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ource.jingkan.net/imgs/58fd26b0-e3c8-11e8-b4e7-116d6a8fc9ab.jpg
编者按:新丽传媒的《二炮手》赶上了一剧四星的末班车,已于平安夜(12月24日)开播,该剧由康洪雷执导,孙红雷、海清两位电视剧圈的顶薪艺人主演,第一制片人采访了该剧制片人高金玺,讲述《二炮手》这部剧是怎样炼成的,高金玺强调好影视作品,一定是人物鲜活出彩!制片人要长于发现与创新。

  第一制片人:我们观察到《二炮手》开播当天收视不太好,但是几天后高收视“忽然崛起”,能分析下其中原因吗?

  高金玺:我们已经进入一个移动互联网大数据时代,我一直很关注一个数据就是百度指数,这个数据是对网民行为进行综合量化统计的一个结果,整个数据时代最重要的统计数据之一,它能告诉我们自己的项目关注度以及规模有多大,一段时间内的涨跌态势以及相关的新闻舆论变化等等,说的简单一点就是能看到自己项目的热度如何,《二炮手》百度指数开播3天指数就达到了60万,从这个数值来看,二炮手的群体关注度还是非常高的,有了这样的观众关注度为后面收视率稳步上升奠定了基础。

  开播收视没有达到预期值有一些比较客观的不能逆转的因素,从宏观上讲每年年底都是卫视收视竞争最为激烈的一个阶段,这个时间段通常都会有大剧好剧精品剧出现,加上“一剧两星”政策的出台,精品剧目扎堆进入这个“末班车”,播出环境十分复杂,从微观上讲开播时间是一个比较具体也是非常明显的劣势,我们开播的时候,有几个大剧好剧乃至精品剧都是提前我们几天开播,二炮手开始播出的时候其他剧目已经播出到10集以后,他们正处于收视惯性的上升通道,对观众有了先入为主的占有。12月24日是圣诞节平安夜 ,从历年的数据来看,这一天城市的开机率不高,这对于新剧开播本身就处于劣势,综合这种情况下,开播数据不是理想也就在情理之中了。这是一个自然规律,但是只要是好剧内容过硬,随着时间的推进,我们的宣传力度的加大,观众口碑上升,收视一点点的就好起来了。

//resource.jingkan.net/imgs/58fdea00-e3c8-11e8-b4e7-116d6a8fc9ab.jpg
  第一制片人:是什么原因让您决定投资并投拍这部剧?
  高金玺:我判断一个项目的好坏,通常都是从人物出发,首先是看人物,核心人物是一部剧的灵魂,是一部影视剧成功的关键。
  《二炮手》的剧本看完后第一感受就是贼九这个人物,特别鲜活,跃然纸上。他的个性鲜明,他做的任何事,他做的任何动作都是那么的充满理由,性格有棱有角,非常突出,本身自身就有很强的生命力。很多优秀的影视剧时间久了我可能会忘记了里面的具体故事情节,但是里面的人物的却是能随时跳入我的脑海,如《士兵突击》、《狼毒花》、《亮剑》、《黎明之前》、《潜伏》等好剧,很多剧情的细节我们是记不住的,但是对主演人物印象特别清晰,历历在目,而且只有人物塑造成功了,你才会对这个人身上发生的事情感兴趣,所以刻画人物是整部剧的关键。一个剧本如果人物突出,有个性,有看点,就能深入人心,取得观众共鸣。
  《二炮手》说起来应该是一部正剧,尽管表现方式是那么的不同,幽默是这个电视剧的包装,正剧才是这个电视剧的魂魄,里面的人物英雄气和草根气兼具,聚焦神枪手的专业角度和侠义土匪到爱国战士的身份转换,让这个角色有如神来之笔,异常突出。而《二炮手》最颠覆的地方,还包括由一帮老戏骨出演的配角与贼九的关系上,或彼此相携,或互相争斗,让该剧“宁舍自己,不舍兄弟”的主题从人性的角度表达得淋漓尽致。
  兄弟情之外,爱情也是《二炮手》突破传统战争剧的地方,贼九先后同杨巧儿诠释了爱情,与李四诠释了超于爱情的亲情,故事将在战火纷飞年代爱情的曲折、无奈,质朴写的那么的平易近人,能让你用这个年代的思维去理解那个年代人得感情世界,这也是目前能抓住观众心灵的一个法宝。
  第一制片人:现在很多人都说现在影视业不差钱,是这样嘛?

