当期主题给出科学权威的育儿知识,分享实用易学的育儿技巧,纠正错误的育儿观念,解决家长育儿难题。

超越传统育儿认知,全方位提升父母“育商”

在大多数人的认知当中,育儿就是让孩子吃饱穿暖不生病,其实不然。孩子的心理方面更是不容忽视,也需要父母倍加关注和呵护。因此,在节目中,儿科专家除了向大家讲解、传播育儿理论、方法,帮助父母养育一个健康的宝宝外,同时也会根据节目具体属性和要求去介入家庭,关注孩子的内心世界,示范教授合适、有效育儿的方法。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d5a3aeb1-0a47-11e8-9795-edad72ee1e61.jpg

比如,在《超级育儿师》这档节目中,育儿师兰海会走进存在育儿问题的家庭,通过近距离观察、家庭会议、制定家庭规则、协助管教、暂时离开、最后指导等步骤,让家中的“淘气包”变成“乖宝宝”,传递科学育儿的新方法真实呈现“熊孩子”变身“乖宝宝”的过程,辅助“抓狂父母”变身“育儿达人”。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d5a3aeb2-0a47-11e8-9795-edad72ee1e61.jpg

中国早教开创者贾军曾经说过,“父母的‘育商’会潜移默化的影响孩子未来的情商和智商。最近,一则《北大男生12年过年不回家,拉黑父母6年!还写万字控诉长文》的新闻在网络平台上引发大量讨论,网友对此观点不一。但从“控诉长文”的内容来看,主人公的性格层面上存在的缺失与父母的早年教育存在一定关系。这也在警示家长们提升“育商”的重要性。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d5a3aeb3-0a47-11e8-9795-edad72ee1e61.jpg

儿科专家、育儿专家作为育儿行业的KOL,自然会得到观众的拥趸。他们结合专业的理论知识,从实际出发,和家长们分享专业的育儿技巧,纠正当下很多家庭“重发育轻教养”的错误育儿观念,从生理到心理全方位提升父母“育商”,构建科学的育儿观念,最终实现节目服务于观众的最终诉求。

小体量节目表面繁荣背后,隐藏着多元的大竞争

尽管如今各大卫视平台都在细分亲子节目,开拓科学育儿类节目生存和发展的空间,但此类节目要真正在育儿圈站稳脚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与拼艺人、拼制作成本的季播综艺不同,科学育儿类节目核心在于育儿干货知识的输出。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d5a3aeb4-0a47-11e8-9795-edad72ee1e61.jpg

在自媒体时代发展的今天,如今家长们学习育儿知识的渠道越来越多,微信公众号、微博、知乎等社交平台都聚集一大票知名的育儿内容自媒体人。

比如,年糕妈妈、丁香妈妈、崔玉涛的育学园、儿科医生鲍秀兰,他们大都自身有着医学背景,早期凭借可靠的专业知识在自媒体平台推文、分享育儿相关的知识,聚集了一大批忠实的粉丝,并以此进行孵化,在内容创业大潮中转型成为内容电商或广告主,用户能够在他们的平台上实现“一站式”的学习和购买。

除了母婴育儿类博主的市场竞争,早教产业也是一大劲敌。近年早教产业也跟上互联网的脚步,开启从早教咨询、早教教育、日托服务、早教在线课程等一体化的全产业链。以1998年成立的东方爱婴来举例,东方爱婴的产业链相对完善,创始人贾军还推出了在爱奇艺播出的《育儿贾说》节目,同时还入驻了多个音频App吸粉、导流并获取流量分成。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d5a3d5c0-0a47-11e8-9795-edad72ee1e61.jpg

目前以“科学育儿”为切入点的新生综艺节目很多,真人秀、脱口秀等形式多样,在节目制作的软实力上要强于一般的育儿博主,但是在观众的号召力上有所欠缺。科学育儿类节目短则二十分钟,多则一小时左右,需要观众长时间“驻守”在屏幕前,且知识转换率有限。

而育儿博主和早教机构会根据互联网时代用户特性,交互性强,内容设置短小精悍,用户可碎片化时间来汲取知识,更为灵活方便。外加博主和早教机构在运营上已形成完整的体系和产业链,满足用户一站式需求。在这样的现实情境下,科学育儿类节目在完成社会功能的同时,更应在观众体验上多下功夫。

结语

整体而言,科学育儿类节目不仅面临着节目“同质化”竞争压力,还得在其他行业的同类产品中寻求一席之地。处在“外忧内患”现实情境下的科学育儿类节目要在短时间内脱颖而出成为“爆款”并不现实。

但不容忽视的是,育儿干货知识没有强时效性,且具有较强的长尾效应。育儿节目与其他节目最大的不同在于不怕“过气”,具有较为顽强的生命周期,以期该类节目在后续的市场竞争中保持品质,成就“爆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