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会招惹更大的愤怒。”这是电影中女主前夫的女朋友借书签上的话而说的。在影片中有着多重的愤怒,大致分为女主米尔德里德对警长威洛比的愤怒,狄克森对韦尔比的愤怒,米尔德里德对警察局的愤怒,嫌犯对狄克森的愤怒。每对愤怒相互夹杂,互相都居有因果关系。在充斥愤怒之下的电影里,配乐却是柔和的。接下来我们来聊聊片中五首主要的配乐。

一、《The Last Rose of Summer

本片一上来就是一段爱尔兰民谣改编的歌曲《The Last Rose of Summer》,歌剧式的唱腔透露着凄美的韵调,如同一场祷告般暗示米尔德里德之女安吉拉悲惨凄凉的陨落。以这首曲子作为故事的引言非常合适,即使不了解安吉拉的惨状具体如何,听到“所有昔日动人的同伴都已凋落残逝身旁没有同类的花朵,没有半个玫瑰苞……”这样的歌词,也让人入木三分。

-晨中忧伤的片头-

这首曲子在米尔德里德火烧警察局的时候再次奏响。本片的黑色幽默与嘲讽之处实在众多,比如此处,狄克森在看警长的信的过程中一点点醒悟,一点点放下愤怒,而警局对面的米尔德里德却满怀愤怒,深陷其中。狄克森是在绝境中绽放的花,悲剧似乎要再次重演之时,他拿着安吉拉的卷宗,勇敢地跳窗逃生了。安吉拉这朵夏日的玫瑰没绽放的地方,在狄克森这个充满人性的角色中有了华丽的绽放。目睹一切的米尔德里德,愤怒随之烟消云散。由此看出,人对人的感情不总是势不两立的。世界也并非是正邪不两立的,而是善恶混杂的,你所认为的善在别人眼里就可能成为了恶。善可以变成恶,恶也可以成为善。随着情境与立场的变化,善恶也在一点点的转变。

-狄克森令人心疼的一幕-

 

二、《Mildred Goes To War

就在《The Last Rose of Summer》结束不久后,米尔德里德在开车途中发现了三块广告牌,还特意倒车去观察。她用嘴唇去咬手指,同时《Mildred Goes To War》这个BGM响起,曲子起初低沉宁静像是她在提醒自己所愤怒的事情,又是在波澜不惊地做决定。随后她开了前进档,汽车向前驶去,曲风变得如战斗进行曲一般,踏浪前行,高歌猛进,预示着她将和世界上所有的不作为战斗到底。

-女主招牌式咬手指-

BGM中,米尔德里德开车到了镇上的广告公司,有趣的是警察局就在广告公司对面。警察局代表了权威、国家性、政治性;而广告公司则是人民的行为,平民能通过广告作为媒介做自己想做的许多事情。两者之间,一街之隔,二元对立,蕴含着冲突与不和。

另一点也很有趣,BGM快结束时,广告公司的韦尔比正在看一本《好人难寻》的书,起初真的蛮容易让人误解“好人难寻”的寓意。因为警察局一帮人都像是混吃等死的公务人员,前夫是个负心汉,教堂的神父充斥着虚伪,即便是那个路人甲牙医也是个不打麻醉药就准备拔牙又会瞎BB的黑医。似乎在这个镇上好人是真的难寻似得。可纵观全片,又找不出一个坏人,甚至是那个嫌犯也无法确定是否是凶手,与其说好人难寻,不如看作是以坏人难寻来作为反讽。

-米尔德里德在牙医的大拇指上钻了个洞-

还有一次出现是作为变奏曲在广告牌被烧的时候响起,米尔德里德拿着灭火器灭火的场景,这一幕我们看到了一个坚毅、果敢的母亲,那种义无反顾的样子代表了她继续抗争的坚定决心,即便是在警长自杀后舆论的压力都指向她的情况下。广告牌的矗立如同一道墓碑,让所有人都记住了这件事。米尔德里德时常来到广告牌这里维护、立花,这样做也是她的自我救赎,每天经过这里使她不忘抗争。

-米尔德里德绝望地跪地-

三、《Buckskin Stallion Blue

这首民谣在片中有男版和女版,男版出现在影片十分钟左右。(一部电影才十分钟就放了三首歌你确定这不是《小时代》吗?)这首曲子曲风平静,又弥漫着淡淡的忧伤。事已至此,中年的母亲也想回到往常的日子,接送孩子上学,工作,生活。如果凶手落网,她内心的自责会少一些。但正如歌词所唱道“若三加四仅等于七,那一加二有何意义”,亦或理解为“若事实如此简单,你会在哪里停留”(出自网易云音乐翻译)。乘除加减在人世间并不通行,一切消息都在销声匿迹之中,就像无聊的警察们还在在意广告牌的事——在歌声中,米尔德里德静静目睹着警长和另外一个警察阻止愤怒的狄克森不要去广告公司,另外两人则越过马路去质问广告公司的韦尔比。

