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度嫌疑人》,日本著名导演枝裕和作品,由著名演员福山雅治、役所广司主演,该片讲述了精英律师重盛为30年前就有前科的杀人犯辩护,做好败诉的心理准备后,他却在与当事人接触过程中发现他动机不足,怀疑他不是真凶的一个故事。

该片曾提名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影片,后又一举拿下有“日本奥斯卡”之称的第41届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女配角、最佳编剧、最佳剪辑等六项大奖。

那么这部烧脑悬疑片到底讲了一个什么样的犯罪故事,到底谁在说谎,谁才是真凶,今天我们就来看一下。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e73f9f00-327c-11e8-b4ef-63ded20d8099.jpg

开篇,嫌疑人三隅在河边杀了人,并烧毁了尸体,从这一镜头看三隅肯定是杀人犯了,可是接下来的一系列事却让人大跌眼镜。

为三隅辩护的律师叫重盛,是三十年前为三隅辩护律师的儿子,因为他父亲的辩护自己得以减刑,而如今自己再次犯罪,又碰到了他的儿子,为他辩护,争取减刑。重盛一直忙于工作,并且离了婚,因为无暇照顾自己的女儿,女儿便经常在外惹事,变得异常孤傲。

在第一次重盛和三隅的对话中,三隅确认无疑地承认了自己就是杀人犯,因为赌博欠下高利贷,就想到了图财害命杀了曾经照顾自己的社长。在陈述道,说是喝了酒一时冲动而起杀意,而在重盛同伴的之前询问中却说杀人想法是由来已久的,并且三隅并没有希望减刑的意思,从这时起三隅对这次案件的想法就不同以往了,不单单是杀人犯罪乞求辩护这么简单了。

经过第一次聊天,重盛团队判定这是一起抢劫杀人案,三隅肯定是要被判死刑的,所以他们努力的方向就是将死刑改为无期。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e7406250-327c-11e8-b4ef-63ded20d8099.jpg

然后,重盛团队就展开了调查。

首先到了凶杀现场碰到了被杀社长的女儿,看到了十字架形状的尸迹。

然后查看监控录像,到法院查看证物,想推翻抢劫杀人这一判定,改为杀人和偷盗,可是三隅早已坦白了自己杀人的事实,这为重盛的调查取证辩护增加了难度。

然后重盛又到了被杀社长的家,听着社长妻子的诉苦。

而他的同伴寻着仇杀这一方向展开了调查,也并未有所发现。

重盛团队一直寻思着通过哪个方向的辩护才能减轻刑罚,因为这是他们的职责,不关乎包庇罪犯与否。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e7408960-327c-11e8-b4ef-63ded20d8099.jpg

然后,案件有了新情况。

杂志上刊登了社长妻子因为保险金而委托三隅杀害社长这一报道,这也被三隅所承认,一下子就推翻了之前的设定。

重盛团队利用这又开始朝合谋杀人这一方向争取,将社长夫人作为主谋,为三隅作辩护,但是证据有限,检察官们认为这不足以证明一切。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e7408961-327c-11e8-b4ef-63ded20d8099.jpg

后来重盛团队又到了北海道调查,三隅三十年前的杀人案,说是在审讯过程中,一遍遍的改证词,变成仇杀,减轻罪罚,在这里第一次出现了容器一词,寓意可以随意添加。

像重盛一样,三隅也是无暇照顾女儿的,因为犯罪的缘故,所以对女儿很是内疚,三隅的女儿也是痛恨父亲,希望父亲早点死,因为她所背负的是父亲的罪名,在一个小镇该怎么生存。

重盛从北海道回来后,又去见了三隅。

三隅说道:有种人被杀是活该,世界上没有被生下来才好的人,命运都是被掌控着。

后来,重盛也似乎明白了:有些和人的意志无关,命运都被挑选着,不许经过本人的同意,人就这么被生下来了,然后不明不白地被夺走生命。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e7408962-327c-11e8-b4ef-63ded20d8099.jpg

由于保险金的事,社长的妻子一直被记者骚扰,有一晚上,在和女儿的对话中又道出了一个惊天秘密。

委托杀人套取保险金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给三隅的钱是为了堵住食物伪造的秘密,后来重盛在和三隅对话中,三隅也承认了这一事实,社长妻子,一月一次,食品伪造,将不明出处的小麦粉,偷偷运进来,然后用很低的价格偷换。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e7408963-327c-11e8-b4ef-63ded20d8099.jpg

重盛又一次去见了三隅,三隅反问:偷盗、保险金,这些重盛也是半信半疑,但是为了打赢官司,却这样做,不去考虑真相吗?

三隅继续说道:自己的父亲、母亲、妻子,没做什么错事却遭到不幸而死去,但是我却还活在这世上,与他们的意志无关,生命被挑选着,毫不讲理的。给原来法官寄明信片,也不过是因为羡慕他,他能够自由地操控他人的生命。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e740b070-327c-11e8-b4ef-63ded20d8099.jpg

经过第一次审判之后,社长女儿也开始参与了进来。

社长女儿为了救三隅,竟然编造了从被父亲强暴这一谎言。也许是为了惩罚母亲,不想像母亲那样,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做着的那些肮脏的事。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e740b071-327c-11e8-b4ef-63ded20d8099.jpg

但是万万没想到,三隅又一次改了供词,说自己没有杀社长,承认杀社长是由于警察、检察官、律师都说,只要承认杀人就不会被判死刑,而他呢,也不想待在工厂里靠封口费活着,所以就承认了。

这使得审判陷入僵局,检察官、法官、律师商量之后就继续审判,因为事到如今从头开始也不会改变结论,虽然立场不同,但是大家都坐在同一艘叫做司法的船上,最后宣判:三隅仍然被判死刑,法官否定了一个个证据。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e740b072-327c-11e8-b4ef-63ded20d8099.jpg

这部影片看似是一个犯罪悬疑片,但完全却不同于以往的悬疑片,整部影片的重点不在于犯罪事实的本身,而在于通过犯罪这一事实,去拷问着参与这件事的所有人,正如社长女儿的一段话一样,这里的每个人都在说谎,这里的每个人都不说实话。

而三隅不过一个容器,旁人都在盲人摸象,都站在各自的立场去随意猜测,所有的判定不过一厢情愿,律师为了委托人而辩护,法官、检察官为了司法而审判,其他人呢,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扭曲、掩盖事实。

这是对人性与体制的控诉,而影片中两次出现的十字架形状,更是对生命的控诉,有些事情不是由人的意志所能决定的,正如人的出生以及死亡,而三隅呢,通过一次次的否定,不仅仅是让自己看到真相,更是让周边的人去看清事实,所谓的制裁与拯救,不过是每个人自己的一厢情愿,也许三隅想成为的不过是被自己放走的那只金丝雀,不受制裁,自由自在。而重盛呢,或许也明白了,自己也是个制裁者,更是个被制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