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说唱》总决赛迎来了本季最戏剧性的剧情:艾热以大比分击败了那吾克热,拿下《中国新说唱》第一季属于总冠军的金戒指和金话筒。

//resource.jingkan.net/imgs/87b2df10-c9f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一直以来,那吾克热都是冠军的大热人选。即便艾热五杀封神成功复活,那吾克热依旧自信满满地隔空喊话说,“我谁都不怕,决赛见吧”。但最终总决赛的形势几乎一边倒。

//resource.jingkan.net/imgs/87b30620-c9f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但赛果是公平的,当艾热再度奉献新金曲,每个人包括我,都感受到了这一届新说唱的热血澎湃。

在总冠军之外,没人可以否认,这是备受争议的一季节目。

一方面,节目拿下了微博阅读72亿,讨论3540.6万的高流量,还创造了《儿子娃娃》《星球坠落》《Three Pass》等诸多金曲,另一方面,随着正能量、“中国风”成为这一季的主旋律,从野性当道变得“peace and love”的这款说唱综艺,被某些说唱爱好者批评压抑了HipHop文化的天性。

但说唱到底是什么?这才是这一季节目要回答的根本问题。

总决赛中力挺那吾克热的吴亦凡也在现场回应了质疑,他说自己知道现场有很多人质疑“为什么吴亦凡站这个位置”,但是他觉得没关系,“这个文化在国内刚起来没多久,所以我不管十年还是十五年,我自己会继续做(说唱),因为我热爱,那吾也是一样。“

//resource.jingkan.net/imgs/87b32d30-c9f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但光是热爱没用,还必须打赢节目嬗变中的争议。

但谁说更正能量的“新”说唱就不能keep real了?

被众人diss又丢冠军?那吾克热是输在了和吴亦凡的乡村偶像剧上吗?

逆转来得有点突然。但结局似乎又充满了必然。

严格来说,那吾克热在参加这款综艺以前,在说唱界算不上有声名,而艾热早就成为新疆说唱界的风云人物。

但首轮演唱了一首《儿子娃娃》,获得了5位制作人和参赛选手的一致认可之后,他成为第一个拿到3pass的选手,并且在选手互评环节也是第一。

那时候的那吾克热说:“我知道大家都不认识我,但我想融到说唱这个圈子里面,我来到这里就是想得到大家的认可。”初登场的那吾克热是得到了说唱圈的快速接纳的。

可总决赛的剧情却发生了变化。

总决赛分三轮,四强选手那吾克热、ice、刘柏辛以及复活赛中五连胜成绩回归的艾热,一起争夺冠军席位。

//resource.jingkan.net/imgs/87b32d31-c9f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第一轮制作人帮唱环节后,经过现场100位rapper投票,结合网络投票数,刘柏辛因总票数最低而惨遭首轮淘汰,而首轮票数最高的艾热则直接进入最后一轮冠军争夺。

//resource.jingkan.net/imgs/87b35440-c9f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那吾克热在这一轮已经是场内投票垫底,但还是凭借网络投票高人气顺利进入下一轮。第二轮,ice与那吾克热1v1争夺另一个冠军候选人资格。经过三组导师投票后,最终那吾克热胜出。

最戏剧性的场面发生在冠军争夺战中,那吾克热带来了一首《水滴石穿》,唱出了一路以来的说唱经历,表现依然炸裂。

//resource.jingkan.net/imgs/87b35441-c9f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而被称作“金曲制造机”的艾热带来了一首《新三部曲》,在同样炸裂的同时,歌曲的旋律和传唱度显然优于那吾克热的作品,但令人意外的是现场百位rapper投票结果的巨大悬殊。

//resource.jingkan.net/imgs/87b35442-c9f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艾热获得75票,那吾克热仅获得25票。

甚至与那吾克热同属于吴亦凡的“梦之队”的Al Rocco和王以太都选择将票投给了艾热。王以太在投票时对艾热说:“这条链子是你给我的。”

