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啊朋友,你可曾想起了我。”今天,很多人又想起了臧天朔。

  //resource.jingkan.net/imgs/e72a8cc0-c2fd-11e8-a108-fdb29fc643be.jpg

  今晨4点56分,中国内地摇滚歌手臧天朔离世,终年54岁。臧天朔去年检查出来患肝癌,当时一直在养病,直到今年身体状况稍有好转,身边朋友还很为他高兴,没想到突然情况恶化而去世。

  臧天朔好友、词作家、导演甲丁发文说,“小臧走了,又永别一位好友。我们的时代正悄悄逝去。” 斯琴格日乐写诗悼念他,诗名叫《如来生相遇 愿看你健康笑傲的模样》。

  //resource.jingkan.net/imgs/e72ab3d0-c2fd-11e8-a108-fdb29fc643be.jpg

  臧天朔的确代表着一个时代。

  这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留着寸头的胖子,最初的理想是成为像电影《英雄儿女》里男主角王成那样的英雄,但最终他在上世纪80年代踏入摇滚的江湖,加入了当年中国第一支摇滚乐队:不倒翁乐队。

  1984年他写出了一首歌,很多年之后人们问,“如果没有臧天朔写下的这首歌,那么KTV的结束曲该是什么呢?”这首歌就是《朋友》。

  //resource.jingkan.net/imgs/e72ab3d1-c2fd-11e8-a108-fdb29fc643be.jpg

  这曾是个有江湖气的人,这份江湖气曾转化为仍人热血沸腾的《朋友》,但也曾深深改变臧天朔的人生。2009年 11 月 27 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臧天朔为“廊坊斗殴案” 首要分子,并以聚众斗殴罪判处臧天朔有期徒刑 6 年。

  //resource.jingkan.net/imgs/e72adae0-c2fd-11e8-a108-fdb29fc643be.jpg

  但臧天朔还是走出来了,他说过:我经历过牢狱,但我的歌从没去埋怨谁,我希望大家能从音乐中感受热情。

  后来的臧天朔,变成了一个温柔的胖子,信佛,淡然,他把生命最后的时光把都留给了孩子们,今年暑假的时候,臧天朔开办了一个艺术培训班,请来不少大腕助阵,教孩子们弹贝斯弹吉他组乐队。

  //resource.jingkan.net/imgs/e72adae1-c2fd-11e8-a108-fdb29fc643be.jpg

  如果不是去世地太早,我想,这个曾经的摇滚老炮一定能成为一个好老师。

  从“小臧”到“臧爷”

  这个“脑袋大、脖子粗”,其貌不扬的胖子,有着对音乐天生的才华。他当年学钢琴的时候,曾连续换过四位老师,不是他学的不好,而是进度超出了老师的想象。

  他也想过进文工团,但后来放弃了。1983年,19岁的臧天朔开始向摇滚进军,先后参加过的乐队就有“不倒翁乐队”、“白天使乐队”、“1989乐队”。

  那时候他一直被人叫做“小臧”,和所有人和都是哥们,当朋友有困难的时候,他永远是第一个冲上去的,这种义气为先的性格曾经成就了他,但也在后来的岁月中,也将他推入深渊。