  高金玺:其实我个人觉着应该是说好项目不差钱!而且这种不差钱背后是一种商业合作模式的表现形式。

  什么是好项目,好剧本,好演员,好的创作团体,好的市场销售预期,这样的项目通常都会被大家人作为好项目,这种好项目往往就会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和瞩目,但是很多时候这些资金只能在好项目周边转悠,却无法进入,这个时候一种假象出现了,影视业似乎不差钱,这个现象其实并不是影视行业独有的,投资只不过强强的联合的一种具体表现形式,比如说我想做的这个事情,你有我需要的资源,我也有你需要的资源,谁离开谁,项目也无法做成功,为了共同的目标,那么合作吧,合作的具体形式就是根据自己掌握资源的价值算出比例投资,当这种投资合作完成的时候,通常一个好项目也就展现在大家眼前,可是这个结果是资源叠加所带来的价值增量,并不是简单地资金的切入,所以这个时候如果仅仅是用资金想进入这种强势的优质项目,就显得很难据我了解,影视行业其实并不是所有人不差钱,从整个行业大环境看,马太效应比较明显。

//resource.jingkan.net/imgs/58fe1110-e3c8-11e8-b4e7-116d6a8fc9ab.jpg
  第一制片人:据说康洪雷10年不拍战争戏?怎么又拍了《二炮手》?
  高金玺:可以看出,康导对于影视剧创作也主要是看人物的,好人物戏头足。
  我们看一下康洪雷导演的每部剧中都有一个堪称独一无二的角色形象,《激情燃烧的岁月》里有点不可理喻的石光荣,《士兵突击》里憨傻木讷的许三多、《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炮灰团”团长龙文章、霸道凶狠的黑市倒爷迷龙、老兵油子孟烦了等等。
  《二炮手》中,孙红雷饰演的贼九,可以说是一个很有特色的人物。康导说:“我骨子里面不愿意重复,我愿意一百八十度转弯,甚至有时候愿意破坏我自己,在《二炮手》中我对自己的破坏是毁灭性的,从表演、情节到故事的讲述方式,我觉得都是颠覆式的。”
  因此,作为好的导演,《二炮手》这部剧的人物一出现,他自然会被吸引。
  之前很多朋友反映说《二炮手》不是说教的抗战戏,它有一种人性的表达,它有一种“危机感”,贯穿于剧中始末,使得这部剧充满了戏剧的张力,贼九的表情、贼九的二都是人性的表达,事实上,这就是康洪雷导演的高明之处,他设计了贼九成长的暗线,幽默、诙谐风格的暗线。你会从剧里领悟到不同的东西,抗战戏的宣传意义就是在于忠实于人性基础上对人的思想和情怀的升华,也让人看到即便和平年代也应时刻警醒的一种危机感。
《二炮手》突破了传统抗战剧高大上的精英模式。从细微处塑造了一个个立体的人物,带领我们的情绪从爆笑到痛哭,在轻松诙谐之处体味情感的爆发。 

//resource.jingkan.net/imgs/58fe1111-e3c8-11e8-b4e7-116d6a8fc9ab.jpg

  第一制片人:“贼九”这个人物是一开始就决定选用孙红雷的?
  高金玺:其实考虑的是人物是否合适,我会把他之前演过的作品都“放空”。
从制作的角度讲,我认为在选择演员的时候,想到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合适还是不合适,这个过程不能掺杂任何的市场因素,比如说这个演员是否有名气啊是否对销售有帮助啊,这些都是后面综合考虑发行时候才能去想的问题,
  在策划阶段,首先要把合适的演员放在自己视野范围呢,只有这个人合适才能真的让一个作品赋予真的生命力,康导对此有过评价,说其他人如果来是演贼九这个角色,但是孙红雷来出演他就是贼九这个人,这点到现在也得到了验证。所以选择孙红雷第一因素:他就是贼九。
  此外孙红雷是一个特别敬业的演员,作为一线演员,他的成功绝非偶然。为成功塑造好剧中最主要角色贼九而全然不顾形象与辛苦,近半年都脏着脸、穿着褴褛衣衫,全身心地投入在角色创作中,全剧组都为他敬业而感动与钦佩,特别是到后期制作的时候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参与到后期制作的工作中,他在后期看片子的时候从早上10点到晚上8点 一坐就是一天,连续看了7天,除了上厕所,期间哪儿也不去。看完片,还跟着我们去机房献计献策完善作品。他真的做什么都那么认真那么投入,他把自己出演的剧都当成自己的孩子。自始至终,他对角色、对作品的负责态度以及一丝不苟的执行能力,时时刻刻让我感到敬佩,有幸与他共事,是我的福气,也是《二炮手》的幸运。

