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沐渔

上周《幻乐之城》迎来郑伊健经典再现继续逐梦电影、郭采洁守护战火中的凄美爱情、张天爱探寻时间的本义、周一围拿掉面具诠释人生疑惑……唱演人们继续在这一方舞台演绎着不同的人生故事,导演们不断将一次次天马行空的想法变成作品。

回顾节目开播之初,整个电视行业都对《幻乐之城》这一全新艺术形式翘首以盼,但与此同时也有观众从节目最终呈现角度进行评论:节目组给自己设置那么高的难度其实没必要,一镜到底还是后期剪辑,现场配乐还是伴奏合成,真唱还是假唱,对于最终呈现的节目效果而言并无影响,我们只看结果,这些高难度不过是电视制作人的自我狂欢。

//resource.jingkan.net/imgs/f243e0f0-b4c2-11e8-9ca1-05b022bcad97.jpg

如今《幻乐之城》已经走过了七期,来到节目的后半程,无论是观众还是业内人士对这样一档被誉为“中国电视新物种”的节目认知都进入了更深刻、更全面的阶段。《幻乐之城》被赋予如此之高的期待,其为国内综艺行业带来的革新岂止一句“高难度不重要,观众只看效果”能湮没的?

规则不是镣铐,高难度不是桎梏,而是创造与提升

《幻乐之城》每期由4位唱演人搭档新人导演完成8分钟的“幻乐之作”,作品最终以一气呵成、不NG、无剪辑的直播方式呈现给观影人。节目播出以来,在揽获大量高知观众密切关注的同时,更磨砺了一支国内领先的电视制作团队,承载了推动国内综艺节目制作升级的使命。

在有限的时间、有限的空间、有限的资源下,如何绞尽脑汁去实现一个作品,是这档节目最大的看点。观众也许不明白追求无剪辑不NG的难度意义所在,认为这与录播+后期最终的呈现效果并无区别,甚至是在“作茧自缚”。但真正深入节目之后,才会发现:这些限制不是束缚内容生产者的枷锁,而是激发想象力、创造力的源泉。

//resource.jingkan.net/imgs/f2440800-b4c2-11e8-9ca1-05b022bcad97.jpg

郑伊健《追风》

面对内容同质化严重,创新日益枯竭的当下,创造力的培养、内容制作的升级对于中国电视产业而言迫在眉睫。在《幻乐之城》中,我们可以看到导演们动用各种奇思妙想,有序调度了一整支训练有素的团队,去实现一个个天马行空的想法,这对整个电视工业的内容生产而言是一种考验,也是一种推动。

如在空间设计方面,唱演人娄艺潇与导演陈映之在作品《好想他》中打破空间限制,以一部旋转电梯链接起面试间、排练室、售票处等多个转换场景;唱演人窦靖童与导演麦子在作品《幻月》中以洗衣机机筒作为光影迷离的时间隧道,不断重复游戏的起点、终点;唱演人佟大为与导演张末在作品《这一碗面》中,夫妻两人不同时期的不同场景最终构成了一个圆形的时钟,揭示了时间流逝珍惜眼前人这一简单而深刻的人生哲理……这些惊喜在《幻乐之城》中还在不断上演。

//resource.jingkan.net/imgs/f2440801-b4c2-11e8-9ca1-05b022bcad97.jpg

佟大为《这一碗面》

在激发创造力的同时,《幻乐之城》一气呵成的8分钟里,不能出现任何失误,制景道具如何搭建、演员如何走位、摄影灯光如何配合、机位如何调度等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每一个“幻乐之作”的背后都凝聚着一个团队精诚协作的心血,这对整个制作团队而言即是磨砺也是提升。唱演人俞灏明录制完后接受媒体采访时便表示:“对于唱演人、导演、幕后团队来说,每分每秒我们都要卡时间,要走调度,在过程中需要兼顾很多东西,这在我们平常拍戏,或者上台表演、唱歌中,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幻乐之城》监制洪涛在接受【同相】采访时表示:“我们在行业里面不仅贡献了一个新的题材、一个新的物种,它对我们自己内部人的一个磨炼更有价值,通过这个项目的经验积累、团队打磨,让我们今后有信心去调度一个更大题材的节目。”可见,《幻乐之城》的种种规则限制,对于今后电视节目制作的提升实则大有裨益。

电视表达、电影制作、音乐故事,全行业的一次融合创新

《幻乐之城》在为电视节目内容生产带来革新的同时,更为演艺、音乐、电影等多个行业注入了一股新鲜血液,其对新生代艺人的塑造、对音乐行业的突破、对年轻多元导演的挖掘等都正在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

//resource.jingkan.net/imgs/f2442f10-b4c2-11e8-9ca1-05b022bcad97.jpg

A-Lin《无人知晓的我》

在节目中,每期邀请的艺人都会从各个维度进行平衡,其中既有雷佳、萧敬腾、周笔畅、A-Lin等专业唱将;任素汐、娄艺潇、宋茜等多栖艺人;马思纯、王雷、佟大为等实力演员;亦不乏易烊千玺、沈月、新F4、宋祖儿、侯明昊等演艺圈新生。通过风格多元类型丰富的唱演人,满足不同观众各个层面的不同需求,亦给到新人更多展示自己的舞台。