  1984年,臧天朔发表了音乐处女作《心的祈祷》。

  两年之后,赋闲在家的臧天朔跟随关峡老师学习古典和声,也陆陆续续写了几首歌,比如《分别的时候》、《最后的军礼》,还有后来让他声名大躁的《朋友》。

  “小臧”很快火了。

  1987年初次在郑州登台演唱的他,凭着舞台上的张扬霸气和音乐上的才华,很快打响了在摇滚圈的知名度,上世纪80年代内地摇滚圈,开始记住了他的名字。

  音乐的大门一旦打开,就会倾泻而出,如洪水涛涛,势不可挡。

  1987年,他出版了第一张个人专辑《冲入禁区》。

  //resource.jingkan.net/imgs/e72adae2-c2fd-11e8-a108-fdb29fc643be.jpg

  1995年7月15日,专辑《臧天朔——我这十年》出版发行,销售突破15万张,成为96年最畅销的专辑之一 。

  //resource.jingkan.net/imgs/e72b01f0-c2fd-11e8-a108-fdb29fc643be.jpg

  主打歌 《朋友》连续8周在北京音乐台排行榜第一。即使在当年,这也是一个传奇般的纪录。

  1996年,《心还在等候》影视金曲合辑发行 ,第一月即发行12万张。

  1999年1月20日,完成《臧天朔——捧出自己》专辑的制作。

  成名后的臧天朔,用刀郎的话说:“仗义,爱协助人”。北京人都爱叫“爷”,臧天朔就落了一个“臧爷”的名号。

  有了江湖地位的臧爷开始大力扶持年轻的音乐人,比如第一张专辑推出石沉大海正心灰意冷的斯琴格尔乐。

  //resource.jingkan.net/imgs/e72b01f1-c2fd-11e8-a108-fdb29fc643be.jpg

  他还为多部电影创作过主题曲,最有名的就是为张艺谋电影《有话好好说》创作的主题曲《爱到永远》。

  这是臧天朔人生的高峰期,对于圈里人来说,他是仗义的臧爷;对于对于大众来说,他是带着粗犷的演唱风格和朴实外形的摇滚大汉,当时一篇风行一时的爆款文就叫——《嫁人就嫁臧天朔》。

  人在江湖,友情岁月

  那是属于臧天朔的友情岁月,侠气、仗义成就了他在圈子里的声名。

  那个时代里,好交朋友的臧天朔为了找个朋友们聚会、喝酒的地儿,先后在北京开过“朋友”、“有戏”两家酒吧,结果都以关门告终。

  据说是因为很多“朋友”到他那儿聚团喝酒,他却从来不好意思收钱,平时在外面吃饭碰到认识的人,他也会帮着结账。

  这么做买卖,最后只有亏得关门。

  买卖还是小事。朋友跟他借钱,臧天朔连借条都不让对方打,最多的时候借出去100多万没收回来。

  如此豪迈的性格,当然让臧天朔自然聚集了很多人,用一个词就可以概括这些朋友们——鱼龙混杂。

  那时候的臧天朔是被捧着、抬着的,连他开车连闯红灯哥们儿都欢呼一声“太牛了”,换成谁,能不飘?

  //resource.jingkan.net/imgs/e72b01f2-c2fd-11e8-a108-fdb29fc643be.jpg

  臧天朔的妻子曾说过,他就像个孩子一样, 成功好像都来得突如其然,更容易让他像个迷茫的孩子一样不知所措。

  这种茫然也包括臧天朔的爱情生活。1999年斯琴格日乐加入"臧天朔乐队"担任贝斯手,她曾动情地表示:“他是我的恩师,如果没有他,恐怕我现在依然在酒吧当乐手。”

  但在2005年的时候,斯琴格日乐在做客杨澜的《天下女人》节目时,哭诉了自己2000年到2003年的感情史,自己为那人打掉了一个孩子,甚至吃安眠药自杀。虽然没明说,但大家都知道那人就是臧天朔。

  //resource.jingkan.net/imgs/e72b01f3-c2fd-11e8-a108-fdb29fc643be.jpg

  这段人在江湖的岁月最后终结于一件震惊全国的娱乐圈大事件:2009年的时候,臧天朔开迪吧因股权纠纷与人发生争斗,导致一名保安在械斗中身亡。

  臧天朔因为聚众斗殴被判入狱6年!

  “积极改造,重塑人生”

  这段时间的臧天朔对人生的种种困惑与思考,彻底改变了臧天朔的人生轨迹。

  在改造期间,他最爱的事情就是进行绘画与书法的练习。在同期展出的作品中,臧天朔的两件工艺品一件名叫:“母子情”。另一件的名字叫:“积极改造,重塑人生”。

  入狱时臧天朔的孩子才几个月大,可他在服刑期间从没让孩子来探视过,后来他说,“监狱都是高墙灰瓦,不想让那些庄严、肃穆的景象对孩子的精神和心理造成影响。”