//resource.jingkan.net/imgs/87b37b50-c9f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镜头及时地捕捉到了那一刻吴亦凡无比尴尬的表情。

//resource.jingkan.net/imgs/87b37b51-c9f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那吾克热大势已去。随着三组明星制作人的票数揭晓,最终,艾热以总票数153:100的成绩战胜了那吾克热,拿下总冠军殊荣。

从比赛本身而言,这堪称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无论以谁的实力拿下冠军都很合理,问题是那吾克热为什么会输得这么惨。

在总决赛现场那吾克热自己正面刚了质疑,他说:“我觉得,节目上呈现出来的人设也好,形象也好,歌曲也好,虽然受到了很多这些朋友们的喜欢,但在圈内并没有人看好,I don't know why,but,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我觉得我做到的是我问心无愧。”

但问心无愧的那吾克热还是不小心踩到了说唱界的雷区。

首先是在互选导师环节中,他和吴亦凡上演的那场乡村爱情故事,虽然一举登上热搜,却让刚刚杀入说唱圈的那吾旋即遭受了说唱界的质疑。

//resource.jingkan.net/imgs/87b37b52-c9f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更糟糕的是在一场battle赛中,吴亦凡再度夸赞他那吾克热是“当代中国的阿姆”。

//resource.jingkan.net/imgs/87b37b53-c9f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这最终引发了一场说唱界的反弹,就在总决赛录制当天,西米一首diss猝不及防地打乱了那吾克热的夺冠计划。

在这首diss中,西米把那吾克热完完整整的diss了一遍,而重点正是对他实力的质疑。

这场吐槽很快形成了浪潮,红花会贝贝发微博说:“想不通某rapper这么菜,还有这么多人舔,如果组织允许,真想杀他一波。”

Buzzy说:“出于好奇心我想问一下各位,真的有正常人觉得那吾克热很强吗?”

//resource.jingkan.net/imgs/87b3a260-c9f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当这场质疑形成浪潮,那吾克热就注定遭遇在总决赛中被动挨打的局面,而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局面从他和吴亦凡的爱情小剧场上演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而艾热却凭借力挺王以太赢得了这个圈子更多的尊重,再加上总决赛现场艾热堪称炸裂的表现,结局已然无法改写。

//resource.jingkan.net/imgs/87b3a261-c9f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但一个冠军真的那么重要吗?就像热狗鼓励止步四强的刘柏辛所说的:你输的是现在,但赢的是未来。

这季“新”说唱真的不“skr”?我有不同看法

遭遇争议的不止那吾克热,还有上一季爆红的节目本身。

质疑的焦点在于:巨大的求生欲正在让这个爆款综艺失去原有的魅力。

从这一季节目一开始,节目组反复强调的就是:这是《中国新说唱》第一季,不是《中国有嘻哈》第二季。

变化也是非常明显的,在海选之前,节目组就曾表示选手不能有黑历史、不能有不良嗜好。

//resource.jingkan.net/imgs/87b3a262-c9f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正式开始比赛后,现场更是一片祥和。

歌手之间相互diss的场景少了,在歌词内容上,正能量、中国风成了今年最常见的内容,选手纷纷开始讲述自己的爱与梦想。

这与去年形成了鲜明对比,去年的《中国有嘻哈》从一开始就充满了冲突感:不仅选手之间的言语碰撞不断,不高兴的时候还会直接怼评委,而从内容来说,Gai《火锅底料》等歌曲显然有着更多的辣味,更黑,在某些人眼里,也更嘻哈。

但不那么“黑”的《中国新说唱》,就真的不嘻哈了吗?

