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韩国电影市场,斯皮尔伯格正在遭遇一个预料之外的对手。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c4ea6d0-37f2-11e8-b4ef-63ded20d8099.jpg

一部没有大牌明星、伪纪录片形式的韩国恐怖新片《昆池岩》打败了口碑大热的斯皮尔伯格新片《头号玩家》,该片不仅是韩国近十年来最快突破百万观影人次的本土恐怖片,同时刷新了历届恐怖电影史上最高的单日票房记录,也被称作是十年来韩国最恐怖的恐怖电影。而在此之前,韩国恐怖片几乎已经低迷了近十年。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c4f9130-37f2-11e8-b4ef-63ded20d8099.jpg

而好莱坞恐怖片却春光正盛,2017年好莱坞最风光、投资回报率最高的类型片是什么?并不是漫威和DC争得头破血流的超级英雄片,而是恐怖片。

仅仅在2017年里,好莱坞就打造出《小丑回魂》、《逃出绝命镇》、《安娜贝尔2:诞生》、《分裂》等多部热门恐怖片。

但在亚洲,已经多久没有出现新的恐怖片爆款了?如果以《午夜凶铃》出现的1998年作为亚洲恐怖片崛起的“元年”,那么当时间抵达2018年,在这20年里,恐怖片这种小成本类型片已经完成了从西风东渐到西风压倒东风的剧情转折。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c4fb840-37f2-11e8-b4ef-63ded20d8099.jpg

而当恐怖片重新成为好莱坞的好生意,亚洲恐怖片却依然陷在泥潭里无法动弹。

在日本,当年制作《午夜凶铃》的日本公司已经倒闭,在韩国,虽然2016年的韩国恐怖片《哭声》终于打破了《蔷花,红莲》312万名观众的票房纪录,但这部影片的成功却不仅是恐怖片的胜利,而韩国影坛已经多年没有打造出真正意义上的恐怖片爆款。再加上港产恐怖片已经是势微多年,亚洲恐怖片仅剩泰国一隅。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c4fdf50-37f2-11e8-b4ef-63ded20d8099.jpg

为什么当亚洲恐怖电影颓势尽显,欧美恐怖片却再风生水起?《昆池岩》又为什么能为韩国乃至亚洲恐怖片争回一口气?

《昆池岩》的恐怖票房神话:“爆米花雨”效应

《昆池岩》正在韩国创造出一个新的观影名词:爆米花雨,主要指观众因为过度惊吓,将手中的爆米花从天空洒落的盛景。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c4fdf51-37f2-11e8-b4ef-63ded20d8099.jpg

《昆池岩》自3月28日上映后已经连续占据单日票房榜首位。与之同日上映的引进科幻大片《头号玩家》和张东健领衔的犯罪惊悚该片《七年之夜》也只能甘拜下风。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c4fdf52-37f2-11e8-b4ef-63ded20d8099.jpg

《昆池岩》由《恐怖故事》导演郑范值执导,主打韩国恐怖电影中前所未有的“体验式恐怖“,讲述了全部由新人出演的七个小伙伴一同进入CNN票选的世界七大恐怖屋之一“昆池岩精神病院”进行“网络直播”的故事。在2016年大热的tvN剧集《信号》中,这幢楼房同样作为一间废弃医院出现过。

《昆池岩》目前在NAVER的观众评分为7.87专家评分6.33。借助好口碑,该片目前累计观影人次已经逼近150万,超过70-80万人次赢利点近一倍。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c4fdf53-37f2-11e8-b4ef-63ded20d8099.jpg

同时该片还创下了韩国历年3月上映本土电影的首周最高票房成绩,上映5天突破百万人次的速度可谓今年最快,同时也刷新了近十年来上映的韩国恐怖电影突破百万人次的最快纪录。与引进恐怖片相比较,《昆池岩》突破百万人次的速度要快于拥有引进恐怖电影最高票房纪录的《招魂》(2013)(9天破百万人次,累计226万人次),与《逃出绝命镇》(5天破百万人次,累计213万人次)的速度相当。

韩国恐怖片能登上票房冠军的作品并不多见,上一回创下这纪录的已经是2007年上映,由黄正民所主演的《Black House》,而在2015年以驱魔为主题,由姜栋元、金伦奭所主演的《黑司祭们》虽然也曾登上冠军,但姜栋元曾在试映会上提到,《黑司祭们》的题材其实不是恐怖而是惊悚。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c500660-37f2-11e8-b4ef-63ded20d8099.jpg

