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文仔

“倒计时一周年,我们诚恳发声”。

10月6日,名为“NINE PERCENT粉丝诉求联盟”的微博发出“粉丝联合诉求书”,并贴上长图以粉丝名义表明对NINE PERCENT现状的不满,要求公司爱豆世纪给出合理解释。

//resource.jingkan.net/imgs/059a6fa0-cb8b-11e8-931e-5bbbd1856fcd.jpg

其中粉丝指出限定活动一年半的NINE PERCENT虽已出道半年但没有任何团体音乐作品,也鲜少有合体活动。曾经被承诺制作的团体综艺《百分九少年》上线时间遭屡次推迟,甚至连NINE PERCENT官博与成员的互动都寥寥无几,团队似乎形同虚设。

//resource.jingkan.net/imgs/059abdc0-cb8b-11e8-931e-5bbbd1856fcd.jpg

由爱奇艺《偶像练习生》选出的NINE PERCENT和腾讯《创造101》所推出的火箭少女101都属于次选秀时代的人气限定团体。与其他团队不同,面对偶像市场,“限定”一词一早就为团体写下了“解散”的结局,但如何将故事在既定结局下谱写得更加精彩,经纪公司是能有所成就的。

经纪公司坐吃山空,团体品牌名存实亡

由于限定团体在偶像市场开疆扩土的时间有限,所以更需要在综艺平台出身这个基础上,由经纪公司带领发展初始人气,并且逐渐增量文化内容直至创立自我品牌。

而正如NINE PERCENT粉丝对于现状的担忧,自4月6日出道开始算起,NINE PERCENT已然活动半年之久。在这半年中,经纪公司一直专注于将NINE PERCENT作为《偶像练习生》附加团体的价值进行资源变现,而并无进一步内容发展迹象。这种坐吃山空的行为让当初花钱投票并被冠以“全民制作人”的粉丝感到不满。

//resource.jingkan.net/imgs/059abdc1-cb8b-11e8-931e-5bbbd1856fcd.jpg

对于NINE PERCENT的经纪公司爱豆世纪来说,似乎保温节目热度的唯一方法是巡演。在出道初期,NINE PERCENT就开启了全国各地的巡演模式,没有新曲的他们巡演表演均来自于《偶像练习生》舞台考核时期的曲目。因为高强度的巡演让成员们身体和心理上都承受高压,爱豆世纪从此被冠上急功近利的帽子。

除了巡演以外,爱豆世纪更加青睐于广告代言这种资源变现的方式。除了早期代言的消消乐缺少了来自乐华的三位成员参与外,在此之后的必胜客、悦诗风吟、游戏武林外传、I Do香水、立白等等代言NINE PERCENT都采取了全员代言,粉丝为此掏尽腰包,也看不到任何团体作品的出现。

//resource.jingkan.net/imgs/059abdc2-cb8b-11e8-931e-5bbbd1856fcd.jpg

然而在团队音乐发展前路渺茫的时候,NINE PERCENT成员们各自在不同领域开枝散叶。其中蔡徐坤在短短半年期间,发布了五首原创歌曲占据各大榜单,也率先带着第五首原创《wait wait wait》参与了《中国音乐公告牌》的录制。团队中原本所属乐华娱乐的朱正廷、黄明昊、范丞丞三人于6月21日与乐华娱乐其他四位组成乐华七子NEXT发布了正规专辑《THE FIRST》再次出道。

而在综艺方面,NINE PERCENT成员黄明昊、朱正廷、小鬼与毕雯珺、董又霖、董岩磊加入爱奇艺《奇妙的食光》,陈立农加入爱奇艺《Hi室友》等。但是即便依靠爱奇艺这个大型综艺资源库,成员们的个人综艺有些起色,团综却迟迟无法圆满,成员个人行程与团队行程无法协调沟通是主要原因。

//resource.jingkan.net/imgs/059ae4d0-cb8b-11e8-931e-5bbbd1856fcd.jpg

可以发现,在爱奇艺妥协下的“两团并行”似乎成为了NINE PERCENT团体发展的最大绊脚石。爱豆世纪在成员活动权上的把控缺失后,只能对团员发展放任自流,使团体名存实亡。

至此,反观腾讯视频《创造101》所推出的火箭少女101虽在前期也有着同样的弊端,但是在退团风波之后,周天娱乐坚定拒绝两团并行的决心起到了拯救整个火箭少女的作用。

孟美岐、吴宣仪、张紫宁归队之后,火箭少女101接连发布《撞》《Light》两首单曲,在洗脑吸睛的《卡路里》为其造势之后,《撞》有所提升的品质让人感到惊喜,并且达成了不错的销量和口碑。

//resource.jingkan.net/imgs/059ae4d1-cb8b-11e8-931e-5bbbd1856fcd.jpg

攻占音乐市场的火箭少女101同时还推出团综《火箭少女研究所》,相比较NINE PERCENT成员之间的低频互动,火箭少女团综所展示的团队日常生活更能营造团队感。火箭少女成员们还接连与高奢品牌合作受邀参与到各大时装周活动中,利用时装周为团队进行价值升级。