//resource.jingkan.net/imgs/58fe3820-e3c8-11e8-b4e7-116d6a8fc9ab.jpg
  第一制片人:国内电视剧市场供大于求、“虚火过旺”?
  高金玺:中国的电视剧市场精品剧还是太少了!
  中国电视剧市场有很奇怪的现象:从宏观上来讲,是供大于求,但从市场的微观层面看又是供不应求。产量方面,中国电视剧生产之多,可居世界之首,但是真正的供需关系方面,(会发现)我们电视台总把没有好剧挂在嘴边。电视剧也是商品,有制作就有风险,这是市场规律。质量低下的电视剧作品无法播出造成巨大浪费是不争的事实,但一旦出现一个符合他们好剧标准的作品时,大家都在抢。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一是缺少好剧本、好人物,好人物应是电视剧的基础,而现在不少电视剧的人物本身就不出彩,怎么能拍出好电视剧呢?二是制作不精,电视剧制作是一门严谨的艺术,需要所有演职人员精心打造,可现实是电视剧制作如同是“豆腐渣工程”一样都在赶工期,这样拍出来的电视剧作品很可能就是一堆残次品;三是“捞钱”意味太浓,现在电视剧行业中充斥着不少不懂艺术却一心牟利的商人,他们不管质量,只求收视率,导致某些电视作品就是“明星脸”大堆砌,毫无艺术可言。
  第一制片人:您从发行人转到制片人分享一些经验吧。

  高金玺:其实我的专业背景就是北京电影学院的制片人管理。早期我也跟着做过一些电视剧,但是当时的感觉就是闭门造车,对市场没有感觉,后来有机会转做发行,开始在市场上摸爬滚打,一干就是十几年,而且我很早就开始接触收视,慢慢从经验判断到量化研究,用数据佐证自己的判断,别人在和我讲事的时候我都是两个脑子一起转,左边是理性的思考,右边是感性的感觉。

  所以我再次从发行转回制片人的时候,一点都不陌生,反而是驾轻就熟的感觉。我们不能抛开市场,把观众想象成大白菜,观众是有要求的,有情感的,甚至是有脾气的。不能把自己的东西强加给观众,现在已然不是“传-受”时代了,遥控器在观众手上,所以怎样能在最短时间内,吸引观众最多的注意力,是每个制片人必须要考虑的问题。我认为核心还是创新。创新其实是有自己独特解释的,很多人说的创新在我看来更像科研,新点子不一定是创新,关键是要产生新价值,才是创新。如果只是满足个人喜好,只是科研,那就不是创新。创新和科研有本质的区别,凌驾自己的情感之上,要辩证的去思考问题。

  制片人就是一个商业运营者,而不是单纯的艺术创造者,需要具备更多功能。其与传统行业的区别是,影视产品没有累加的成就感,没有可复制性,和传统的产品是不一样的,比如杯子可以批量生产,电影、电视剧是不可以的。因此,制片人从刚开始的立项,开发项目、生产、销售、宣传发行需要兼顾很多工作与功能,就是我常说的:左肩扛着收视率,右肩扛着利润,头上顶着情怀。
  另外,要跟上时代的发展潮流,从趋势来说,网剧创作是一个未来,而数据挖掘也将成为电视剧市场的一种工具。移动互联网的时代,用户是几何式的增加,不能用传统的思维去考虑这个现象,现在网络空间的用户行为,可以用大数据分析出很多东西,就像蒸汽机的出现,电话的实现,如今百度指数已经不是一个理论,是大家在用的评判电视剧好坏的一个风向标。随着科技对各行业的渗透,很多行业资源重组,有的式微,有的则发展很迅速,将来肯定会出现几个大的新型的巨头制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