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句稍显不客气的话说今年的春晚就是:导演您是不是对春晚产生了什么误解?

     春晚几十年来追求的难道不是合家团圆,游子归乡,洋溢着亲情幸福快乐团圆的氛围吗?如果春晚变得和其他任何综艺节目一样,追求一场娱乐大狂欢,那春晚高于其他综艺的地位从何而来?又凭什么而来?

     说实话,对今年的春晚实在太失望。满眼晃荡的都是五彩缤纷的颜色,如果说外国人对中国红中国绿还有误解算情有可原的话,那作为地地道道的中国人,难道不知道中国还有素雅之色吗?看春晚,看的不是你舞台灯光多牛逼,多少人在舞台上闹腾,不是看你请了多少当红明星,而是看这个节目是否延续了三十几年的情怀。现如今这个时代,再也不是春晚一家独大的综艺黄金时代,各台花样百出,论精彩程度也并不多逊色于它,可为什么它在国人的心里无可动摇?就因为他是祖祖辈辈一代代传下来的执念。他代表了老一辈对于家庭团圆美满的渴望,代表了中年一辈对幼时记忆的追寻,更是年轻一辈对于故乡的热切盼望……春晚,承载了太多人的幸福记忆,成为了一个名片印在了国人的心里。可现在,近几年的春晚却越来越被人诟病,直至今年,我再也抑制不住对于春晚的愤怒!这种愤怒更多的来自于失望。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98a94630-1fa7-11e8-bfdf-1f773c7cb359.jpg

     看了今年的春晚小品,才明白了讲好一个小品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在这个舞台上,崛起了很多的小品大师:潘长江,黄宏,冯巩,牛群,巩汉林,宋丹丹,赵本山……这些大师成为两代人共同的关于快乐的记忆。以前不懂事的时候只是被小品逗笑,现在才发现,那些本来朴实无华的语言是如何被演绎成为精彩的包袱。区别于现在的小品很多语言直接用了网络流行语,新鲜度一过,便失去了笑点,或者用夸张的造型、身体语言去取悦观众,小品本身真的就是这样子吗?看到现在的小品依旧用以前的桥段,梗,甚至身体动作,主题……请原谅我发自内心的不屑。老一辈艺术家未必有你们现在到处上综艺挣的钱多,可别打着致敬的口号去堂而皇之的模仿好不好?敢不敢有些创新精神?也是,中国的教育下,创新成了很奢侈的东西。根治于骨子里的循规蹈矩早已饥渴难耐,沿袭或者说抄袭成了最便捷的成功之路。毕竟,只要你打出一杆大旗,资源带来的便利就会汹涌而来,在最短的时间闯出名号,挣到实在钱,才是最根本。毕竟,娱乐至上的年代里关于快乐的触感更迭的太快,来不及认认真真去揣摩,来不及踏踏实实的去积累,来不及真真切切的体验……

     艺术,从来都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小品这个行当似乎更能提现这一点。作为普罗大众最容易接受的娱乐方式,它的出品似乎也该从生活里的繁琐解脱出来,用旁观者的视觉去看淡生活里的酸甜苦辣,小人物的悲喜交集。如果说偶尔的反串是耳目一新,那么当反串成为一种博人眼球的潮流就是一种病态的审美观。在自我构建的几分钟的快乐里,陶醉了自己,自以为娱乐了他人,可悲的是观众还是自己呢?

     之所以对小品这个单元如此的愤慨,是因为曾经的春晚,小品是吸引我熬夜到凌晨唯一的原动力。艺术家们精雕细琢呈现了精彩的作品,观众的笑声、期盼便是最好的奖赏。今年的春晚还有小品吗?我印象里唯一的一个小品就是蔡明和潘长江的作品,却也失去了往年的犀利。别跟我提红透了的贾玲,我承认在其它的综艺里她的确很有喜感,可今年的作品只让我看到了尴尬。去年的小品被指抄袭韩国的一个作品,今年的作品又让我想起了黄宏的送水工。春晚总共才几十年,记忆不可能那么快被遗忘,你这样做是真当速食时代一切皆可拿来食用么?

     希望新一代的小品演员能拥有自己的风格,风骨。这并不是一件不可完成的任务吧!毕竟郝建,马丽,还有说“我骄傲”那谁,都是观众非常喜欢的新声代小品演员啊。脱离模仿,脱离扯大旗,找到自己的风格,踏踏实实去做,有一颗成为大师的心,才能最后成为大家。否则即使你现在在舞台上再亮眼又如何?相似的快乐总是容易被人健忘的。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98aa0980-1fa7-11e8-bfdf-1f773c7cb359.jpg

     除了小品,以前还有令人心跳停止的杂技,今年没有。歌舞类节目占据了最大的篇幅。但是唯一能够打动观众的歌似乎就是那英和王菲时隔20年后的合唱,还卖了情怀,其它的伴舞太多,灯光太绚烂,也没耐心听他唱什么。唯一记得的舞蹈就是“丝路绽放”。让我联想到曾经惊艳了世界的“千手观音”。

