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大静

在距离崔永元微博曝光演艺圈“阴阳合同”4个多月后,税务部门发布“依法查处范冰冰偷逃税问题”消息,范冰冰坐实偷逃税款举报,被责令缴纳税款、滞纳金、罚款共计8.84亿元,而因为此前未因逃避缴纳税款受过刑事处罚,上述定性为偷税的税款、滞纳金、罚款在税务机关下达追缴通知后在规定期限内缴纳的,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resource.jingkan.net/imgs/a6f718a0-cad0-11e8-931e-5bbbd1856fcd.jpg

随后,睽别微博123天的范冰冰以一封《致歉信》回归公众视野。与曾经出场时鲜花掌声拥簇不同的是,在持续发酵的丑闻中,公众既惊诧其难以想象的巨额财富,又不满其因“初犯”免于刑罚。范冰冰在大运动式的批判中成为众矢之的,更成为政府职能部门和普罗大众审视娱乐圈的一道闸口。光鲜亮丽的娱乐圈由此被层层剖析在众目睽睽之下,潜规则无所遁形,阴暗角落被逐渐肃清——

6月27日,中央宣传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电影局等联合印发《通知》,剑指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

7月13日,国家税务总局印发《通知》,指出影视企业和影视行业从业人员应当依法如实申报并缴纳税款,并要求各级税务机关要加强对影视行业的税源管理;

8月11日,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慈文传媒、耀客传媒、新丽传媒联手发布《关于抑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业不正之风的联合声明》;

9月16日,广电总局官网针对“收视率问题”发布公告,称将“严肃处理”;

9月底,新浪娱乐消息称综艺“限薪令”将发布;

……

//resource.jingkan.net/imgs/a6f73fb0-cad0-11e8-931e-5bbbd1856fcd.jpg

这些对症下药的行政指令落实到执行层面或许需要一段调整时间,监管层、制作方、明星之间还有一场多方博弈的拉锯战,但横亘于娱乐圈多年的沉疴顽疾至少带来了一次由上至下的全民普法讨论,这场讨论也深深地改变了范冰冰的人生轨迹。

多年时间里,范冰冰及她的团队耗费巨大精力、心血、金钱营造出一个霸气外露的“范爷”形象。这个“范爷”,满足了公众对于“经济独立”、“恋爱自由”、“拥有蓬勃事业”新时代女性的所有期望。她的发迹史一帆风顺,从“丫鬟”到“豪门”,提供了一条平民女孩的进阶之路。她长袖善舞游走在顶级名利场,从北京到戛纳,成为世界的“中国名片”。

直到崔永元揭开娱乐圈“阴阳合同”一角,范冰冰作为一个被凶狠撕裂的漩涡“闸口”,面临着没顶口水和公序良俗的集体审判——二十年苦心经营后,“范爷”终于没挡得住这滚滚洪流。当她被淹没时,蔓延在中国演艺圈的蝴蝶效应才刚刚开始。

//resource.jingkan.net/imgs/a6f73fb1-cad0-11e8-931e-5bbbd1856fcd.jpg

政策羊毛“薅尽”

“范冰冰案”让公众目光聚焦到娱乐圈“避税”问题上,也让新疆边陲小城“霍尔果斯”走入大众视野。

霍尔果斯是“一带一路”战略布局下中亚贸易网的重要一环。2011年年末,为了鼓励和发展贸易,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颁发《关于新疆喀什霍尔果斯两个特殊经济开发区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的通知》,提到“201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对在新疆喀什、霍尔果斯两个特殊经济开发区内新办的属于《新疆困难地区重点鼓励发展产业企业所得税优惠目录》范围内的企业,自取得第一笔生产经营收入所属纳税年度起,五年内免征企业所得税”。

//resource.jingkan.net/imgs/a6f766c0-cad0-11e8-931e-5bbbd1856fcd.jpg

2012年时,这条政策被新疆当地政府加码为“五免五减半”,随后又被扩大至公司税以外的部分,包括增值税和附加税的返还、个税返还政策、上市绿色通道政策、上市高额奖励等。

一时之间,霍尔果斯成为中国最具吸引力的“税收洼地”。

国家、自治区双重优惠政策叠加实施下,资本飞速涌来,仅2017年在霍尔果斯注册的公司数量便有14472家。爆发性增长也带来了重重隐患——大部分公司均是无固定办公场所、无当地雇员的空壳公司,“避税”成为它们空降小城霍尔果斯的唯一目的。

