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东方卫视《梦想改造家》第二季于日前收官。这个不曾出现过一位明星嘉宾的纯素人节目,却以其诚恳的态度和坚定的镜头语言,不仅在家装这一垂直领域得到了专业人士的认可,更是取得过同时段收视排名第一的成绩。


//resource.jingkan.net/imgs/564596f0-e2fb-11e8-b4e7-116d6a8fc9ab.jpg


东方卫视《梦想改造家》第二季于日前收官。从第一个接受居住空间改造的家庭开始,每一集的《梦想改造家》都牵动着电视观众的神经。这次是怎样的奇葩居住环境?一家人又有怎样的怀想与愿望?这个不曾出现过一位明星嘉宾的纯素人节目,却以其诚恳的态度和坚定的镜头语言,不仅在家装这一垂直领域得到了专业人士的认可,更是取得过同时段收视排名第一的成绩。尤其难能可贵的是,《梦想改造家》由“家”与“梦想”的切入点,折射了一个时代的人性缩影,成为平凡而伟大的大众传播样本。


  • 被尊重的梦想


夹缝中艰难求生的家庭,三代蜗居的馄饨铺老板,零采光的老旧公房,第二季《梦想改造家》的镜头依然对准了这些身处城市被遗忘角落里的家庭。在飞速发展的城市化进程中,这些被称为“奇葩”的居住环境看上去有些不可思议,而这一份不可思议,成为收视的一枚钩子,吸引着许多电视观众将频道搁至每周二晚的东方卫视。


《梦想改造家》的镜头显得客观而冷静,由于居住环境产生的人与人、人与周遭之间的矛盾没有被刻意回避,同样也没有刻意放大,这令观众思绪的进入显得真实而自然,仿佛这就是发生在隔壁邻居的身边事。这种状态正是《梦想改造家》恰到好处的“进入点”,多加一份渲染,多有一点娱乐之心,都会显得矫揉做作。


与许多家装节目不同,《梦想改造家》并没有将改造的重心停留在以色彩配搭和室内设计为主的“软装”上,而是通过对住房结构的重建和居住空间的更新,将原有的格局打破,并通过软装辅助,重塑一番新天地。这一思路的背后,实际上体现着节目对委托人的深切洞察。身居陋室,情深意重,几乎是《梦想改造家》里所有委托人的共同特征:因为身居陋室,无法舒展,为了让家人过得更舒服一些,家庭中的个体往往委屈自己,个人的空间、隐私甚至价值都无法完全兑现,这令锦上添花式的软装显得太过轻巧而无用;而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中最为基础的承载元素,“家”的意象并不单指所谓的物理空间,更指向了居住在这一空间里的家庭成员。安居而乐业,即便没有厨卫设备,没有阳光,没有私密,甚至没有安全,但这小小的方寸之地却依旧是家庭的每一位成员的归属,也是梦想开始的地方。任何违背家庭成员意愿的行为,纵使效果再富丽堂皇,也难得到真正的掌声。这令《梦想改造家》的每一位设计师,都严格遵守委托人的意愿进行空间的改造。


//resource.jingkan.net/imgs/5646cf70-e2fb-11e8-b4e7-116d6a8fc9ab.jpg
夹缝中的家(改造前)

//resource.jingkan.net/imgs/5646f680-e2fb-11e8-b4e7-116d6a8fc9ab.jpg
夹缝中的家(改造后夜景)


事实上,从《梦想改造家》的这个名字不难看出,电视节目的企图心,并不仅仅在于改善委托人的居住环境,而是通过居住环境的改造,重新开启委托人心中或被遮蔽、或渐消退的梦想。节目的严谨,让这一份被尊重的梦想,散发出真实而感人的力量。


  • 值得敬畏的专业精神


尽管建筑与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但因其专业性,往往普通的电视观众并不了解其中的来龙去脉,这或许也是电视装修节目更容易将镜头对向容易理解和效仿的“软装”的原因。而《梦想改造家》涉及建筑空间的改造,这让每一集中登场亮相的设计师多了一丝神秘的色彩。


在“胖大婶的幸福新家”一集中,日本设计师青山周平借用中国古代科考号子的思路,巧用升降装置,将3.7平米的临街房逆天改造成集小卖部、卧室、书房功能为一体的新房;在“馄饨铺里的家”一集中,设计师史南桥巧用升降功能,将小孙子的“床”与馄饨铺的餐桌合二为一,又利用魔方椅的移动组合增加了储物空间,还设计了“可移动厨台”扩大了馄饨铺面积,让24平的老宅完美的实现了商住两用;而“夹缝之家”一集中设计师将夹缝房变身水晶宫的奇迹改造更是令世人惊叹。这些曾在委托人看来“不可能实现”的梦想,都因为设计师坚实的专业知识、天马行空的想象设计和巧夺天工的制作变为了现实。设计师也因此被称作了“空间魔术师”。


//resource.jingkan.net/imgs/5646f681-e2fb-11e8-b4e7-116d6a8fc9ab.jpg
液压桌


在《梦想改造家》节目制作团队看来,唯有专业的态度和高超的技巧,才能匹配平凡而伟大的梦想。由于团队有着多年的家装类节目制作经验,第二季节目几乎每一期请来的都是业界大腕,这些行家一出手,就让人知道有没有。节目中对于改造的过程,也在尊重专业、尊重事实的前提下原味呈现,令这一场关乎梦想的改造拥有了扎实而厚重的背书。


“看完《梦想改造家》,知道了什么是胶囊电梯,座椅式电梯,也知道了液压技术,以前想也没想过我们会知道这些。”这一季的电视观众如此说。这不仅是专业与大众之间的柔性沟通,更是电视节目对专业态度、工匠精神的一次致敬。


  • 超越电视形态的大众传播


《梦想改造家》的意义早已超越了电视节目本身,其背后折射的人性关怀、社会议题、专业精神,都让它具有一定的普世价值和样本意义。比如节目中设计师们为委托人进行的旧房改造虽然是个体式改造,但他们的创意也同样能为同类型的房屋所借鉴。城市化进程中,旧区改造和城市更新本身就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系统工程,《梦想改造家》的个体梦想,何尝不是在旧区改造中心怀希望的大家的群体梦想,节目中成本控制严格、极具使用价值的个案也会在旧区改造的过程中给更多人以启发。


而节目中对改建过程对邻里矛盾的记录与调解,也折射了生活中最平凡却最感人的真实现象。通过一次次对普通人身上发生的普通事的叙述,《梦想改造家》渐渐在电视观众中形成了超越电视节目本身的口碑,甚至这一口碑开始影响到节目制作团队本身,“我们在改造他人梦想的同时,仿佛自己的梦想也经历了一次改造和革新。”


在电视荧屏一片“娱乐至死”的喧嚣声中,人们仿佛忘记了电视有可能存在的更为强大和善意的能量。但每次只要有人轻轻地开启这扇能量之门,电视的回馈总是比你想象中更多。《梦想改造家》在经历了两季的洗练后,正在显现出这种超越电视形态本身的传播意义。与此同时,这也让东方卫视“坚守专业态度、表达百姓心声”的执著显得值得钦佩。在以收视率论英雄的时代里,做出一档兼具影响力和市场反应的双赢节目,让东方卫视在将来有更足够的自信和更多的主动权,保持自己的大局观念和长远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