从目前《昆池岩》呈现的黑马势头看,它很有机会打破《蔷花,红莲》在2003上映创造的314万人次的韩国恐怖电影票房纪录。

当然这部电影对韩国电影最大的意义还不止是票房,而是这部伪纪录恐怖片正在成为韩国的热门话题,许多人都表示被这部电影真的吓到了,在沉迷许久之后,韩国恐怖片终于创造出新的经典。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c500661-37f2-11e8-b4ef-63ded20d8099.jpg

亚洲恐怖片的恐怖时刻:日韩恐怖片成为明日黄花?

在此之前,日韩恐怖片已经整体低迷了近十年。

在日本,一个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午夜凶铃》制作公司OZ公司的倒闭,某种意义上,这也成为日本恐怖片由盛而衰最好的镜子。

1998年,由OZ公司制作、中田秀夫导演的《午夜凶铃》上映,在全球掀起巨大话题。一时间,披头散发、从电视机中爬出来的“贞子”形象成为亚洲恐怖片崛起的象征。整个系列是如此受欢迎,以至于连续拍摄了多部续集。

随后OZ公司又在2003年投资了《咒怨》系列电影,清水崇导演的这个系列再次风靡全球,并在贞子之后,再次为全球恐怖片贡献出恐慌小孩的经典形象。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c500662-37f2-11e8-b4ef-63ded20d8099.jpg

凭借这两个系列,OZ公司一度将日式恐怖片带进全球观众的视野,也令OZ公司2004年总收入曾高达8.49亿日元(约合4520万元人民币)。

但这也成为日本恐怖片和OZ公司新世纪以来最后的高潮。随后,由该公司制作的《怪谈》、《呼喊》、《预言》等恐怖片,虽然请来了松岛菜菜子、深田恭子、井上真央、黑木瞳等大明星出演,票房和口碑仍然不佳,导致公司资金日益恶化。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c500663-37f2-11e8-b4ef-63ded20d8099.jpg

到了2015年9月9日,这家曾代表日本恐怖片制作黄金时代的制作公司,接到法院发出的启动破产程序的通知,并宣告了日本恐怖片的巅峰到此终结。在此之后,曾经缔造日本恐怖片巅峰的中田秀夫、清水崇等导演虽然拍摄了《剧场灵》、《童使》等恐怖新作,但再也无法掀起新的波澜,口碑也跌入谷底,日本恐怖片,已经完全陷入沉寂。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c502d70-37f2-11e8-b4ef-63ded20d8099.jpg

曾一度接替日本亚洲恐怖片掌门人地位的韩国恐怖片情况也不佳。尽管曾凭借《笔仙》《女高怪谈》等掀起结合感官刺激和传统惊吓、将恐怖与社会热点相结合的亚洲恐怖片新风,但近些年韩国恐怖电影的票房口碑呈现持续低迷状态。影评人指出,近十年内几乎没有什么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韩国恐怖片,背后是韩国恐怖片的创作乏力。

在韩国媒体进行的恐怖片调查中,《罗密欧点》、《蔷花,红莲》、《女高怪谈》系列、《四人餐桌》、《鬼铃》等影片被认为是给人留下印象较深的韩国恐怖片,但最近五年间上映的作品却完全没有被观众提及。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c502d71-37f2-11e8-b4ef-63ded20d8099.jpg

而调查中观众们不喜欢韩国恐怖电影的理由则道出了近年韩国恐怖片的通病:吓人招数很老套,不再害怕,让人无法投入,还有幼稚、素材都看腻了等。

影评人指出,亚洲恐怖片曾形成日本、韩国和泰国的三足鼎立之势,但随着日本恐怖电影整体式微,曾经“辉煌”的韩国恐怖片风光难再,港产恐怖片也陷入了困境,现在恐怕只有泰国恐怖片还可以让影迷有所期待了。相比佳作爆款不断的好莱坞,亚洲恐怖片的黄金时代似乎已经远去。