  北京市监狱曾经将狱友们的优秀书画作品进行展出,其中臧天朔的书法就是其中展出的一项,内容是两行大字:“齐心协力保安全,维护稳定促和谐”。

  //resource.jingkan.net/imgs/e72b01f4-c2fd-11e8-a108-fdb29fc643be.jpg

  也是这段走麦城的人生里,让他看清了人间事,那个昔日唱《朋友》红遍全国的人,突然变得没有朋友,只有刀郎去看望过他两次。

  被生活狠狠扇了一记耳光以后,那个唱《朋友》的人,此时才真正懂得了什么是人生,什么是朋友。

  因为入狱表现良好,臧天朔获得了减刑并提前出狱。

  出狱后,臧天朔说道:“失去自由的那段日子,我比任何时候都要更渴望蓝天。也正是因为失去过,所以才更懂拥有和珍惜”。

  他将这段经历当作一场心灵上的旅行。这个胖子步入歧途后幡然醒悟,于是展开了一段自己与自己的对话。

  复出巡演时,他说要将今后作为自己的“初春”。

  他还写了一副书法送给妻子,后来又以此为名 开展了全国巡演启动仪式,这八个字是——理想不倒,来日方长。

  江湖曾经成就了臧天朔,但最终是一场人生的幡然醒悟,成全了臧天朔后来的人生。

  再见了,朋友

  归来的臧天寿,举办了自己的个人演唱会,不到一天的时间内,所有的门票均被抢购一空。

  但后来的臧天朔,音乐风格变得迥然不同,他试图将民乐元素与摇滚融合,乐坛却已经时不予他。

  可是红对于臧天朔已经不再是最重要的事,信佛的臧天朔,开始更热衷于抗震义演,或者为公益做出贡献的演出。

  //resource.jingkan.net/imgs/e72b01f5-c2fd-11e8-a108-fdb29fc643be.jpg

  他也不再像当年一样呼朋唤友,而是有空就在家里就是练练书法,弹弹吉他,有灵感来了的时候,他就创作歌曲,偶尔也去朋友的酒吧捧场。

  在颇为静态的现状中,一个男人新的命运徐徐展开。经历过高峰、低谷之后,还能继续随心所欲地生活,那些事业的得失与成败,还重要吗?

  也是在这段时光,当年的臧爷开始与往事实现和解。

  2016年臧天朔发布了一张庆生照片,图中臧天朔和斯琴格日乐并肩而站,当年恩怨情仇仿佛已经随风逝去。

  他开始关心孩子。2018年6月最新一条微博上,他说自己的我有戏艺术培训中心暑期班招生了。

  他渐渐忘了当年的野心,在2003年代一次媒体采访中,他就已经着手创办了“北京有戏文化传播公司 ”, 并成功地策划了世界爵士吉他之王麦克 · 斯特恩“全球巡演北京首站音乐会” 。他曾说过自己的野心,“多年来我一直有个梦想,由自己来创作、制作、宣传发行原创音乐作品。有一天我希望自己能够走进剧院去演奏我创作的音乐,成立文化公司则是我实现自己梦想的一个载体。我想这是任何一个音乐人最朴素的想法了。”

  可惜后来的命运,没有成就他的梦想。

  除了是一名音乐人之外,臧天朔还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球迷。2001年国足出征10强赛之际,臧天朔写下了《等待那一天》,随着国足从10强赛出线,臧天朔的《等待那一天》也火遍大江南北。

  至今我还记得国足首次进入世界杯时,酒吧里的人们唱着“我们等待那一天,胜利的那一天。多少年在梦里管故在一起,人潮人海齐声唱,国歌震天响,把那失败的经验留给那对方,五星红旗到那时飘扬在八方,我们等待那一天,胜利的那一天!”的样子。

  这个摇滚老炮,曾经在那段燃情岁月里,尽情绽放过他的热血和真实。

  //resource.jingkan.net/imgs/e72b2900-c2fd-11e8-a108-fdb29fc643be.jpg

  究竟那段改过自新的人生带给了臧天朔什么?

  从音乐上看,后来的臧天朔确实没有创作出更好的歌,涅槃重生,本来就不意味着事情会百分之百好起来。

  但我们同样知道,那段日子带来了一个更宽容、更平和,更好的臧天朔。

  此刻,我分明看见,在舞台上,那个胖子又抱起吉他,唱起了最爱的歌:

  “朋友啊朋友,你可曾想起了我,如果你有新的,你有新的彼岸,请你离开我、离开我……”

  斯琴格日乐在给他的诗中写道,“愿此刻的你行走云端依旧洒脱,依旧才华横溢 ,依旧微笑着调侃自己的功过得失爱恨情仇,依旧歌唱。“

  那么,再见了,朋友。

  很多朋友说,以后唱起《朋友》,可能要忍不住想起那个盖儿关、胖、其貌不扬的胖子了。那哥们儿好像叫,臧天朔。

  一辈子能让人记住自己的一首歌,错过,也改过,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