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鸡毛飞上天》一开始不受宠,主创拿到剧本就开玩笑,剧名太土了。

可播出后, 2017年白玉兰奖的最佳男主女主,2018年金鹰、飞天的最佳编剧、最佳电视剧等许多奖项都向它扑来。

《鸡毛飞上天》说的是义乌人在市场经济商海里遨游的故事。

说起上个世纪那个新旧交替的年代,关于改革,关于市场,看似老生常谈却又历久弥新的话题,镜头满满都是百感交集。

剧情不夸张、不拔高,也不丑化人物,只是真实再现当时的人和事。

其中,金水叔这个人物,让人觉得似曾相识燕归来。因为他有那个时代太多人的印记。

1.

陶泽如拿过飞天奖影帝,但很低调,平时他的报道也很少。

他长得暗黑,和街上的路人甲路人乙差不多。有评论说,他演农民工,简直就是本色出演。

在剧中,陶泽如把一个先是挑担卖糖换鸡毛的帮主,后是村长、镇长的金水叔塑造得有血有肉,非常形象。

金水叔重情重义,受到四邻八乡的敬重。

一个风雪天,金水叔卖完糖归家,在路上捡到一个被遗弃的婴儿,他不舍一条小生命冻饿而死,抱回家,取名鸡毛,大名陈江河(张译饰)。

鸡毛吃百家饭长大,金水叔悉心调教,给鸡毛讲做人的道理,讲典故,教他糖帮生意。

卖糖换鸡毛是义乌陈家村人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技能。

金水叔告诉鸡毛帮规,“进四开六拜四门,早不付钱回头客”。

即赚10块钱, 收4快,6块拿来谢帮助过自己的人。

早上外出碰到的第一个买糖的可以赊账。欠账的不好意思,自然要把鸡毛鸭毛留着给你换。

要想做生意,就要学会讨人喜欢,到了一个地方,要会说这个地方的话。能帮人家的就不要懒。你对别人好,别人才念你的好。

后来,风向变了,走乡串户做小买卖被说成是搞资本主义,金水叔和陈家村人也被查办了好几次。

金水叔被拈了胆,琢磨这样下去此路不通。

他当着全村人的面烧了糖帮祖师爷像,自此洗手不干。

他当上村长,穿上中山装,开始紧跟政策,跟上面,对村里人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

不但自己不碰拨浪鼓,还宣扬割资本主义尾巴,不允许任何人外出做小生意,见到换鸡毛的人就抓。

金水叔的改头换面让他由帮主变身村长,进而镇长。换了马甲一件又一件。

其实,人还是那个俗人,不过是随波逐流,会见风使舵罢了。

说到底,还是为了生计。

笔者想起一个相声。

旧时一个剧团给军阀韩复榘他爸祝寿唱堂会,老太爷看了《千里走单骑》纳闷,说关公是山西人为什么跑到山东来杀人?

不服气,非要点一出汉将关公和唐将秦琼大战的戏。

管事的先思维跟不上,说不行。老太爷说,没什么不行的,把你们关起来饿三天就行了。

管事的麻溜答应。

演秦琼的上台,筐且、筐且、且且且后现编词:你关公汉朝的跑到唐朝来打,为何事?

演关公的很干脆:为何事?指指台下的老爷子唱:你不打来他不管饭。

当然是个笑话,那意思是,谁管饭谁说了算。

只要管饭,汉朝的关公和唐朝的秦叔宝见面,不是难事。那剧团管事的 “识时务者为俊杰”。

为混口饭吃,没必要分个是非曲直,就是要讲也要从汉朝讲到唐朝,韩复榘他爸也要有兴趣听才成。

答应唱《关公战秦琼》,说损点是机会主义倾向,说好听点是遵循自然辩证法。

金水叔代表了那个时代多数人的思想。

心里有不同的看法,但不执着。不跟大势较劲,而跟现实讲和,而且在和解中主动找出路。

算是穷日子逼出的一种生存智慧吧。

2.