《幻乐之城》除了对聚光灯下艺人的塑造,对许多默默无闻年轻导演的关注同样值得重视。据悉,《幻乐之城》在制作过程中,参与人员达700人左右,其中,电视人员仅占到了两三百,而电影团队则有近400人。

//resource.jingkan.net/imgs/f2442f11-b4c2-11e8-9ca1-05b022bcad97.jpg

尹正《X先生的梦》

播出至今,许多才华横溢的新人导演在《幻乐之城》中大放异彩,如陆可与尹正合作的《X先生的梦》致敬港片,在短短8分钟内融入了众多经典桥段;麦子与窦靖童合作的《幻月》细腻、敏锐,极具个性化色彩;刘颂与周笔畅合作的《充满浓雾的白色房间》大胆采用色彩和光线叙事,意识流特征明显;辛爽与任素汐合作的《时光机》、与萧敬腾合作的《我》,一个感人至深一个发人深省……这些导演在《幻乐之城》从幕后走到台前,受到更多观众与市场的认可。

当被问及节目中选择导演的标准时,《幻乐之城》总导演安德胜向【同相】介绍道:“我们节目大部分导演是新生代导演,希望通过这个节目,能够为未来电影市场挖掘一些新的力量,其中有电影导演、MV导演、摄影导演、明星导演等等,每期都会考虑不同导演的属性,剧情类、视觉类、平面类等等不同的方向。”

//resource.jingkan.net/imgs/f2442f12-b4c2-11e8-9ca1-05b022bcad97.jpg

《幻乐之城》总导演安德胜

可见,《幻乐之城》除了带给观众源源不断的创新性内容,还有这些精彩内容背后的创造者,在年轻艺人备受争议、音乐节目资源枯竭、新人导演青黄不接的行业现状下,《幻乐之城》以电视形式、电影制作、音乐故事链接起各个版块,激发出每个行业更多创造与突破。

正如总导演安德胜眼中的《幻乐之城》那样:“从电视角度来说,它是一个完整的棚综录制,而从电影角度来说,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作品诞生的过程。它涵盖整个电影编剧、美术、置景等等这一系列的全套体系,把电视和电影两者完整的联系在了一起。”《幻乐之城》不将自己局限在电视节目这一狭窄的空间里,融合了电视、电影、音乐的它,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新物种”。

改变业态、升级创造,湖南卫视再掀变革之风

从1983年的春晚伊始,国内电视综艺三十多年以来,经历了《快乐大本营》引发的“综艺变革”,走过了《超级女声》开创的选秀时代,见证了《歌手》引领的精品极致化打造。如今,国内电视综艺又来到了发展的关键时刻,面对内容同质、创新瓶颈、人才匮乏以及网综日渐崛起的严峻市场环境,国产电视综艺急需迎来新一轮的变革。

//resource.jingkan.net/imgs/f2442f13-b4c2-11e8-9ca1-05b022bcad97.jpg

《快乐大本营》《超级女声》《歌手》等节目之所以能够成为中国电视综艺史上里程碑式的代表作,在于它们的缔造者——湖南卫视,多年以来湖南卫视凭借自身的创新基因、电视湘军精神一直屹立在国内电视综艺的金字塔顶端,成为不断开创电视综艺新纪元的先行者。

现下,国产电视综艺急需提升自身的创新能力,改变内容生产逻辑,关注和培养更多内容制作人才。而这些在“中国电视新物种”《幻乐之城》中都得到了试炼,定位“大型音乐创演秀”的《幻乐之城》在世界范围里内都是绝无仅有的,也是湖南卫视敢于走出安全区的一次开创性变革。

相比其他电视台的综艺节目主要是由外部社会公司承制,湖南卫视组建的强大节目制作团队在业内形成了源源不断的优质内容产出能力,这一点从去年十大网综节目中有八成出自电视湘军之手便可见一斑。今年年初,湖南卫视进一步优化制作团队运营体系,推出一线团队工作室制度,并为7大工作室正式授牌。

//resource.jingkan.net/imgs/f2445620-b4c2-11e8-9ca1-05b022bcad97.jpg

《幻乐之城》幻乐空间

可见,在目前国内的电视工业体系之中,湖南卫视节目制作团队无论是创新还是运营理念,都始终遥遥领先。在《幻乐之城》监制洪涛看来:“在《幻乐之城》中,每一个秀,都需要把机器、音效、灯光、美术等做到帧秒不差,所有人细腻到细致的一个配合,相当于是在造一个巨大的宫殿,要同时兼顾每一个小细节。”每个秀都是一个体系化工程,纵观国内整个综艺生态也只有湖南卫视如此强大的制作团队才能担此重任。

《幻乐之城》在固定时间、固定空间、不剪辑不NG上不断设置规则关卡,犹如湖南卫视对自身节目制作团队的一次“阅兵”。作为湖南卫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节目,检验团队配合,挖掘新生人才,激发制作创新,并有望在这一过程中改变业态、升级创造,这是《幻乐之城》对整个综艺行业的最大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