 -警察质问韦尔比广告牌的粘贴-

女版在片尾中奏响,狄克森的妈妈陷入了熟睡,再也不是那个彪悍的酒鬼,而是个希望自己儿子健康平安的普通母亲。狄克森的眼神里洋溢着一种不孝之子的忏悔,在这种忏悔之下,他告诉了米尔德里德嫌犯的消息。之后两人便踏上去嫌犯住处的路上。他们也想过岁月静好,就像歌词所道“若我有一艘金色帆船,我想要飞去你的身旁。若我们永远相爱,就珍惜这美好时光。”但凶手依旧逍遥法外,嫌犯也是疑点重重。很多人一开始也都是单一地想要一个结果,到最后就成了一个社会组织,其实回顾人类历史,成立工会游行是这么回事,恐怖组织也是这么回事。最终都会变成一个社会问题。

女版的歌声比男版更加温柔,甚至在忧伤过后得到了某种释怀。即便结局是开放性的,在最后两人的谈话中,仍能感受到他们所说的“路上再决定”不是决定是否要报复凶手,而是思考他们今后的人生轨迹。

 -终露笑容-

 

四、《His master's voice

这首曲子出现在本片中我个人最喜欢的一幕,也是戏剧冲突极大的一幕。在得知警长死后,狄克森悲伤了一会儿,洗了一把脸,音乐同时响起,在这轻柔的圣音之下,他戴上了墨镜,戴好警棍,无所顾忌地越过马路,毅然地打破了门窗,拔出枪来,用枪托海扁了一顿韦尔比。

-警长自杀后,悲愤的狄克森-

那种快意恩仇,睚眦必报的感觉,是赋予了狄克森的人性一面,使人产生了一种错觉,并不认为他这么做有什么错误。站在他的立场上(还要加上在这个BGM里我是无敌的)他当时这么做是对警长最好的回报。回头想想,这一幕到底是恶的表现还是隐藏着善,已经是善恶难辨了。

与之对应的,还有警长死后,一个陌生人(即后来的嫌犯)突然闯入到米尔德里德的店中,说了一段让人揣测不以的话。

“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或许我是威洛比的朋友,怎么样?”

“你是吗?”

“或许。”

“或许我是你女儿的朋友,怎么样?”

“你是吗?”

“或许,我是她死的时候上她的那个人,怎么样?”

“你是吗?”

“不,不过我也想那么做。我在报纸上看到了她的照片。”

-嫌犯与女主的诡异的对话-

从嫌犯在酒吧和他朋友吹牛逼的谈话中,让人不假揣测他就是那个凶手,可是一方面警察那边有不在场证明,另一方面他也说过“不,不过我也想那么做,”有可能他真的只是吹嘘自己而已。问题是这种时刻如何看待善恶。善是你所全知道的吗?恶是你所看到的吗?善恶就在无人知晓的地方悄悄流淌,如同天上的星星,天气好,你看到了,那是你的幸运,仅此而已。

五、《The Night They Drove Old Dixie Down

这段配乐出现在影片的倒数三十分钟左右,狄克森在酒吧喝酒时,正好听到了邻桌的人正在和别人说自己奸杀一个女子的经历,和安吉拉的案子完全吻合。正是对应了前面警长所说的“有些案子,你一刻不停地去追查,然后五年过去了,人们听到某个人在酒吧或监狱里吹嘘那件事,整个案子就愚蠢地被解决了。”狄克森善的一面彻底觉醒,他细心地记下了那人的车牌号,并故意挑衅对方,留下许多对方的DNA

-狄克森智取DNA-

在这段音乐里的歌词出现了sixty-five”“ Old Dixie Down”“ Robert E. Lee”。那正是1865年,南北战争结束,美国国内走向和平的时候,曲子中洋溢着一种绝处逢生后意气奋发地想做出一番事业的气息,我们看到了狄克森不再是那个暴躁、蛮横的混子警察,而是一个运筹帷幄的警探。

 

诚然,如果仅仅从配乐中去解释电影的情节有些以偏概全,在这里,我是想提供解释电影场景的另一个角度。电影中也存在那种静静流淌着的暗涌,不露声色。例如要去烧警局的前夕,憔悴的米尔德里德在床边用两只拖鞋人格分裂地进行对话,最后扮演结束,直接来了一句“操。”

又比如在警长写给米尔德里德的信中道出:广告牌与自己的死无关,还特意付了下个月广告牌的租赁费,目的就是将舆论的压力推向她,以此来发泄自己那小小的愤怒。其实片中并不止是大非的愤怒,因小小的愤怒而带来的黑色幽默很多,随意举个例子,米尔德里德为了报复儿子的不听话,轻轻地将饼干拌牛奶的碎片撒到儿子脸上。两人随之一笑泯恩仇。这样的段落,让人不得不感叹,这部电影不仅是全片的主题发人深省,又把细节处置得细腻有趣。

-亲妈教训儿子-

三块广告牌所带来的愤怒,以及愤怒招惹的愤怒,亦或是三块广告牌本身,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那么“酒”以外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是像广告牌那样矗立着的社会问题,家暴、性侵、体制内的人、体制外的人、同性恋、黑人等。这块牌子,既有人拼命地立在那里,也有人在努力着去焚毁。但是牌子的耸立让人们记住了这件事情,只要发生过,历史都会记有记录。但也曾有人说过“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从不吸取历史教训。”

 

*谢谢辛苦看完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此生游乐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