金水叔的认知局限还是比较明显的,单说他干涉女儿和鸡毛的婚事就可以看出。

当初金水叔把鸡毛捡回来,村里人说他捡了个倒插门女婿。他内心有这个想法。

鸡毛长大,跑出去三年,女儿巧姑(林伊婷饰)和村里大光(程实饰)好上了,骆玉珠又对鸡毛有意思。

可金水叔就是要棒打鸳鸯,自私不是一星半点的。

这是当村干部久了养成的习惯。

金水叔完全没有当帮主时的仁义和宽厚了,动不动就去打压别人,包括家人。

巧姑很怕家长制的父亲,只好听从。金水叔又以镇长的身份去威吓骆玉珠少缠鸡毛,说鸡毛是他家未来女婿。

叫鸡毛就范,金水叔打官腔不好使。所以,费了点脑子,打出报恩牌。

他装病,躺在床上有出气没进气地喘。

告诉鸡毛,你当初跑了,县里把我抓去坐牢顶罪,吃了很多苦。

这是三年前的事情。县里抓了金水叔和村里人,鸡毛为救他们,用炮仗点燃了看守的屋子,以为看守去救火,他们就可以解开绳子逃跑。

结果大火引燃了隔壁镇上的粮仓。

这下,县里来陈家村抓人,鸡毛怕连累众乡亲,前去自首。

鸡毛自首后又偷偷逃跑,远走他乡。县里就把金水叔抓去顶了鸡毛的罪。

鸡毛的命是金水叔给的,又代他坐牢,鸡毛仁义,当然要感恩戴德跪谢。

这下,金水叔把搭在额头上的毛巾一把扔了:好,你和巧姑定亲。

一向任我行的鸡毛懂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所以,想拒绝也说不出口,只好屈从。

金水叔也并不是完全出于自私,而是从他的角度看,巧姑和鸡毛是真般配,结了婚定会幸福。

他知道骆玉珠喜欢鸡毛,也知道大光和巧姑要好。但他认为这种搭配,没他点的鸳鸯谱合适。

关公是英雄,可韩复榘他爸觉得他是山西人不爽,就认为山东人秦叔宝比关公厉害。

老太爷认知上不去,剧团又不敢跟他说汉朝人跟唐朝人离十万八千里还挨不着。

一个道理。

金水叔对女儿婚姻就是那个认知,怎么办?附带着恩情,鸡毛没法跟他讲道理。

加上,金水叔对骆玉珠从来没好脸色。

陈家村没谁对他这个镇长不尊敬的。倒货被没收,其他人都悄悄地认罚,唯独骆玉珠跟他大吵大闹,还跑去拦了县委书记的车,告他的刁状。

金水叔相当于鸡毛的半个爹,你说他愿不愿意鸡毛娶骆玉珠。

尽管金水叔是个镇长,但他对儿女婚姻的干涉,就像一个食古不化的旧脑筋干的事情。

3.

培根说过,人有多少知识就有多少力量,他的知识和他的能力是相等的。(《费尔巴哈哲学史著作选》1卷P28)

金水叔在县里参加了3天市场经济知识培训,他敏感到风向变了。

但早年卖糖被捆的滋味还记忆犹新。于是,他想再等等再看看。可上有文件,下有积极性。

人们都在蠢蠢欲动,他这个镇长再不把握显得落后,至少不能挡横,于是他着手推进个体经营。

金水叔找出拨浪鼓,循着老路,在已经没人要换鸡毛的情况下,还催着村里人去卖糖换鸡毛。

而鸡毛和骆玉珠已经就地取材把小商品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尤其是骆玉珠,卖扣子、拖把、袜子。已经是远近知名的袜子大王。

那些村里人白天按照金水叔的要求佯装挑担出去,实际上转个圈又回村躲着扎拖把。

到了结算日子,大家兴高采烈地排队领钱,金水叔得到消息,也去了。

看鸡毛吓得结结巴巴说不出囫囵话,他转身就走,但心里翻江倒海不是个滋味。

一个人年轻时候再是精明强干,有了权力,单靠发号司令行政,一点不动脑子,也不学习提高,能力自然会退化。

天长日久,金水叔感到权力受到威胁,他马上成为既得利益保护者。

对骆玉珠那些会做生意的人,横挑鼻子竖挑眼,就是不满意。早年的忠厚变成固执,仁义变成小器。

所以,无论你是谁,当动不动就恼羞成怒的时候,感觉焦躁走不下去的时候,或者迷茫困惑的时候,一般说来,是遇到了超过自身认知范围的事情了。

此时需要停下来,有一次自省和学习。

也就是去读相关的书,自省修为,自省与亲人的关系,与外界的关系。

深入思考并重塑自我,让自己的主心骨从正面立起来。

否则,就会像金水叔一样,不是自怨自艾,便是怨天尤人。

鸡毛受丘英杰的影响,知道唯有突破认知局限,才会有更好的未来。

金水叔就是他的一面镜子。

End

图片源自网络,谢谢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