     歌曲这种东西,还是唱歌的人唱的更好听。弄来一帮当红炸子鸡,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又唱又跳,意境呢?意蕴呢?都是歌颂现代化,歌颂祖国一片大好山河,怎么这些人唱起来就有了浮夸的意味呢?喔,一大堆人,这群出来激情,那群出来四射,干嘛呢?就为了让粉丝们买单xxx上春晚了!xx和xx合作惊艳全场了!你是春晚,不是迎合朋友圈鸡汤文公众号粉丝流量效益的综艺节目好不好!请保持你的品味,你属于高雅,属于腹有诗书气自华,属于海纳百川,是中国面向世界展示自己的窗口。你不用迎合谁,不必讨好某个受众群体,你就做好你自己,保持你的初心,不好吗?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98aa3090-1fa7-11e8-bfdf-1f773c7cb359.jpg

     舞台颜色像打翻了的颜料,简直要逼死一群强迫症密集恐惧症色盲症患者。过年嘛,当然喜庆为主,开篇嘛,热闹一些无可厚非,可充斥眼睛4个小时都是这样的颜色,是个人都会烦的吧。再重申一遍,中国的素雅之色美,很美,非常美。希望导演您考虑一下。

     去年总书记倡导了中国古文化的保护和发扬光大,央视节目也不负众望推陈出一系列的节目,使更多中国人了解了中国。可在春晚的舞台上,这样的介绍,在这个向世界展示的舞台上,却乏善可陈。仍旧只是戏剧单元,几十年了,还是只有戏剧单元。

     很好奇一件事,《国家宝藏》这个综艺很好啊,最后一期老艺术家合奏古乐器简直是天籁,节目的效果既不失厚重又不失风趣,适当的煽情和热血恰到好处。这个综艺导演的审美春晚导演您要不要考虑借鉴下?

     《诗词大会》使董卿成为了“网红主持”。她优雅大方得体高贵的气质的确像诗经里走出来的婉约女子。如果说《诗词大会》让人第一次窥探到原来她是这么有才情的一个人,《朗读者》就更加让人看到她是这样一位把中国文化中国气韵演绎到淋漓尽致的一个人。只要有董卿出现在舞台上,舞台便多了温情的人味儿。曾经有人说她过于煽情,赚取人眼泪,可现如今的春晚主持里,你是否会想念这样一个人?统一欢快亢奋的语调,单一望着镜头的眼睛,体态……貌似和锣鼓喧天的节目气氛很搭是不是?可是,我想念赵忠祥倪萍了,想念朱军周涛了,想念撒贝宁董卿了,甚至想念张国立和刘勇了。原来主持也是一门有功夫的学问啊。在小舞台上精彩的主持未必能hold住这种大舞台的场面。说白一点,在春晚的舞台上,主持很难有自我的特性和个性,但是能让人记住的主持,一定是在这个舞台上让观众看到了他区别与他人的独特魅力。这一点,新生代主持们,你们是否考虑思考一下?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98aa57a0-1fa7-11e8-bfdf-1f773c7cb359.jpg

     唯一出彩的反而是短片。它呈现了中国人真实的一面,恋家,念家,归家。回家的旅途未必顺利,外出的一年也未必如意,可“过年”两个字似乎有无穷的魔力,荡涤一切的烦恼忧愁,清洗所有的不如意,使人鼓足勇气,可以迈出新的开始。过年,有了回家见到亲人的盼头;过年,有了回到出生地安全感满满的妥帖;过年,是对辛苦一年的奖励,休养生息;过年,是久别的重逢,是对亲情的慰藉。曾经听过一种论调说“中国人过年其实完全不必要回家团圆。这种候鸟式的迁移是对社会环境的破坏。(大意如此)”。当时看到这段话我是嗤之以鼻的,换作现在我只想说这种人就适合孤独终老,或者原地爆炸。真真切切的站着说话不腰疼,谁特么能一家老小在一起愿意分开天南地北啊。(抱歉我说了脏话)这种所谓专家就是欠缺底层生活经验,对人间疾苦缺少本质了解,该尝试丟到撒哈拉沙漠,看他能不能像三毛一样,在沙漠里种出一朵娇艳的花。人没水会渴死,没饭吃会饿死,没追求会等死,抱歉扯远了,总之这种人是不会理解“落叶归根”得固执和“久别重逢”的喜悦的。建议读一读《乡愁》,看一看那些站在文坛顶峰的一群人,是否和他有同样的论调。

     真的扯远了,话说回来,其实现在每个电视台都在找自己的定位。一种风格并不能取悦所有观众,没有风格更没有受众,找到自己的文化底蕴,在这方面打造属于自己的名片,总能闯出一片天地。就好像湖南卫视主打青春,河南卫视主打戏曲,用一类人去巩固自己在一个领域不可撼动的地位,便是成功。在这点上,春晚其实一直做的都不错,只是这几年,导演不知道是被花花世界迷了眼,还是太多因素的考量,春晚不再像是春晚,更像是一场综艺联欢。与今年相比,去年的春晚简直挺好看的!

     看春晚的人还是那些人,春晚却不再是那些年的春晚。变得是人,还是植入了广告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