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弗罗斯特在《The Road Not Taken》中说,

 

“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我将轻声叹息将往事回顾: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苍茫天地间,何去何从,我们选择走哪一条路,人生就会往哪个方向拐,在路上的我们无法反抗,带着宿命的苍凉。

 

电影《未择之路》,围绕“我不是坏怂”,开启了一段在路上的故事。


影片开篇,是一条路、一辆车、一只被撞死的羊和一个惊慌的男人。

 


他撞死了一只羊,把羊丢进车厢,打算跑路。

 

他不是一个坏怂,但也不算是个好人吧。就冲“肇事逃逸”这件事,也能看清一二。

 

除此之外,他借高利贷,抵押前妻的房子借高利贷,可以说是个混蛋了。

 

但是他又好像是个好人。

 

高利贷主让他帮着照看一个孩子尕娃,他应了。


其实无亲无故,却胜似亲人。

 

当撞死羊的事情被尕娃发现,他仍旧选择带上孩子上路。

 


明明是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对尕娃却像是自己家孩子去疼,有种严父的风范,是那种能让孩子信任的父亲。

 


为了救出尕娃奋力搏斗,以为自己开枪走火杀了李总。吼尕娃说他是扫把星,却又舍不得放下,说到底人心里还是有柔软的地方。

 


当路上萍水相逢的女司机差点被醉酒大汉侮辱的时候,也是他上前帮了一把。

 


看上去,就像个很怂的好人。因为怕,所以把自己包裹得万恶不赦的模样。

 

可也就是他,在误以为自己杀了李总后,变“坏怂”了。

 

尕娃口中可以依靠的“叔”一下子变成绑架自己的凶手,天地之间,一大一小对峙,人性的善在两人之间走了个来回,终究找不到出路。



苍茫的沙漠,天色很冷,活下去啊,挣扎着活下去啊,他不要跟尕娃做解释,背负人命,为命运所弃,他选择放弃挣扎。


只是因为放不下前妻,所以假装绑架尕娃勒索点钱财,权当做最后的救赎。



尕娃看见了一切,他知道二勇没杀人,一次次问询,一次次示好,可二勇缄口不言。

他是个“坏怂”了,干完这票,拿到钱,把钱给前妻,放了尕娃,然后去自首的话,一切就都会结束吧。


谁知道他会带着钱倒在血泊之中呢?天知道尕娃在后头追,追着想告诉他,他没杀人。


一个误会叫人生彻底崩盘,一点沉默溺毙所有生机。一直努力生活的二勇,一个可怂可怂的好人,曾经他用高利贷的钱养鸵鸟,心里藏了个忘不了的前妻。


他以为只要卖了鸵鸟蛋或孵出来的小鸵鸟,生活就能够重新开始,妻子会回来,他的人生还能圆圆满满。



也是他固执地以为,是自己错手杀了人,为了更好一点的结局,假意把孩子绑了,真实地去勒索了。


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抉择,亲手把自己的生路封上。



有时候,人被打倒,一瞬而已。命运弄人,而二勇无法自救。或许从他生出“自杀”念头的时候,活着的就只是一具行尸了。


人生路上,或许命运无常,但请勇敢面对,无论何时、何地,最紧要的是,不要放弃自己。



影小咖观影团


活动:电影《未择之路》观影招募


参与方式见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