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爷的片子不知看了多少部,也不知重复看了多少遍,印象里最经典的有两部,一部是《国产凌凌漆》,一部是《九品芝麻官》。前者没在电视荧幕中播放过,但却在自己的硬盘中不断被打开;后者几乎没在自己电脑中播放,却常现身于电视荧幕。记得自己最初喜欢上星爷的无厘头电影,也是这部《九品芝麻官》,那时的自己,喜欢的是方唐镜戏耍包大人那句“干die还是湿die”,喜欢的是“包大人来了”后民众的蔬菜炸弹,喜欢的是“我出来啦,我又进去啦,你打我呀”后的“从没听说过这种要求”……而如今再看,在那处处戏谑之余,似乎又寻找到了几丝弦外之音。


     “贪官要奸,清官更要奸,要不然怎么对付得了那些坏人?”当包龙星的老爹包不同拿着那张不知是“廉”字还是“穷”字的纸张,教育那个拿银子买来九品知县头衔的儿子时,自己不禁联想开去,在这个“打老虎、拍苍蝇”搞得有声有色的时期,再播此片,是不是别有深意?

    当然这极有可能是贞子“想得太多了”,就像不久前故宫把四爷雍正搬出了个“萌萌哒”的动态造型,自己也把它扯到了塑造反腐领袖形象的一层上。也许,当年那些文字狱,就是可以这么扯出来吧。但不管如何,这部《九品芝麻官》,还真是一部教你如何打击官二代的案例,只不过,真有点无厘头。



后台关系网很重要

     身为知县老爷的包龙星,为何最初在此案件上一败涂地,甚至差点丢了性命,原因就在于对手太强,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实力有实力,所以原先白的变成了黑的,原告成了被告。

     “我爸是水师提督常昆。”一句话颇有“我爸是李刚”的霸气,迎来的是“常公子啊,饭吃了没啊,要不要喝一杯茶啊”的笑脸逢迎。除了这个底子,反方还有皇太后跟前红人李公公做为“干爷爷”,宫里有人,可谓后台硬如山。

     而包大人一方呢?原告是个几乎一无所有了的戚秦氏,包龙星又是个候补知县,其老爹几近临终,与常威斗,几无胜算。想要上访告御状,又被其爹当年的恩人所出卖,沦落乞丐。

     但为何最终包龙星能反败为胜?很大原因就是那次偶遇,碰到了当今圣上,一番琐事之后,其成为了八府巡抚。试想一下,如果没有这一层,如何能进行绝地大反击?



自身实力很重要


从影片开始时包龙星被广州第一状师“荒唐镜”百般耍弄,到最后三司会审暴打“荒唐镜”,并且革去其功名,贞子看到的是一个永不放弃的励志故事。

    

随戏班子上京,包大人学会了各种杂耍技巧,虽然令我们捧腹;进飘香院当跑堂,包大人学会了吵架绝技,能把死人骂活,把海水骂炸。其这样刻苦努力随机应变,真可谓“走到哪,学到哪”,而他经历的这些磨难,在最终那场近乎拳击赛一般的官司中,也一并体现了出来,这样的伏笔设置,在无厘头的片子中并不多见。



“阴人”很重要

      从方唐镜离开后堂,包龙星一摆弄叠得整整齐齐的银山瞬间坍塌,贞子就看到了一个“阴人”的世界。继而是那句“幸好现在还是三更,还是二更的时间办事”,一个颠倒黑白的阴谋就这么产生了。包龙星被阴了,这也让他尝到了广州第一状师的厉害。

      但最后那场官司,常威一句“你敢阴我”,包大人回答“阴你又怎么样”,自己又看到了什么叫做“贪官要奸,清官更要奸,要不然怎么对付得了那些坏人?”包大人在本案中使用了很多阴人手法,让那些作伪证的证人一个个说出了实情。果然奸,果然阴,但包大人的“阴人”,绝不是贪官恶人们的奸诈奸邪,而是一种更智慧、更有能力的体现,记得猪八戒这么说过,不止是高那么一点点!

      

一场官司,几顶乌沙落地,几只苍蝇被拍,几个老虎被打,全民欢天喜地,原来,94年的这部片子就这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