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指月

谁也没想到,在一片阴沉的中国游戏行业里发出积极信号的,不是任何一家大厂新品或者3A巨作,而是两款国产独立游戏。9月底,刚刚上架的《太吾绘卷》和《中国式家长》双双登上steam热销榜分列第一第二,超过了steam平台的长青游戏“吃鸡”《绝地求生》。

//resource.jingkan.net/imgs/85622780-cad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10月5日,《太吾绘卷》的工作室发布微博,宣布该游戏发售15天达到了60万份销量。按照其68元的售价和steam三七开的分成,这款由三个人打造的单机武侠游戏已经为他们带来了约2800万元的收入。这个数据有多夸张?根据“独游世界”在今年7月发布的steam销量榜,前两名分别是86万份的《失落城堡》和43万份的《艾希》,均发布于2016年。

//resource.jingkan.net/imgs/85624e90-cad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太吾绘卷》发布的版本却还是一个EA(提前测试)版。即是说仅用15天,一款游戏的提前测试版销量就超越了此前在steam发布的几乎全部国产独立游戏。

//resource.jingkan.net/imgs/85624e91-cad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寒冬”与“爆款”

由3月开始的游戏业“寒冬”已经持续半年。3月29日,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宣布由于机构改革,将暂停发放所有游戏的版号,并且未告知暂停期限。

腾讯、网易两大游戏巨头在这半年间股价下跌均超过20%。由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伽马数据共同推出的《2018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中显示,2018年1月-6月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同比增长5.2%,增速明显放缓。

//resource.jingkan.net/imgs/856275a0-cad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8月中旬,腾讯发行的《怪物猎人:世界》版号俱全,却在上架后迅速被下架,随后文旅部宣布在“日常巡查”中发现腾讯运营的《怪物猎人:世界》与其报审通过的游戏版本部分内容不一致,不符合规定,故而依法撤销了该游戏的进口网络游戏批准文号。

一边是政策收紧,版号停发;另一边是收入增长乏力,市场总规模接近天花板,对游戏业而言,这半年无疑是黑暗的。这样的背景下《太吾绘卷》与《中国式家长》的爆红就更加令人猝不及防。两者都属于PC端的独立游戏,在以往此类游戏一般只能流行于独立游戏爱好者的小众群体内,很难突破圈层桎梏。

也很难说这两款游戏采取了多么独到的营销方式。在电玩巴士的采访中《太吾绘卷》主创坦言:“联系主播推广这个事,我确实去私聊了,但是实际上没有一个UP主回复我。剩下所做的就是朋友们在几个论坛发了宣传贴这种事,谁让我们没有签发行商呢?”《中国式家长》由椰岛游戏发行,但也只看到一些主播试玩、转发送激活码之类的常规手段。

//resource.jingkan.net/imgs/856275a1-cad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知名游戏up主逆风笑和王老菊试玩后的主动宣传诚然为《太吾绘卷》带来了起步流量,但显然不能成为持续传播的动力。要分析两款游戏的火爆,首先还是要探寻游戏内容本身。

独立游戏走红第一步:跨出圈层

《太吾绘卷》是一款武侠题材游戏,混合了角色扮演、策略、沙盒模拟、Roguelike等多个游戏要素。其最大特点在于几乎模拟了整个“武侠江湖”,包含了我们熟知的几乎所有武侠要素,且都以游戏性具体呈现。

在以往以自由度著称的《武林群侠传》《侠客风云传》等带有养成要素的游戏中,仍然存在着极为固定剧本大纲,只是分成了不同的结局;而《太吾绘卷》更像是《上古卷轴5》的游戏逻辑:虽有主线故事却只是为了建立世界观,而不是游玩的重点。

//resource.jingkan.net/imgs/856275a2-cad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可以说,《太吾绘卷》是一款非常“硬核”的游戏,需要玩家花费大量精力去熟悉、进入这个世界。目前《太吾绘卷》的世界地图是随机生成的区域,玩家控制的一代又一代主角既有传承,游戏又不会完全重复,Roguelike的随机要素比重很大,带来了令人沉迷的魅力。

这一点来说,《中国式家长》也与《太吾绘卷》有相同的地方,游戏角色父子一代代可以无限游玩下去,天赋得以继承。

//resource.jingkan.net/imgs/856275a3-cad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中国式家长》

