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飞,飞儿乐团还能叫飞儿乐团吗?

//resource.jingkan.net/imgs/b58d77c0-d8f3-11e8-bd33-cb558f9e7b98.jpg

沉寂许久之后,有关飞儿乐团的大新闻是: 前主唱飞(Faye、詹雯婷)10月24日谈被退团泪洒当场,25日F.I.R.就找来曾经合作过〈星火〉的歌手Lydia(韩睿)担任新主唱,并在北京举办“全新出发”记者会了。

是不是巧合呢?或许,也没有那么巧吧。

就在飞儿乐团重新出发前一天,飞还在加盟新东家的记者会上,落泪表示希望先告知(被退团一事),还以分手来比喻与F.I.R.的关系,“分手不代表消失,他还是在”。

//resource.jingkan.net/imgs/b58d9ed0-d8f3-11e8-bd33-cb558f9e7b98.jpg

F.I.R.确实还在,只是已经没有飞的位置了。

乐团重组其实是很正常的事,但曾经被飞儿乐团那么多好歌感动到的我,现在整个人是懵的。因为这场分手真的已经被他们演绎成一场扑朔迷离的宫斗剧——

按照飞的说法是:今年2月,F.I.R.在脸书公告将录制新曲,但当时的主唱飞Faye却没有被告知此讯息,甚至上了脸书专页才惊觉已被移除管理员资格,让她措手不及。

但陈建宁的说法是:去年他告诉我们很想做自己音乐,不是摇滚乐而是偏向EDM,我们沟通很久邀请她回来录制专辑,但她很坚持想往那条路去。

按照飞的说法,自己是被踢出团的。但陈建宁的说法却是飞坚持单飞,被迫重组。所以到底哪个说法才是真相呢?或者说,两个都是真相?

//resource.jingkan.net/imgs/b58dc5e0-d8f3-11e8-bd33-cb558f9e7b98.jpg

但飞儿乐团的那个时代或许真的已经过去了,就像某个人一旦离开,就再也找不回了吧。

新主唱能够取代飞吗?歌迷的态度空前的一致

可能不能。

许多歌迷的说法是:“不是觉得她不好 ,但就是无法接受”。

25日F.I.R.在北京宣布将全新出发,一上台就把舞台交给年仅22岁的新人Lydia韩睿,新主唱一口气演唱了乐团的经典名曲《Lydia》、《我们的爱》、《月牙湾》组曲,表情显得有点紧张,音乐表现呢?被歌迷吐槽缺乏原主唱的辨识度,但总体是稳的,当年一首开创了飞儿乐团时代的陈建宁,当然也不会把乐团的未来随便交到一个新人的手里。

//resource.jingkan.net/imgs/b58dc5e1-d8f3-11e8-bd33-cb558f9e7b98.jpg

Lydia的原名叫韩睿,就读于浙江传媒音乐学院音乐剧专业,陈建宁的形容是拥有“如水晶般的声音”。 据说也是乐团通过多渠道海选从上百人中选出的。

//resource.jingkan.net/imgs/b58dc5e2-d8f3-11e8-bd33-cb558f9e7b98.jpg

之前《斗鱼》要改拍成电影,制作人决定再续创作前缘,量身订做一首新的主题曲。于是陈建宁和阿沁创作出《星火》,并希望能找到一个可以代表剧中角色小燕子坚毅性格的声音演唱,阿沁想起了韩睿,陈建宁说:让我打动的声音不多,声音出来让我听到新火花。

成为主唱的韩睿的回应是惊喜又带着诚惶诚恐,“我从小就是F.I.R.飞儿乐团的粉丝,他们出道的时候我才8岁。我特别喜欢Faye老师的声音。”还说自己也是Faye的歌迷,知道她的地位不可取代,只期许能追上偶像的脚步。

但歌迷的反应是简单又直接的:说好的全新出发 ,结果新主唱叫lydia ,还唱lydia ,是不是鸠占鹊巢呢?

//resource.jingkan.net/imgs/b58decf0-d8f3-11e8-bd33-cb558f9e7b98.jpg

乐团换主唱,往往成为乐团兴衰的转折点。而飞儿乐团又更特殊一些。

无论陈建宁怎么表述F.I.R.,但在歌迷心中,这就是根据原来三个人的特质打造出的团。现在换主唱了,风格还是原来的,新主唱的整个音色和风格和faye不同,很容易会陷入歌迷的比较中。

无论怎么看,摆在F.I.R.面前的,都是一场硬仗了。

可是为什么要换主唱?

