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7f2b6100-5cb7-11e8-abcd-b3b7b3fcc260.jpg

电影有一种高级看法叫拉片

简单说来就是胶片时代的电影工作者逐格分析镜头的一种欣赏形式。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7f2c9980-5cb7-11e8-abcd-b3b7b3fcc260.jpg

如外科医生解剖人体,翻拨翻拨表皮下的脏器。

亦如科学家拿显微镜观赏一滴水,从透明里看到生命的宇宙。

电影学者便是逐镜头地分析,拆整为零,回归到细胞层面去欣赏一部作品。

当然不是每一部影片都值得如此细致地剖析,黑名单在此不表,但有一部片子一定要提一下——

《细细的红线》

泰伦斯·马利克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7f2ce7a0-5cb7-11e8-abcd-b3b7b3fcc260.jpg

获第49届柏林电影节金熊奖(1999)

这部影片和斯皮尔伯格的《拯救大斌瑞恩》同年问世,亦角逐了同一届奥斯卡的争夺。

结果你已经知道,《大兵》成了最大赢家。

不过,还是那句话,谁拿奖和真正的胜负其实没有关系。

二十年来越来越多人相信《细红线》才是真正的赢家,时间才是淘洗出旷世之作的唯一评审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7f2ce7a1-5cb7-11e8-abcd-b3b7b3fcc260.jpg

制作精良,观点深刻,使我们选中了这部影片作为本期拉片课的对象。

《细红线》不是一部战争类型片。

它没有过多地着墨于战争的对错、人性的美丑,反而去讨论一个自然人的主观意识问题。

用时髦的话来讲,就是超纲了。

我们大可不必将它限制在战争片的框框里来分析,战争不过是给泰神真正想表达的哲学命题一个还原的背景,舞台幕布罢了。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7f2ce7a2-5cb7-11e8-abcd-b3b7b3fcc260.jpg

它有效,因为人在不断地死去,戏剧冲突能够快节奏地一个接着一个

历史为战争进行了背书,能够简单地树立矛盾双方。

在凡人的眼里战争总是纠葛于人类内部的矛盾,中国人和日本人,美国人和苏联人,轴心国和同盟国……

泰伦斯·马利克却提出一个新的概念,他引入了战争的第三方(注意,不是多边作战)——自然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7f2d0eb0-5cb7-11e8-abcd-b3b7b3fcc260.jpg

枪炮炸裂,一只雏鸟刚刚诞生。

丛林进攻,头顶上挂着一条四脚蛇仿佛在看士兵们演滑稽戏。

进攻间歇,一株含羞草引发了士兵的好奇心。

夜幕降临,野狗啃食着死者的尸体。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7f2d0eb1-5cb7-11e8-abcd-b3b7b3fcc260.jpg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7f2d35c0-5cb7-11e8-abcd-b3b7b3fcc260.jpg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7f2d35c1-5cb7-11e8-abcd-b3b7b3fcc260.jpg

影片就在这些反复提示中将自然埋设为一个重要的角色,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参与着这场战役。

而他也有自己的战役。

影片第一组镜头展示了丛林的一角。

一条凶煞的鳄鱼把身躯掩进水中,等待着饥渴的猎物送货上门。

一棵庞大的榕树伸出枝蔓盘居住所及之处的其他树木,箍紧它,汲取它的养分,化成自己的一部分。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7f2d35c2-5cb7-11e8-abcd-b3b7b3fcc260.jpg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7f2d35c3-5cb7-11e8-abcd-b3b7b3fcc260.jpg

岂止人类,天地万物皆有自己的战斗。

有的竞争者生来自备盔甲、尖爪獠牙,以侵犯和杀戮作为生的目的。

有的则生来就是被吃的命运,只得靠繁殖来“延续”生命。

泰神发问:是谁规定的谁吃谁?

上帝吗?

如果上帝真的存在着,又何忍心对杀戮无动于衷?

他的答案是不,没有上帝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7f2d35c4-5cb7-11e8-abcd-b3b7b3fcc260.jpg

泰神在走向电影界的神坛之前,曾长年学习哲学。

过程中接触到海德格尔的存在主义学说,大为震撼,从此成为了海德格尔的头号粉丝。

而存在主义中的一个观点就是,没有上帝。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7f2d35c5-5cb7-11e8-abcd-b3b7b3fcc260.jpg

战斗前夜,长官在独自祈祷,希冀天神显灵,能够平安地送回他手下的士兵。

战争残酷,兄弟们有去无回,祈祷时他是虔诚的。

奏效吗?显然不。

我们甚至可以想象对面日本兵营里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长官做着完全相同的祷告。

上帝应该庇护谁,又唾弃谁呢?

不用去思考。因为存在主义的逻辑里,上帝并不存在。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7f2d5cd0-5cb7-11e8-abcd-b3b7b3fcc260.jpg

人类的行为是个体的主观选择,没有神明操纵我们的意志,为我们铺设道路。

泰神要我们清晰地意识到人终将一死,却可以向死而生

这是生命意义上的倒计时法。

再次提到“战争”这块幕布。

在战争的背景之下,泰神能够有效地利用非常短的故事时间展现人物面临死亡前选择生的方式,这就是“向死而生”;

也可以尽可能多地去表现不同人“生的方法”,这就是影片不单一地表现一个人,而是采用群像表现的原因。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7f2d5cd1-5cb7-11e8-abcd-b3b7b3fcc260.jpg

举个例子,伍迪·哈里森饰演的凯克军士因为一个失误把引燃的手榴弹留在了自己手里。

他没有飞也似地逃亡,而是一个反扑将死神压在自己身下。

面对突如其来的死亡,他在生的时刻做出了英勇的决断,最后被炸成一团稀泥,战友却得以保全生命。

这就是向死而生。

不单指死亡来临前的伟大,也是在死之前如何活好自己的一生。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7f2d5cd2-5cb7-11e8-abcd-b3b7b3fcc260.jpg

片中最震撼的一场死亡属于詹姆斯·卡维泽饰演的列兵维特。

影片开头他是一届逃兵,在大西洋的一座小岛上和当地土著其乐融融地过着田园牧歌式的生活。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7f2d5cd3-5cb7-11e8-abcd-b3b7b3fcc260.jpg

被抓回战场后他渐渐展现出出色的军事能力,甚至主动请缨挺进最危险的地区,为任务的成功执行立下汗马功劳。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7f2d5cd4-5cb7-11e8-abcd-b3b7b3fcc260.jpg

片名“细细的红线”引自美国中西部的一句俚语——“在理智与疯狂之间,只有一道细细的红线”,这也是本片的题眼。

理智与疯狂,是用来形容人的两个词语。

从“保命”为上的角度来看凯克和维特,或许他们是疯狂的。

而我们也可以用理智来解释他们的行为:若未曾“疯狂”地战斗,又怎么能平凡地死去?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7f2d83e0-5cb7-11e8-abcd-b3b7b3fcc260.jpg

人的一生当如烟花,终有陨落,但必须曾经绽放过。

让我们向死而生。

http://resource.jingkan.net/imgs/7f2daaf0-5cb7-11e8-abcd-b3b7b3fcc26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