一个可供反驳的证据是爆款金曲的不断出现,从第一期那吾克热的《儿子娃娃》、到第二期的《Three Pass》,金曲一直在不断出现。

而在网易云音乐斩获8万条评论的艾热&李佳隆的《星球坠落》更是向大众证明了,原来嘻哈才是这个时代最好的情歌,而到了《乌云下》人们又说,这是最好的分手挽回情歌。

//resource.jingkan.net/imgs/87b3a263-c9f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出圈”的不仅是歌曲,还有今年的选手选拔模式。

从第一期开始,律师、全职妈妈、高校学生、偶像歌手等各种身份的歌手就纷纷登场,他们打破了大众对说唱文化仅有“地下说唱歌手”和“偶像rapper”的固有印象。

随着作品和选手人气的双双走高,这些歌手很快开始获得了更多的资源和机会,艾热演唱了《风语咒》的插曲,而那吾克热为印度电影《苏丹》演唱了同名电影推广曲。

但这一切在质疑者的眼中似乎毫无意义。他们认定说唱的本直就是那种真实和直接,只有敢于犯规才是好说唱。

但这实际上是一种对说唱的误解与执念。

别忘了本季节目的新名字——中国新说唱。

从主题曲《天地》开始,就从形式包装和吴亦凡公演时的“太极”服装、中国民乐和舞美设计上都更加突出了“中国风”。这意味着弱化说唱选手之间“地上”和“地下”之分,最终一切被推向同一个目标——让世界知道中国有自己的说唱音乐。

但这是个问题吗?是不是只有够黑的说唱才是够酷呢?

求生欲与keep real不矛盾,但“新”说唱亟需找到新的爆款法门

但有些批评是说到了点子上的。

例如本季选手总体实力的下降,但这恐怕是所有选秀式综艺共同面对的问题:第一季的选手往往是最好的。它跟新说唱采取怎样的游戏规则未必有直接的联系,选秀就是大浪淘沙,不可能要求沙里的金子越淘越多。

但有些问题是可以避免的。

比如比赛进程到六进四时,《中国新说唱》直接邀请来自QQ音乐、酷狗音乐、网易云音乐、酷我音乐的四位权威平台评委,直接决定晋级四强的最终人选。

//resource.jingkan.net/imgs/87b3c970-c9f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这四位评委的评选标准最终引发了观众巨大的争议,他们全场都在从选手们是否具备明星气质,演唱作品是否具有流行性等维度进行评判。不停的强调平台收听率,以及“市场”这个词。

最终四位评委选择了自己心中更具有流行性的刘柏辛和周汤豪,淘汰了艾热、王以太,当时吴亦凡的呛声是:“他们是在选流行的人,而不是选流行的音乐”。

但这场以流行度为核心评价标准的评选结果,却很快被各大平台的统计数据打脸了——被淘汰的艾热、王以太的歌曲数据明显优于胜者。

另一个显而易见的争议依然是吴亦凡对于节目的价值。

质疑者即使承认吴亦凡对于说唱文化的曝光和推广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依然提出了下一季不想见到吴亦凡,可是对于节目来说,如果没有吴亦凡的skr,这一季的热度将更难保持。

也许节目真正的问题在于:除了吴亦凡,节目还有什么流量制胜法宝?

//resource.jingkan.net/imgs/87b3c971-c9f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别把所有的锅都丢到节目转型上,事实是所有的网综都在调整尺度:《奇葩说》的内容“温柔”了许多,《这!就是街舞》人气选手高呼爱与和平,那么《新说唱》的转型有什么奇怪的。

难度在于《中国新说唱》如何在市场、观众的需要和政策之间找到平衡。

从某种意义上说,《新说唱》的困境和那吾克热是一样的:是更好地融入说唱圈子,还是去赢取更广泛的受众,两者看起来不该是矛盾的,但事实上很多时候鱼与熊掌难以兼得。

据说《中国新说唱》第二季的工作正在筹备中,编剧、赛制、真人秀等等各方面都会有新的设计;同时,制作人席位也会有新的变化。

但也许问题的核心在于:这款说唱综艺如何在尽可能赢得说唱观众群的同时,吸引更多普通观众,同时还要不断打破观众对于传统说唱的固化概念——

而这一切,依靠那吾克热和吴亦凡上演的“乡村爱情”偶像剧显然还远远不够。

//resource.jingkan.net/imgs/87b3c972-c9f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求生欲与keep real不矛盾,但“新”说唱必须找到新的爆款法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