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云飞

北京时间10月9日,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官网公布,中国知名导演姜文电影作品《邪不压正》,将代表中国内地参加第91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角逐。此前,《大佛普拉斯》与《红海行动》已确定代表中国台湾与中国香港“申奥”,《邪不压正》的最终敲定,使得此前呼声甚高的《影》失去了在好莱坞大舞台崭露头角的机会。

这是大导演姜文第一次导演作品参加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争夺。在此之前,姜文的《一步之遥》与《太阳照常升起》都曾是中国内地选送奥斯卡呼声颇高的种子选手,但都意外分别败给了《夜莺》与《云水谣》,此次“北洋三部曲”收官之作意外击败《影》被选送海外,《邪不压正》算得上收获意外之喜。

//resource.jingkan.net/imgs/815b2ff0-cd1e-11e8-931e-5bbbd1856fcd.jpg

然而,考虑到迄今为止只有《卧虎藏龙》一部华语片收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且今年有《罗马》《小偷家族》等种子选手,姜文想要凭借并不出众的《邪不压正》成功冲奥,只能靠“锦鲤”显灵。

在“北洋三部曲”里,《邪不压正》并不出众

拥有强烈荷尔蒙气质的姜文,每一部作品都称得上是话题之作。演而优则导的姜文,用《芙蓉镇》《红高粱》《北京人在纽约》证明自己是中国最会演戏的男演员之一,也用《鬼子来了》《太阳照常升起》来凸显自己的导演能力。

//resource.jingkan.net/imgs/815b5700-cd1e-11e8-931e-5bbbd1856fcd.jpg

作为其导演的第六部作品,《邪不压正》是其自导自演的“北洋三部曲”收官作品。影片根据张北海小说《侠隐》改编,算得上是姜文数年磨一剑的心愿之作。在电影中,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北平中西杂处、新老交替,既有日本特务与汉奸走狗,还有黑帮老大与豪门旧户,同时不乏外国记者与江湖豪士。

宏阔的时代背景与复杂的人物关系,赋予了《邪不压正》出色的故事架构,在第55届金马奖提名上,该片就获得了包括最佳导演、最佳女配角等6项提名。与此同时,无处不在的溢满荷尔蒙的低俗恶趣味,让全片看起来像是导演的圈地自嗨;不是插入的魔幻现实镜头则割裂了《邪不压正》的叙事,不为观众所喜。

//resource.jingkan.net/imgs/815b7e10-cd1e-11e8-931e-5bbbd1856fcd.jpg

可以说,成功击败《影》成为中国内地申奥片的《邪不压正》,并不是姜文作品序列中的杰出作品,该片在7月13日内地上映后,累计票房仅为5.83亿,与“民国三部曲”前作《让子弹飞》上映时口碑与票房齐飞形成鲜明对比,最终败给了新导演文牧野《我不是药神》。

口碑两极也让《邪不压正》的申奥资格并不那么“服众”。在豆瓣电影上,《邪不压正》的评分为7.2分,有赞有弹的评论两极分化严重。网友评价,“姜文作品中直白又平庸,导演的恶趣味时而灵光闪现,时而尴尬无比”。

仅从成片质量来看,《邪不压正》并不能问压过此前风传的《影》《江湖儿女》抑或《我不是药神》。

是大导演还是主旋律?谜一样的申奥选送标准

尽管《邪不压正》已经确定代表内地申奥,但为《影》《江湖儿女》《我不是药神》“鸣冤”的声音依然不在少数。这几乎成了内地影迷一年一度的固定吐槽时间——在国庆节前后,随着奥斯卡最佳外语片选送影片的确定,影迷们齐声吐槽,为什么是TA代表中国内地?

2018年的《邪不压正》《影》《我不是药神》《江湖儿女》,并非能比肩《红高粱》《霸王别姬》等早年在国际舞台上一呼百应的经典之作。

//resource.jingkan.net/imgs/815b7e11-cd1e-11e8-931e-5bbbd1856fcd.jpg

作为大导演的最新力作,《影》是张艺谋回归到了最擅长的色彩领域,泼墨写意间虽有黑白的哲学意味,却依然在宣扬人性被异化的老旧主题;《我不是药神》则是套用好莱坞商业类型片的故事架构,讲述了触及生活肌理的现实故事,一旦脱离中国社会语境,《我不是药神》对现实的讽刺与鞭策或许并不能引发美国人的共鸣;《江湖儿女》的问题与《邪不压正》类似,愈发自我迷恋的导演在影片中构建了“贾樟柯宇宙”,却失去了痛击现实的力度。

//resource.jingkan.net/imgs/815b7e12-cd1e-11e8-931e-5bbbd1856fcd.jpg

无片可选,是中国内地在报送“申奥片”头疼不已的难题。狂飙突进的内地影市,在商业市场上获得极大成功,已经有坐二望一的巨大野望,却在内容端创作上羸弱不堪,多年来受到影迷的狂嘲——且不与西亚强国伊朗并称,就在中日韩的东亚三强中,拥有三个席位的中国也只有《卧虎藏龙》一次斩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而已。

即便“矮个子里挑高个”,也因不透明的选片制度而备受诟病。根据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规则,各国初选阶段由官方从报名影片中挑选,强烈的官方色彩决定了最后胜出者未必是当年公认的最优秀作品,输出官方价值观、代表主流阶层民情民意、甚至仅仅是在国际上有名气的大导演作品等,都能成为左右结果的关键变量。以下是近十年来,代表中国内地申奥的影片:

//resource.jingkan.net/imgs/815ba520-cd1e-11e8-931e-5bbbd1856fcd.jpg

2017年《战狼2》

2016年《大唐玄奘》

2015年《滚蛋吧!肿瘤君》

2014年《夜莺》

2013年《一九四二》

2012年《搜索》

2011年《金陵十三钗》

2010年《唐山大地震》

2009年《梅兰芳》

2008年《筑梦2008》

从中可以看出某种端倪,斩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并非选送影片的初衷,向外输送国家意志甚为重要,如2008年恰逢奥运会首次在中国举办,被誉为“和平崛起”的标志性事件;而内地影史冠军《战狼Ⅱ》的选送,莫不是汹涌澎湃的民族情绪使然。

不那么值得稀罕的小金人,奥斯卡也不过是好莱坞圈地自嗨

不过,奥斯卡作为一年一度好莱坞的狂欢party,只因美国的影视制作业在全球独占鳌头,而备受关注。作为美国人的自嗨电影节,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并不是艺术价值评判的唯一标准,不受各大厂商公关左右、更加纯粹的欧洲三大电影节,才是蜚声国际的良好平台。

回头来看,唯一一次斩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卧虎藏龙》,就是一部众人交口称赞的电影作品么?绝非如此,不仅收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甚至斩获了最佳摄影、最佳原创配乐,最佳艺术指导等多项大奖的《卧虎藏龙》,让当时的中国内地观众“黑人问号脸”:这部叙事跳跃、对白极简的武侠电影,到底是拍给中国人看的,还是拍给西方人看的?甚至连导演李安在台湾成长,美国受教的经历,也遭受了观众的质疑,“黄皮白心”的争议在现在看来甚至有些匪夷所思。

从这个角度看,网友们倒不用为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小金人的归属如此痛心疾首。它不过是好莱坞的圈地自萌,它的归属,也不过是西方电影人年终表彰时,送给外人的一道甜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