//resource.jingkan.net/imgs/a6f766c1-cad0-11e8-931e-5bbbd1856fcd.jpg

范冰冰也于2016年8月在此成立霍尔果斯爱美神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并担任法人代表。娱乐圈则掀起了霍尔果斯淘金热,吴秀波、黄渤、李湘、刘涛、邓超、宁浩、徐静蕾、陈坤、韩寒等近30位明星和导演,光线传媒、华谊兄弟、华策、欢瑞世纪、博纳等数个主流电影公司借着避税政策和中国影视行业高速发展的东风,或直接或间接地抵达霍尔果斯。

据“天眼查”搜索结果显示,截至2018年10月6日,搜索关键词“霍尔果斯”、“影视”两个词,将注册地设置为新疆时,能找到3775家公司,注册时间多在2015至2017年间。

霍尔果斯的“壳”公司们联合制作和出品了大批影视作品,包括《战狼Ⅱ》《七月与安生》《乘风破浪》《我是证人》《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大闹天竺》《火锅英雄》《大鱼海棠》《西游伏妖篇》等。这些影视作品总票房超百亿,明星和制作公司们利用霍尔果斯的税收政策,完成“地理避税”,应缴税款转化为到手利润。

//resource.jingkan.net/imgs/a6f78dd0-cad0-11e8-931e-5bbbd1856fcd.jpg

地方政府则面临着巨额税源损失,霍尔果斯当地税务机关统计显示,“每年至少有200家企业各自向霍尔果斯注册的子公司转移2000万元以上利润,仅一年时间,霍尔果斯一地就有40亿税收流失”。

而这样的“地理避税天堂”,在中国还有几处。江苏新沂、山东青岛、上海、海南海口、浙江东阳、江苏无锡无一例外地迎来了大量明星和他们身后的影视资本,中介们甚至推出了“洼地注册”的特色业务。

以浙江东阳为例,影视文化企业从入区之年起可享受文化产业发展专项基金奖励十年,前两年企业营业税、城建税留市部分按100%,后八年按60%每年度财政分二次给予奖励;实验区内影视文化企业,从入区之年起前两年增值税留市部分按100%,后八年按60%每年度给予一次性奖励;从获利之年起前两年企业所得税留市部分按100%,后八年按60%每年度给予一次性奖励。

出品了《甄嬛传》《芈月传》的东阳市乐视花儿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在2016至2017两年间享受了2500万元税收优惠。

//resource.jingkan.net/imgs/a6f78dd1-cad0-11e8-931e-5bbbd1856fcd.jpg

《甄嬛传》

进入“洼地”意味着税收减少、利润增加。与直接的“偷税”、“漏税”、“逃税”相比,诞生于地域空间上的“洼地避税”,在有迹可循的政策引导下界限变得非常模糊:一方面有相关政策扶持,一方面空壳皮包公司成为主体,成为了介于“正当”与“不正当”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

而这种“中国式过马路”的避税手段几乎席卷了整个娱乐圈。明星们一边拿着高片酬,一边全国各地寻找这些税收“福地”,薅尽政策羊毛。

//resource.jingkan.net/imgs/a6f78dd2-cad0-11e8-931e-5bbbd1856fcd.jpg

合法避税洼池逐步“收窄”

随着范冰冰一案尘埃落定,国家税务总局责成江苏省税务局对原无锡市地方税务局、原无锡市地方税务局第六分局等主管税务机关的有关负责人和相关责任人进行问责。除“懒政”嫌疑外,区域税收优惠政策过多过烂的现状很可能也是原因之一。可以预见的是,中央税务部门与地方税务部门在步伐上将达到高度统一,税收优惠政策很可能在短期内得到整顿,譬如存在明显“避税漏洞”的政策将被调整和清理。

官方出台的多条政策也印证了这一点:2018年1月,霍尔果斯要求规范和整顿企业注册行为,暂停为不符合要求的企业办理注册手续,同时暂停返还增值税和个人所得税。3月,提出要对现行优惠政策进行论证,包括收紧优惠产业目录、依法依规查处中介机构等措施,要求“做实”当地注册的企业。直到目前,霍尔果斯仍在持续的整顿之中。

