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正在热播中的《俺娘田小草》口碑渐佳,收视率和网络播放量也在不断攀升中,这对于一个带着“乡土气息”的励志情感剧来说难能可贵。而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成绩,除了贴近观众生活的剧本,演员的精湛表演同样不可忽略,尤其是其中“马喜凤”这一角色,简直让人恨进了骨子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来看这部剧就是冲着骂马喜凤而来的,更有人将“马喜凤”和“芈茵”(《芈月传》中角色)并称为最近荧屏上的两大坏女人,这对“马喜凤”的扮演者演员何翯来说,真是喜忧参半。日前,影视独舌记者采访了何翯,听她聊聊对这件事的看法。



何翯,出生于1987年,本是个大方爽朗的年轻姑娘,却因为出演“马喜凤”而被人贴上“尖酸刻薄又狠毒”的标签,甚至有人表示,“长得就是一副坏人相”。跟何翯聊起此事时,这个东北姑娘“哈哈”笑了两声,表示自己在微博中也看到了粉丝的留言,有点哭笑不得,既高兴又害怕观众误会,不过很快又说“无所谓了,观众评判就好”,让人不禁感慨,这姑娘心真大。


正所谓,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何翯曾有5年处于无戏演的状态,去演过死尸、做过小贩,还准备去卖保险,期间无数次想放弃最喜欢的表演,但由于各种原因还是坚持了下来,功夫不负有心人,她最终还是走上了演艺的道路,吃了她最想吃的那碗饭,所以,她一直心存感激。


谈马喜凤:演坏人不难,难的是找到坏人身上的好



《俺娘田小草》讲述了农村媳妇田小草(闫学晶)经历家庭、婚姻种种变故,毅然决然的挑起家庭重担,用双手勤劳致富,在情感与事业上都收获幸福的故事。其中,马喜凤(何翯)与田小草是妯娌关系,马喜凤管田小草叫嫂子。这两个角色是两个极致,一个好的极致,一个坏的极致。


问及“马喜凤”这个角色与其他的坏女人相比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时,何翯说,“她的特别就是集天下大坏于一身,你能想到的想不到的坏事她都做了”,言语中还有一种恨恨的成分,“比如她对小草的妒忌、陷害、辱骂、毒打,总在算计婆婆的钱,对身边的人也从来没好脸,还搞外遇......说她的坏,可真是多了,尤其是看剧的时候,那种坏更是惹人恨。”



网友对这部剧的评论大多不是在说田小草太好,有点玛丽苏,就是在骂马喜凤有多坏,让人感觉这两个角色塑造的有些过于极端了,对此,何翯解释说,“剧里表现的跟真正的生活比起来其实逊色的多,我有朋友跟我说过他们的经历,比电视剧精彩多了(笑)。因为编剧写剧本的时候是靠自己的经历加想象,有时候还真的不如生活激烈。”


反面角色演得好不好都会遭人骂,所以,何翯说,“我都释然了,观众们关注总比忽略好(笑)”。有时候,坏到骨子里的角色并不难演,难演的是如何去找到这个角色中好的一面,“像马喜凤,演她坏到极致的时候还相对好演点,到了结局要演她被感动的戏时才是真的难。”


谈方玉英:男人藏私房钱可以理解



在同样正热播中的《私房钱》中,何翯饰演方玉英。这部剧围绕着三对夫妻展开,讲述了每一对之间各不相同的藏私房钱的初衷、手段以及结果的故事,由明道、商蓉、邬君梅、赵毅、何翯等主演。


该剧将“私房钱”这个中国特色的“微现象”首次搬到台面上来探究,与其他反映家庭生活的都市剧不同,具有非常的现实意义,而正是独特的切入视角使得这部戏从一开播关注度就很高。何翯在其中扮演“女人帮”中的方玉英,精明又小气,泼辣但是又有心计,最终逼得老公许大宝净身出户也要同她离婚。



谈及这个角色时,何翯说,“其实她很爱她的丈夫,只是她用的方法不太正确”,又说道,“其实我觉得男人藏私房钱可以理解,主要是看他用来干嘛,不能一味要求男人把钱全部交给女人”,可谓对藏私房钱这个问题格外看得开,令人意想不到。


作为演员:无论是IP剧还是传统剧本,好角色就能演



如今,电视台与网络的博弈还未停歇,原创编剧与IP作者的战役又如火如荼,对于影视圈来说,不确定的因素又增加了了不少。在创作过程中,演员其实处于比较被动的位置,被选择的时候占多。


问及IP与原创之争、网络与电视台博弈对演员有什么影响时,何翯说,“演员比较被动一些,一般就是什么剧本来找你,然后在有限的资源中做选择,但我觉得不论是IP剧还是原创剧本,角色好就值得演员一试”,停了停,又说,“其实我能演戏我就挺感激的,毕业后曾有5年我没戏演,在剧组做群演演过死尸,还做过小贩,最后准备去卖保险,好多次差一点就放弃了表演,不过庆幸我多坚持一会”。


网剧盛行,唱衰电视台之说时常有之,但何翯却说,“网络可能会对电视台有冲击,但我觉得电视台作为主流媒体位置是不会变的,因为中国不仅有年轻人,更多的是父母他们那辈人,他们需要电视”。


【文/j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