飞说自己是“被退团”的,另两个成员却有不同说法,这真是一出罗生门

必须说飞退出飞儿乐团的故事,到现在为止,已经变成又一出罗生门。

事情源于飞2月22日所发的一条推文。

它在文中透露飞儿乐团最近要出新歌,而对于这一消息自己也是通过朋友转帖才得知的,并称自己在团体主粉的管理员身份也于2月16日被移除。

//resource.jingkan.net/imgs/b58decf1-d8f3-11e8-bd33-cb558f9e7b98.jpg

尽管被退团,她还是对其余两位成员即将推出的新作品送去了祝福。

第二天凌晨乐团的吉他手阿沁就发文回应了,说的是:

 “曾经一起打过的战役都是最珍贵的回忆,未来的道路也彼此祝福,四年来努力尝试沟通新作品,但三人一直无法达成一致······飞被退管理员一事我也不知情。但为避免误会,我也自己退出粉丝管理员······”

这时候大家转头去看飞11月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文字,就发现团队的分歧早就存在了。但后来的故事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resource.jingkan.net/imgs/b58decf2-d8f3-11e8-bd33-cb558f9e7b98.jpg

就在10月24日,她才刚正式宣布加盟亚神音乐,师姐杨乃文还到场为她站台,她还脱口而出:“从小就很喜欢你。”现场是笑声不断的,而就在之前,她的个人新歌还入围了金曲奖。

到了25日,飞儿乐团就宣布新主唱加入了。

//resource.jingkan.net/imgs/b58decf4-d8f3-11e8-bd33-cb558f9e7b98.jpg

但听双方的表述,又好像在讲完全不同的两个故事。

飞24日在记者会讲到落泪,说是对团员还有恨,还说至今仍留着3人的聊天群组里。她还回忆发现被剔除脸书管理职后,立刻在群组发问:“怎么把我删了?”对方仅表示“因为有新的计划”。

这样的恨意,现在看起来是慢慢淡去了,她坦承与陈建宁没有联系,但也不想恶言相向:“我不觉得是(脸书)被踢出去,应该说,决定各自走各自的路。”

她说不希望用加害者或受害者来描述团体。

这些表述,无论怎么听都是意难平。

但陈建宁和阿沁的说法又不同。

//resource.jingkan.net/imgs/b58e1400-d8f3-11e8-bd33-cb558f9e7b98.jpg

陈建宁说的是,去年飞提出新音乐想法,在双方理念不合之下,决定寻找新主唱加入。

阿沁在群访中还原的状况是:“Faye在2014年就开始做个人音乐,我一直是她的音乐总监。直到2017年她可能也成熟了,就很诚恳地跟我们讲她不再唱FIR的合体歌曲了。”

阿沁还说自己当时很震惊,之后也有跟Faye再讨论,但Faye有自己的音乐追求,包括Faye的个人新专辑中也有阿沁的作品。“她现在的音乐类型非常适合她个人。走到这个阶段,我们三个人都是非常明白的,我跟Faye认识了近20年,还是很好的朋友。”

这听起来根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故事:按飞的说法这是个被踢出群的伤心故事,自己不说但其实就是受害者,但另外两名男性成员却一致提到是飞有新的音乐理念在先,自己是尊重飞自己的意愿。

//resource.jingkan.net/imgs/b58e1401-d8f3-11e8-bd33-cb558f9e7b98.jpg

到底哪个才是真相呢?估计,又是一道永远解不开的罗生门。

但这出反转不断的退团宫斗悬疑剧演到现在,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当年那个风头一时无俩的飞儿乐团,再也回不来了。

出道即巅峰,真的是飞儿乐团的宿命吗?