//resource.jingkan.net/imgs/a6f78dd3-cad0-11e8-931e-5bbbd1856fcd.jpg

曾经逐利而去的明星们也开始撤退:李湘注销了于2016年1月成立的霍尔果斯芒果果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王岳伦注销了2016年5月成立的霍尔果斯火龙动漫科技有限公司,最终受益人为冯小刚、马云、王中军的霍尔果斯美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张丹露赵文卓成立的霍尔果斯万奇影视传媒有限公司等则发布了清算信息。据“天眼查”数据,输入“霍尔果斯”、“影视”两个关键词,企业状态为“注销”的公司达到110家。处于清算阶段的则更多,《伊犁日报》仅8月27日一天就刊登了25则“注销公告”。

明星工作室扎堆的东阳则面临着更严峻的形势。据9月初消息,横店各影视工作室均收到东阳税务局下发的通知书,通知书称“影视工作室已不符合个体工商户税收定期定额管理条件,2018年6月30日起将终止定期定额征收方式。终止定期定额后,征收方式将改为查账征收”。

//resource.jingkan.net/imgs/a6f78dd4-cad0-11e8-931e-5bbbd1856fcd.jpg

由“定额征收”到“查账征收”,这意味着工作室原本3%-7%左右的缴税比例,将猛增至41.78%(包含6%增值税、35%个税、0.78%其它附加税)。明星个人工作室成立之初的意义荡然无存。

由职能部门一系列举措来看,优惠税收政策将不再是无门槛的普惠政策,当政策羊毛薅尽,明星“合理避税”的地域空间将逐步收窄。

明星致富通道将“限速”

近两年来,明星们的巨额财富以及他们与中国顶级富豪们的私交被频频曝光。王宝强离婚案揭露了明星财富一角,他向法院申请分割的财产包括洛杉矶豪宅在内的9套房产、多辆名车、多家公司股权、保险、存款、理财产品、及数不清的名牌物件……崔永元也曾曝光过冯小刚的位于洛杉矶两套价值近千万美金房产的照片,伤了给观众留下“敢做敢当”、“忧国忧民”印象的名导“清誉”。这些做着“从群众来、到群众中去”文艺事业的工作者们,在某些方面早已脱离群众,并伤害着普罗大众心中“得财正义”的朴素财富观。

//resource.jingkan.net/imgs/a6f7b4e0-cad0-11e8-931e-5bbbd1856fcd.jpg

冯小刚海外豪宅

直到“范冰冰”这颗擦边球被判越界,“拆分合同”被定性为偷逃个人所得税的“违法行为”。公众才惊讶发现,娱乐圈的“税收伦理”早已消失殆尽,税收的公正、平等、诚信原则、收入分配秩序在这里被一一打破。

除带有地方政府背书色彩的“洼地避税”外,娱乐圈诞生了许多其他避税及逃漏税手段,如成立明星工作室、基于“源泉扣缴”演变来的合同“税后收入”、定税制、分散支付、片酬转股权、设立信托等等……这些方式或是长时间来市场机制失察造成的监管漏洞、或执行中标准过松、或成了“无人追究”的行业潜规则。

监管机构下场调控,这类猫腻手段也被曝光在镁光灯下,再难隐匿。

//resource.jingkan.net/imgs/a6f7b4e1-cad0-11e8-931e-5bbbd1856fcd.jpg

《中国新歌声》

一边是监管重拳下呈抛物线增长的硬性税费支出,另一边,则是抵制不合理片酬、综艺“限薪令”下收入的锐减——据最新规定,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不能超过100万元,总片酬不能超过5000万元,综艺节目艺人片酬标准为单期总片酬不能超过80万,常驻嘉宾一季节目片酬不能超过1000万。

此前水涨船高的明星身价如今被“看不见的手”调控,据传赵薇、舒淇已经分别退还《中餐厅》超额部分的4000万报酬。

可以预见的是,在范冰冰案的影响下,“税收”将发挥其在收入分配中的再调节作用,中国明星的致富通道将被“限速”,只要他们不进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红线践踏,演艺圈也就不再是脱离市场经济规律的存在。

诚然,资本很贪婪,总是闻风而动,大部分人也都在庸庸碌碌中求名求利。但如若人心也逐利而去,一同跌落到欲望沟壑里,与恶龙缠斗,对深渊凝视,那也将失去自己最核心的竞争力——不是带货能力、不是流量和票房,而是能让人追随和拥护的强大价值观。这种最能打动人心的东西,曾经龙袍加身的“范爷”有,如今满身“虱子”的范冰冰难再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