火箭少女101与NINE PERCENT这类限定团体已经成为了经纪公司的资本变现筹码,从NINE PERCENT粉丝所爆发的不满来看,代言与巡演都是掏空基础粉丝的手段,而限定团未在出道时期趁热打铁发布好作品,错失最佳圈粉和固粉时期后还企图不断从老粉中淘金的行为,遭到粉丝的讨伐是必然的。

“偶练”“火箭”发展悬殊,背后是经纪公司的资本博弈

NINE PERCENT所属的爱豆世纪公司注册于2018年3月,这一家全新的娱乐传媒公司是专门为《偶像练习生》所推出的团体服务的。其中爱奇艺是合资公司中占股份比最大的一家,因此NINE PERCENT的主要发展定位还是以爱奇艺的话语权为重。

//resource.jingkan.net/imgs/059ae4d2-cb8b-11e8-931e-5bbbd1856fcd.jpg

葛福鸿

作为港台合资的爱豆世纪,除了《偶像练习生》制片人姜滨以外,葛福鸿是NINE PERCENT的主要操盘手之一。姜滨擅长内地平台节目的运作,而曾经打造蔡依林、飞轮海的台湾金牌经纪人葛福鸿负责带来高规格资源。也许是葛福鸿的台湾造星手段与内陆团队合作不当,NINE PERCENT的发展并没有实现她曾经“要让中国制作的全民男团走向国际”的豪言壮志。

当然在NINE PERCENT团体发展路上横插一脚的还有家大业大的乐华娱乐。乐华娱乐的强势让爱豆世纪对成员活动权达成了两团并行的妥协,而爱奇艺所掌控的爱豆世纪缺乏能和乐华娱乐抢夺话语权的能力,乐华所属的三名成员也时常脱离NINE PERCENT本团活动,合体难以实现。

//resource.jingkan.net/imgs/059b0be0-cb8b-11e8-931e-5bbbd1856fcd.jpg

前有乐华打乱团队节奏,爱豆世纪“破罐子破摔”的行程个人化,后有火箭少女借前车之鉴坚持分裂式合约。

成立于2016年的海南周天娱乐为企鹅影视100%控股,其老板王娟是《创造101》的总编审及腾讯视频总编辑,腾讯视频的自制综艺、电视剧都由她经手。而周天娱乐在退团风波时期坚持的艺人经纪专权也是为了能在之后的活动中充分调动艺人资源。对于火箭少女的管理,腾讯方完全把握了话语权。

企鹅影视的连带关系让周天娱乐在后期能为火箭少女提供非常大型的影视资源,而从现在火箭少女的发展来看,周天娱乐背后偌大的腾讯产业为火箭少女进行全方位的打造前提是保证了团体的总体归属。

限定团体横空出世,高效配置需跟上

由于选秀衍生限定团体的概念来源于外国,各平台虽将节目模式进行了中国化,但在国内偶像产业的现状下,限定团体的经纪公司更多是以资本角度去思考发展,对限定团体所需营造的团队感并没有很好的分析认知。

限定团体原本就缺失时间资源来慢慢在偶像市场打造品牌文化,他们的横空出世更加需要经纪公司好好“趁热打铁”。而一个团体如若不发挥团体的作用长期进行“散养”式发展,难免会昙花一现。

//resource.jingkan.net/imgs/059b0be1-cb8b-11e8-931e-5bbbd1856fcd.jpg

韩国原版的PRODUCE系列,无论是I.O.I还是现在正在活动的WANNA ONE,都营造了极强的团队感。其中WANNA ONE还因为优异的团队成绩成功将合约延期,在文化品牌和经济效益上,经纪公司和艺人都达成了双收。

国内暂时还缺乏韩国的偶像体系来支撑限定团体所需的“高效”,没有成熟的音乐制作团队来为团体提供主流的歌曲,也没有相应的平台和颁奖来提升整体价值。

然而我们发现爱豆世纪在备受诟病的同时也在寻求解决方法。例如《偶像练习生》的原班人马打造《中国音乐公告牌》为音乐人提供宣传基地,变相为NINE PERCENT出新曲铺路。在粉丝提出联合诉求之后,NINE PERCENT官博立马开始与成员的互动,并且透露新曲即将上线。

//resource.jingkan.net/imgs/059b0be2-cb8b-11e8-931e-5bbbd1856fcd.jpg

即使在好音乐、好平台都缺失的情况下,作为限定团,经纪公司也不能仅仅运用国内已经成熟了的广告、画报、巡演手段来培养偶像团体,而是应该去创造条件。在短时间内为了能立起内容品牌,必然是要在作品上下功夫的,而团体的合作能使作品更加有力量。

真正有内容的偶像团体,永远不会是昙花一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