当年刚出道的时候,飞儿乐团是曾和周杰伦并驾齐驱的“KTV必点歌曲之王”的。

但出道即巅峰,似乎也成为了飞儿乐团的宿命。

知乎上曾有一个关于他们的提问“如何评价F.I.R?”点赞最高的是这样说的——

//resource.jingkan.net/imgs/b58e1402-d8f3-11e8-bd33-cb558f9e7b98.jpg

 说的似乎没有错。

2004年飞儿乐队因演唱偶像剧《斗鱼》的片尾曲《Lydia》出道,这首当时大热的偶像剧《斗鱼》的片尾曲,悲凉深邃的歌词,配上感人的故事,不知唱哭了多少人。

//resource.jingkan.net/imgs/b58e1403-d8f3-11e8-bd33-cb558f9e7b98.jpg

结果出道的第一首歌就成为各大音乐榜单的热门金曲。

接下来有一口气推出了三张专辑,唱红了《我们的爱》、《fly away》、《你的微笑》、《千年之恋》。

飞儿乐团横空出世的时候,台湾流行乐团正是最后的黄金时代,但飞儿乐团在当年年度专辑热卖榜上,是赢了孙燕姿、五月天和王心凌的,仅次于 S.H.E、周杰伦和蔡依林。

//resource.jingkan.net/imgs/b58e1404-d8f3-11e8-bd33-cb558f9e7b98.jpg

但飞儿乐团的转折点就出现在此时,就在出第三张专辑的时候,日久生情的主唱Faye和吉他手阿沁相爱了。

在一场演唱会上,阿沁忽然跪地,为其带上自己准备的巨型水晶戒指,称买不到名贵钻石,因此买到了这只。

//resource.jingkan.net/imgs/b58e1405-d8f3-11e8-bd33-cb558f9e7b98.jpg

后来又正式在教堂求婚。

//resource.jingkan.net/imgs/b58e1406-d8f3-11e8-bd33-cb558f9e7b98.jpg

没想到这段感情谈着谈着就散了。

2014年,阿沁被曝与小14岁的嫩模谈恋爱。当年11月就举行了婚礼,今年2月份阿沁宣布自己即将迎来第二个孩子。

//resource.jingkan.net/imgs/b58e3b10-d8f3-11e8-bd33-cb558f9e7b98.jpg

这场成员之间的恋情,似乎也成为飞儿乐团兴衰的荣枯点,虽然后来飞儿乐团又打造出《月牙湾》等金曲,但后面的几张专辑,就再无前三张那样的气势了。

接下来,是一系列的不和传闻与分歧。

当年三人与华纳合约期满,有媒体报道陈建宁未经主唱飞同意就签约了华研并私吞2000万台币(折合人民币440万)合约金。

后来飞儿乐队当时也在社交媒体上做出回应,称飞儿乐团与华研签的只是经纪约,因为主唱飞想保持独立性,所以并没有签约华研。还澄清没有签约金一事。

但飞儿乐团分明就是渐渐散掉了。

陈建宁开始上音乐节目当评委。

手阿沁经营了自己的艺人学院T.P.I,旗下的女子组合T.P.I也出了自己的歌。

飞组建了自己的乐团“小天空”,并于去年发行个人专辑《小太空》。

//resource.jingkan.net/imgs/b58e3b11-d8f3-11e8-bd33-cb558f9e7b98.jpg

飞儿乐团渐渐从当年的金曲天团,变成了商演乐团,而且各种团队解散、闹不和的负面新闻,也一步步瓦解了乐团的听众缘。

重组再出发,似乎是一个对彼此最好的结局。

只是故事的发展,不是当年听着飞儿乐团的歌迷期待的那种。

说起过去,飞是恨意中又带着怀念,“我们这几年也是满多风风雨雨,其实有时候也是满不舍。”

陈建宁也说,很多怂动的新闻标题,可能会影响大家的感情,但自己看到视频其实很感动,“因为Faye也说她知道我们有很多音乐梦想,我们彼此都是相互祝福的。”

但这场分手大戏演了这么久,终究还是败掉了大家对飞儿乐团的美好记忆。

//resource.jingkan.net/imgs/b58e3b12-d8f3-11e8-bd33-cb558f9e7b98.jpg

一个乐团渐渐走下坡路,可能不是哪个人的责任,而是所有人都有责任,但问题面前怜悯自己容易,而推己及人却很难。

大家都说充满不舍彼此祝福,但陈建宁和飞的矛盾是看得见的,老好人阿沁则是被夹在现在的合作伙伴和过去的恋人之间进退两难。

我只能说,从我个人感受来讲,忍不住为这个团感到难过。大家对往事的眷念和不舍,并不能抵掉曾经的龌龊,反而让这个故事更令人悲伤。

当年飞儿乐团如日中天的时候谁都不会担心未来,但后来大家却眼看着一个天团一步步走向伤仲永。

正因为开场太过华丽精彩,因此难免让人觉得过去这十年飞儿乐团的表现太苍白了,实在是可惜。

现在重新出发开起来不算晚,但如果没有好歌与好的配合,还是雷声大雨点小。

转瞬即逝也是一种美。因为转瞬即逝所以才特别绚烂,但绚烂的代价是盛放后就此消失。

飞儿乐团的发展轨迹,好像是把歌唱生涯变作一场烟花表演,开场盛大的美丽倾注了太多的能量,后来的时间就只有用不和传闻与隐形宫斗来填补。

F.I.R.的“全新出发”记者会外,能见到飞送上的花篮,上面写着“Keep Going!音乐之路,不忘初心!”

//resource.jingkan.net/imgs/b58e3b13-d8f3-11e8-bd33-cb558f9e7b98.jpg

对于为什么还叫F.I.R.,陈建宁也解释,F.I.R.是Fairyland in Reality,希望用音乐创造出一个奇境,带给在现实生活努力活出自己的每一个人,更多的生命力,更多的希望,与更多的爱。

可我们知道华语乐坛的高潮年代就这样远去了,当年听着《千年之恋》的少年们也渐渐老了。

那些我们曾经最爱的偶像与天团,隐退的隐退、消失的消失,唯有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她们曾那样华丽地绽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