风头正盛的好莱坞恐怖片:爆款频出与恐怖片电影宇宙

好莱坞恐怖片最新流行的新概念是:电影宇宙。

这看上去不仅是概念而已,而是一个正在日趋成型的事实,最成功的例子,就是好莱坞恐怖片领军人物温子仁打造的“招魂宇宙”。

2017年《招魂》宇宙的最新影片是《安娜贝尔2:诞生》。在此之前,以1977至1979年在英国恩菲尔德闹鬼事件为题材的《招魂》1、2先后在北美上映,并都取得了超过3亿美元的全球票房。2014年的《安娜贝尔》脱胎于《招魂》系列,这个以《招魂》系列配角衍生的新系列再次成为北美影坛的香饽饽,《安娜贝尔2》全球票房3.06亿美元,助攻“招魂宇宙”的全球总票房跨过12亿美元门槛。从投资回报率的角度看,这个恐怖片电影宇宙甚至比漫威宇宙更赚钱。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c505480-37f2-11e8-b4ef-63ded20d8099.jpg

但能抢超级英雄片风头的并不止是温子仁的恐怖片,华纳兄弟影业2017年出品了两部票房爆款电影,一部是风靡全球的超级英雄大片《神奇女侠》,另一个便是旗下新线影业推出的R级恐怖片《小丑回魂》。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c505481-37f2-11e8-b4ef-63ded20d8099.jpg

这部没有启用任何大牌主演,主要靠新人小演员扛戏份,充满对80年代怀旧情绪的电影,在14周的公映时间内,以3500万美金的投资收回了3.27亿美元本土票房,仅本土票房就接近成本价的20倍。最终电影不仅打破了多项票房纪录,也成为票房最好的史蒂芬·金小说改编电影。

厉害的也不仅仅是票房,相对于过往恐怖片的低口碑,这些最新的恐怖片爆款几乎都赢得了从烂番茄到IMDB的高评分。其中口碑最好的《逃出绝命镇》不仅在北美本土斩获1.75亿美金票房成绩,位居2017年北美票房榜第14名,更一举打入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并最终斩获了最佳原创剧本奖。这在几年前是好莱坞的恐怖片制作人想都不敢想的事,但最终这些比恐怖片情节更离奇的故事全部发生在了好莱坞。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c507b90-37f2-11e8-b4ef-63ded20d8099.jpg

变化似乎就发生在最近几年,由于自身成本低廉,恐怖电影一直是一个容易赚钱的题材。根据《纽约时报》对 2003-2012 年间本土票房超过 200 万的电影的统计,恐怖片本土票房平均为成本的六倍,投资回报仅次于纪录片题材排在第二。

但也有好莱坞票房分析师指出,恐怖片虽然好赚钱,却很难成为最赚钱的类型,因为恐怖类型本身具有一批成熟的核心受众,但也很难突破这些核心受众,纵观北美影史,至今只有13部R级恐怖片票房破亿,直到2017年恐怖片集体突破了过去的票房格局。

由于以《小丑回魂》为代表的恐怖电影在 2017 年票房收获颇丰,整个好莱坞都调高了对恐怖片的商业预期,恐怖电影网站 BloodyDisgusting.com 的联合创始人 Brad Misk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恐怖题材电影在 2017 的成功会让制片厂在 2018 年对这个题材更有信心。

从2018年的好莱坞片单来看,事实的确如此,而且与以往不同的是,好莱坞并没有大干快上,迅速制作出那些卖座恐怖片的续集投入市场,而是继续打造出《真心话大冒险》这些原创恐怖片,而将《小丑回魂2》这样几乎注定卖座的续集放到了2019年。

“当好莱坞都不再急功近利,而是为恐怖片开发制定了完整的计划,这只能说明一个事实:好莱坞恐怖片已经重新进入一个新的黄金时代。”影评人指出。

为什么《昆池岩》这么火:创新者“吓不死”

《昆池岩》凭什么火成这样?

一个原因是:从某种意义上说,东西方恐怖片的形势在20年之间完成了一次逆转。

在《午夜凶铃》、《咒怨》风靡全球的时代,重拍亚洲恐怖片一度成为好莱坞恐怖片的救命稻草。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擅长打心理战,营造出诡异氛围,让人细思恐极的日韩恐怖片一度让看腻了血肉横飞“重口味”的好莱坞恐怖片的北美观众眼前一亮,中田秀夫、清水崇等日本恐怖片高手都被好莱坞重金礼聘,请到好莱坞翻拍了自己的名作,而北美版的《午夜凶铃》、《咒怨》系列也都创造了不错的票房,并成为《惊声尖笑》系列恶搞喜剧调侃的对象。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c507b91-37f2-11e8-b4ef-63ded20d8099.jpg