《中国式家长》用夸张搞笑的表现形式模拟国人从出生到高考的人生,既有令人深思的思想内核,也有过年推让红包、用数值体现家长间攀比的“面子”这些令人会心一笑的设计。

这是一款绝佳的造梗游戏,直播平台上众多游戏主播的节目采用,更加速了这款游戏的传播。但相比《太吾绘卷》广阔丰富的内容,《中国式家长》简单重复的模式显然逊色了不少,不具备前者那样强的生命力。

//resource.jingkan.net/imgs/85629cb0-cad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中国式家长》

这些独立游戏与流行的氪金网游最大的区别,或许在于售卖产品的核心内容并非一类。独立游戏一次性付费,以玩法、设计、剧情吸引人,更趋向于艺术类商品;而多数氪金类手游网游,不同类别设计不同的“付费点”才是主要目的。

《太吾绘卷》《中国式家长》的成功无法视为单机独立游戏的逆袭胜利,因为相比主流网游动辄上亿的收入而言,独立游戏的市场规模仍然天生弱势。只不过在这样的档口出现现象级的爆款,至少可以说明一件事:独立游戏“小众”的标签正在被撕去,独立游戏的群众基础正在随着直播平台、B站等走向主流后变得更为广阔。

//resource.jingkan.net/imgs/85629cb1-cad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太吾绘卷》所表现出的潜力是庞大的,《中国式家长》所具备的现实意义也不可小觑。但对独立游戏行业而言不能盲目乐观的地方在于,作品的走红有太多偶然因素,并非一切以游戏质量而定。

在《中国式家长》之前,早有一款模拟童年生活的独立游戏《众生》出现。诚实地说,《众生》的游戏质量或许还高于《中国式家长》,设计风格鲜明,手绘式画面美学别具一格,游戏系统也更复杂精致。但根据制作方“边境工作室”今年4月发布的微博声明,多平台收入仅为22万元,无法继续更新游戏,4月25日其安卓版还因政策原因被迫下架,游戏开发困难重重。

//resource.jingkan.net/imgs/85629cb2-cad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众生》

《太吾绘卷》《中国式家长》有质量保证不假,但能够走红也是天时地利人和。《众生》更为现实的难度其实阻止了许多轻度玩家扩大传播,与《中国式家长》的造梗能力天壤之别,《太吾绘卷》虽然宣称未签发行公司,但在游戏外关于主创半路出家写“玄学程序”、游戏“被盗版”等等报道却传播甚广,无意间提升了传播的范围。

独立游戏走红,第一步或许就要从走出圈层开始。

行业等待靴子落地,爆款鼓舞大于实际

在目前,“无人知道版号停发何时终止”是游戏业的最大不稳定要素。这意味着新的项目无法变现,总量控制之下,小型网游项目更是难有立足之地。

独立游戏在这个时间段出现现象级爆红,或许并非巧合。steam平台在目前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虽然中国区有相应调整,但其实内容并未经过国内政府审核,也无需版号支持,是一个颇为自由的游戏发布渠道,甚至连号称“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相关指导单位重点扶持下打造”的国产游戏《强军》也因为没有版号在steam平台先行登陆。

//resource.jingkan.net/imgs/85629cb3-cad4-11e8-931e-5bbbd1856fcd.jpg

这样的背景下,也很容易理解steam平台的中国玩家为何增长迅猛。但时刻悬在steam国区用户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是:完美世界的中国版steam何时发布?发布后,旧版steam国区的内容能否共存?

游戏行业急需一个稳定的政策环境,靴子不落地,健康有序的内容市场也很难建立起来。在当下,《太吾绘卷》《中国式家长》依靠足够的共鸣成为爆款,但也难对游戏业“寒冬”现状产生什么影响力。

独立游戏前期融资的困难仍旧是通病。商业价值难以保证,独立游戏又极其抗拒资本干涉创作,许多独立游戏项目都是依靠众筹或者个人资助勉强度日,《太吾绘卷》的团队也不例外。能够在steam发售的作品,其实已经走过了一大段路。

虽然只是个例,它们获空前得成功的最大价值或许在于,给那些苦苦挣扎在生存线上下的独立游戏制作者们看到一个光明未来的可能性。毕竟《太吾绘卷》获得如今60万份销量之前,起点也不过是制作人茄子所说的“想做一个好游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