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节档电影市场的硝烟刚刚散去不久,《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等电影以前所未有的气势冲击中国电影市场的票房纪录和票房,可谓风光一时无两。

与之相反,《祖宗十九代》等小成本商业电影却黯然失色,草草收场。那么,像《祖宗十九代》等小成本商业电影真的是仅仅因为电影质量的原因才导致失利的吗?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e5e9fe90-3ad6-11e8-b4ef-63ded20d8099.jpg

其实,电影市场在不知不觉中给中国电影进行了分类:一类是《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捉妖记2》等超级大片,另一类是除了这三部电影以外的电影。这一分法难免有不妥和太绝对之处,但却大概指出了当下电影市场的现状。

当前,电影市场日益成为资本力量博弈的修罗场,那些票房高企的电影无一不是资本运作高度商业化和资源高度集中的结晶。而像《祖宗十九代》这样带有浓厚的小作坊气息跨界电影,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早已错过了当下电影市场的发展步伐。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e5ea25a0-3ad6-11e8-b4ef-63ded20d8099.jpg

2015年前后,大鹏跨界拍摄的《煎饼侠》和开心麻花跨界作品《夏洛特烦恼》等小成本商业电影的大获成功,使得跨界拍电影成为当时的一股潮流。

一时间,电影市场上出现了大批跨界电影作品,这其中虽然不乏精品,但大部分良莠不齐,泡沫相当严重。一方面既与这些电影制作跟风严重,投机行为有关;另一方面,也与缺少专业的电影制作思路和团队有关。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e5ea4cb0-3ad6-11e8-b4ef-63ded20d8099.jpg

因此,小成本商业电影要想获得成功,不仅需要不停地修炼内功,不断地提高自身电影修养,还要不断地主动适应电影市场变化,走工业化标准化的电影制作道路。我们在大鹏和开心麻花团队近几年来电影作品的发展变化上明显地感受到这一点。

大鹏自《煎饼侠》之后,又导演了《父子雄兵》、《缝纫机乐队》等作品,开心麻花制作了《驴得水》、《羞羞的铁拳》等作品。

我们看到,大鹏、开心麻花们在取得成功之后,便不断地调整自己的制作方式和拍摄思路,让自己的团队尽快摆脱作坊式的制作模式。

《缝纫机乐队》、《羞羞的铁拳》等都选择了光线、万达、猫眼等专业化的集制作、宣发为一体的专业化公司合作,迅速摆脱早期作坊式的电影制作方式。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e5ea4cb1-3ad6-11e8-b4ef-63ded20d8099.jpg

相比较而言,以《祖宗十九代》为例,这部电影的出品公司选择了北京一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该公司出品过《相声大电影之我要幸福》,另一个出品方是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这两个出品方既没有强大的电影制作能力也没有专业化的宣发能力和渠道资源。

《祖宗十九代》更像一部郭德纲人脉资源整合的大展示,可以说这部电影还未上映就已经注定失败的命运。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e5ea4cb2-3ad6-11e8-b4ef-63ded20d8099.jpg

今年电影市场大获成功,除了账面上漂亮的票房数据和纪录外,更深层次的影响是对中国电影市场的商业化运作谋划了方向。

一是创作团队上,专业化越来越成为电影成败的关键。电影毕竟是一个低门槛高标准的产业,无论参与到电影市场的人有多少,占据头部的也仅仅只有那些真正深谙电影制作规律和深刻理解电影市场的一小部分人,提供高质量的内容成为电影成败的关键。

二是制作方式上,标准化、工业化的制作方式是发展的主流趋势。今年饱受好评的《红海行动》,其专业化的电影制作方式必定会深刻的影响中国电影市场。

三是占据渠道资源的发行公司运用其强大的宣发能力对票房高低的影响越来越大。今年《捉妖记2》强大的宣发团队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更新了我们对电影宣发的理解。

另外,无论是猫眼还是淘票票,这些资本加持下的售票平台,通过自身闭环的渠道优势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左右观众观影的选择。

中国电影市场在不断地进化,尤其是在制作和宣发方式上尤其明显。如果我们还用手工业时代的思维来制作电影,失败便是 不可避免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