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429d21f0-0cb8-11e8-9795-edad72ee1e61.jpg

-1-

在电视剧《白鹿原》中看到仙草染上瘟疫无药可治,白嘉轩哭得像个两百斤的孩子,我跟着他们在电脑前哭得像个一百斤的孩子。

每当看到仙草白日为白嘉轩洗手做羹汤,夜晚给他洗脚,平时照顾婆婆,把家务也打理得井井有条,我都在想,在那个男权社会中,他们两人之间到底有没有爱情?

白嘉轩年轻时婚姻坎坷,娶了六个老婆都先后死去,仙草是第七个,最初他带着粮食去求亲时,因听到女孩丝毫不克制的哭声,以为是对方不愿意便放下粮食回去了,后来他在去别家求亲的路上救回冻晕在路上的仙草,兜兜转转才知道她就是之前哭嫁的女子,因为独自离家追随他才冻在路上。

前六个老婆的死对白嘉轩产生了阴影,他害怕成为他妻子的人都难逃厄运,因此在面对仙草跟定他的勇气时,他却犹豫了,后来他姐夫带他去仙草躺过的地方,发现那里在大冬天竟然长出了充满生机的草苗,他由此认为仙草命硬,是他的福星,终于放下往事、敞开心扉和仙草过起了平淡夫妻的日子。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429d4900-0cb8-11e8-9795-edad72ee1e61.jpg

-2-

在娶到仙草前,白嘉轩常因为无后被鹿子霖嘲笑,白嘉轩父母更是为这事越愁越老,白嘉轩的父亲是族长,所以他理应是继任族长,但若白家无后,族长也得换人,这是鹿家最期待的。白嘉轩无意争族长之位,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若在父亲走前看不到白家后继有人,恐怕老人家死不瞑目。

仙草嫁给他后,很争气地为他生下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堵住了那些拿无后作为挡箭牌来阻止他继承族长之位的悠悠之口。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用来形容没有爱情的婚姻应该是最合适不过了,本来就没有感情基础,不过搭伙过日子而已,我又何苦为了你的命搭上我的全部?然而,他们的夫妻情虽然充满传统色彩,却也有爱情的星星之火在闪闪发光。

在白嘉轩鹿子霖被绑架时,仙草掏空家底也要救他的命,甚至阻止婆婆给家里留最后的救命钱,反观鹿子霖的妻子,同样是上有老下有小,她想的却是救不回来还要养孩子。

当然,不是说她们不应该为自己留后路,毕竟和绑匪讲道理是有风险的,但在这种危急时刻就能看得出来,白嘉轩对仙草来说,不只是一个丈夫,更是她爱的人。

所以在他遇到危险时,她才敢孤注一掷舍弃一切,在爱人遇到危险时,谁还能冷静地规划将来?那被偷藏起来的养孩子的救命钱也是他争分夺秒的希望,爱一个人,就是不问结果,只把眼前的希望全给他,哪怕只是一丝丝,哪怕微不足道,哪怕它们可能都付诸东流。

传统的社会,拴住女人的从来只会是孩子,而不是丈夫,但仙草爱白嘉轩明显胜过孩子。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429d7010-0cb8-11e8-9795-edad72ee1e61.jpg

-3-

相比仙草,白嘉轩干的都是大事,不但要下地种庄稼,还要处理族里大大小小的事,仙草作为他的贤内助,从来都是少说话多做事,偶尔劝上他两句,如果触犯了他的铁律,比如田小娥事件,他也会说:“你们女人家懂啥咧?”

白嘉轩是个传统封建的人,这当然也包括他对女性的看法。但他也会在想不通问题的时候询问仙草,这时候仙草总是给他一个隐晦的说法,却能让他安心踏实地做决定,因为他知道仙草支持他。

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

白嘉轩对仙草的爱是低调深沉的,在仙草去祠堂照顾感染瘟疫的人时,由于鹿子霖不让他的媳妇去接替仙草,所以仙草一直到饭点都没回家,白嘉轩去祠堂叫她回家做饭,然而等仙草到家准备洗手做饭时,儿媳妇却揭开保温的锅盖告诉她:“做什么饭啊,爸早就给你做好了。”

甜言蜜语的爱像酒,醇香醉人、欲罢不能,渗透在言行中的爱像流水,生生不息,稳定且纯粹。他们的爱情平凡得像地里的土坷垃,不是曲折丛生、轰轰烈烈,而是有着浓烈烟火气息的细水长流,质朴却自成韵味。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429d7011-0cb8-11e8-9795-edad72ee1e61.jpg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429d9720-0cb8-11e8-9795-edad72ee1e61.jpg

-4-

在得知仙草将永远离开他的那一刻,这个族里最有威望的男人,竟然哭得那么无助,什么面子、架子都荡然无存,表现出来的全是孩子般的慌乱和不知所措,拥有的时候感受不到对方存在的必要,失去时才知道她在他的生命里原来那么不可或缺。

白嘉轩和仙草都把对方看得比命更重要,他们一生相携相助,这样的爱情不管是在任何时候都是值得称赞的。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429d9721-0cb8-11e8-9795-edad72ee1e61.jpg

-5-

以前我常会想,在我们父辈往上的年代,为什么那些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会那么稳定,而且大多数夫妻情真的变成了能对抗生活磨难的亲情?

除了受观念的影响,自我认知的缺失和对宿命的屈从外,我想最重要的是他们自身所具有的责任感,这种责任感在天长日久的相处中磨灭了他们对于爱情的向往和冲动,显现出了亲情的模样,但在这个磨合的过程中,其实他们也渐渐获得了对方的认可,学会了接纳对方成为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而存在。

但如今,父母再拿相同的条件为我们匹配对象时,得到的结果却截然相反,因为在追求自我和责任感之间,我们更看重的是前者,我们只愿意为我们认可和热爱的人承担责任。

白嘉轩虽有男权社会的大男子主义,但他对仙草、对女性都是尊重的,虽然这尊重的表达受思想局限也被打上了强烈的时代烙印,但他不会像鹿子霖对妻子像赶牲口一样拳打脚踢。

也许是从小的环境熏陶让他明白,每个人都应该有他的位置,而传统赋予女性的义务是相夫教子,男性是干活养家,我们眼中的封建,在他眼里只是守本分。

但我更想用余华在《在细雨中呼喊》的一句话解释他和仙草的相濡以沫:“他在那个时代里表现出来的对女性的尊重,其实是在不知不觉中表达着对命运的感激。”

毕竟,仙草是他的福星哩。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429d9722-0cb8-11e8-9795-edad72ee1e6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