但在此之后,当日韩恐怖片陷入吃老本的怪圈之中,好莱坞电影人却启动了一场恐怖片的类型再造。

2013年,善于拍摄小成本恐怖片的导演温子仁,率先启动了以复古的恐怖趣味以及扎实丰富的惊悚技法为代表的好莱坞恐怖片再造,并迅速在好莱坞开宗立派,完成了对西方恐怖元素与东方恐怖片技法的完美融合。

在他的另一部爆款《死寂》中,他又结合了《电锯惊魂》、《小岛惊魂》的恐怖手法,而类似主角身后飘过的影子则是日版《咒怨》的模式。正是这种恐怖片手法上的大胆创新,令他拍摄的恐怖片几乎每一部都赢得了不俗的票房和口碑。

而好莱坞恐怖片创新的大门一旦打开就再也关不上了。

除了东西融合,近年来《逃出绝命镇》、《忌日快乐》等卖座恐怖片,又实现了好莱坞恐怖片的类型融合。以《忌日快乐》为例,影片的女主人公会不断重复经历她被人谋杀的那一天。如同陷入一个死循环,直到她找到杀害她凶手的真正身份,这样的剧情显然来自好莱坞经典喜剧《土拨鼠日》。最终尖叫版的《土拨鼠之日》也成为好莱坞低成本恐怖片小兵立大功的典型代表。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c507b92-37f2-11e8-b4ef-63ded20d8099.jpg

好莱坞恐怖片甚至成为了好莱坞新生代导演的兵工厂,2013年温子仁从林诣彬手中接过《速度与激情7》导筒,从恐怖片专业户一跃晋升为一线当红炸子鸡。虽然拍摄中途遭遇了保罗沃克意外离世的惨痛打击,但最终《速激7》依然在全球豪取15亿美元,2018年他又执导了DC超级英雄大片《海王》,从业界传出的口碑来看,已经屡屡折戟的DC将极有可能凭借《海王》扳回一城。

无独有偶,拍摄过2017年恐怖片爆款《关灯以后》与《安娜贝尔2》的导演大卫·F·桑德伯格,下一部导演作品将是为DC与新线联合推出的超级英雄喜剧《沙赞》。

为什么恐怖片导演一夜之间成为好莱坞的当红炸子鸡? 《逃出绝命镇》制作公司的创始人兼CEOJason Blum或许说出了真相:“好莱坞恐怖片接连成功源自低成本电影拥有可以冒险的特权,当你把成本降下来,就能自由尝试新的方式去拍摄电影。”而这些大胆创新的新生代导演,也就顺理成章进入好莱坞视野,为日益套路的超级英雄电影注入新创意,而当他们投身更大成本的制作,又会有其他有创意的电影人被招纳进好莱坞的恐怖片体系,并继续为好莱坞恐怖片注入源源不断的创意。

有影评人认为,当恐怖片成为一个赚钱的买卖,更高的预算,更大牌的电影人,也在创造出好莱坞恐怖片更多的类型变奏与创新,例如《绿魔》这样的科幻恐怖类型。而这又将进一步延续好莱坞恐怖片的生命力。

相比之下,经过十来年的发展,日韩恐怖的套路也不过来来去去那几款,观众已经厌倦了。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1c507b93-37f2-11e8-b4ef-63ded20d8099.jpg

而那些依然保持着票房号召力的亚洲恐怖片,则往往选择了另辟蹊径。例如泰国恐怖片擅长与其他类型片元素相结合,并突显泰国特有的风俗民情、宗教文化,从而完成了泰国恐怖片叙事和吓人手法上的探索。

而2016年由罗宏镇执导的韩国韩国恐怖片《哭声》之所以取得票房突破,也是因为影片被打造成一部突破传统的烧脑型恐怖片。

在这场东西方恐怖的惊吓轮回中,终究还是创新决定了恐怖片的兴衰命运。而亚洲恐怖片要找回失落的城池,也唯有找到吓人的新花样,毕竟这些恐怖片的目标观众都是被东西方恐怖片“吓大”的,他们需要新的未知的恐惧,比如创造出本土体验式恐怖的《昆池岩》。

有空的时候,我们聊聊娱乐圈。我的微信公众号:damov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