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文仔

微博知名脱口秀译者谷大白话最近遇到了些“麻烦”。

//resource.jingkan.net/imgs/acd8ce00-f6c5-11e8-b4e7-116d6a8fc9ab.jpg

博主“a土人” 宣布自己将不再为谷大白话翻译制作视频,一时之间,谷大白话长期建立起来的独立译制形象被打破,其背后的字幕翻译团队也逐渐“浮出水面”。不少人认为,既然是一个团队在进行翻译活动,那么“谷大白话”这个所谓的独立翻译“品牌”应当更名为“谷大白话字幕组”更为合适。

//resource.jingkan.net/imgs/acd8ce01-f6c5-11e8-b4e7-116d6a8fc9ab.jpg

字幕组,一个在“灰色地带”不断试探的神秘组织,却能因其独特的内容生产链达成极高的“国民需求量”。这也说明了为什么谷大白话能依靠翻译脱口秀视频,成为坐拥1187万粉丝的微博大V。

//resource.jingkan.net/imgs/acd8f510-f6c5-11e8-b4e7-116d6a8fc9ab.jpg


跨语言影视的崛起,字幕组平衡资源“需求高峰”

中文字幕的生产工序并没有想象的那样简单。

以“谷大白话”平时所发布中字视频的频率来看便可以知道,其内容制作并非出自一人之手。且不说以一己之力在短时间内进行多个视频翻译有多难,在传统的字幕组配置中,资源、翻译、时间轴、校对、后期压制以及美工海报制作等步骤,需要不少人员相互合作才能完整中字视频的产出。

//resource.jingkan.net/imgs/acd8f511-f6c5-11e8-b4e7-116d6a8fc9ab.jpg

而在影视中字方面,国内近几年愈发达到了一个“需求高峰”。人们不再局限于国内的影视内容,转而着眼于从国外获取更多的内容信息,于是字幕组纷纷涌现。从内容传播层面来看,字幕组是跨语言的影视传播者,为国内喜爱国外影视作品的人们提供了不少便利。

字幕组的成员往往职业覆盖面非常广泛,他们有的是在校学生,有的是公务员,又或是已经婚育的全职太太。字幕组成员在现有的生活中利用空闲时间进行视频翻译,在字幕组普遍的非盈利属性下,成员所持的“工作动力”仅仅只是因为“喜爱”二字。

//resource.jingkan.net/imgs/acd8f512-f6c5-11e8-b4e7-116d6a8fc9ab.jpg

因喜爱同一种文化而聚集在一起,不同字幕组会有不同的群体侧重偏向。“凤凰天使TSKS字幕组”、“韩迷字幕组”、“幻想乐园字幕组”在韩剧韩综方向早已打好了“金字招牌”,形成了韩语系老牌字幕组的“矩阵”,而在去年“异军突起”的“神叨字幕组”、“女汉子字幕组”以及“老弱病残字幕组”也成功将韩语系字幕组开创出新的领地,为观众提供更多的字幕选择。

//resource.jingkan.net/imgs/acd91c20-f6c5-11e8-b4e7-116d6a8fc9ab.jpg

而日语系字幕组中,“日菁字幕组”、“猪猪日剧字幕组”等等也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品牌效应,甚至形成了以字幕组为中心的日语爱好者社群。美剧方面则有“破烂熊字幕组”、“人人影视字幕组”、“FIX字幕侠”等等新老字幕组持续不断为美剧爱好者提供中字视频产出。

//resource.jingkan.net/imgs/acd91c21-f6c5-11e8-b4e7-116d6a8fc9ab.jpg

除了按语系分类,也有由粉丝聚集而独立为偶像服务的字幕组。在符合字幕组“为爱发电”生存法则的同时,粉丝字幕组的目的性更为明确。在偶像与粉丝语言不通的情况下,粉丝字幕组的产出为偶像与粉丝之间的互动做出了贡献,且字幕组对偶像资源的二次创作与上传也能为偶像本身带来更大的宣传效果。

版权“隐患”常在,平台打击力度增加

虽然字幕组的数量在不断地增加,但字幕组这个组织依旧属于“灰色地带”,尤其在势头正盛的“大版权时代”下,字幕组的产出之路“危机四伏”。

//resource.jingkan.net/imgs/acd91c22-f6c5-11e8-b4e7-116d6a8fc9ab.jpg

2016年,“澄空学园字幕组”两名在日中国成员便因违反日本著作法被捕,版权问题始终是字幕组无法彻底解决的“心病”。

不少字幕组在其制作的中字视频名单前总会加上“本字幕仅供学习与收藏,请勿二传二改,请勿商用”等声明来表明自己的非盈利性质。而正是因为字幕组并非以中字视频盈利,才能一次又一次的在版权问题上打“擦边球”。

而视频平台对于国外综艺与剧集的版权买断也成为了字幕组新的“隐患”。早期字幕组的产生正是因为国内视频平台对于国外优质作品的“进口”严重不足,翻译版本的供给无法与需求平衡起来。但在视频平台的不断完善发展下,为维护自身版权利益,平台对于字幕组的中字视频打击力度加大。

//resource.jingkan.net/imgs/acd91c23-f6c5-11e8-b4e7-116d6a8fc9ab.jpg

B站在对大量日剧与日本番组动画进行正版引进后,便下架了包括《非自然死亡》在内的所有日剧中字视频。并且在相关审核下,与腾讯、VLIVE直播、虾米等版权平台相关的视频都被以“平台版权原因”进行下架。

字幕组对于版权问题的把握是十分小心翼翼的,但依旧会出现“被商用”的情况,不少所谓的“资源站”会四处搜集各个字幕组的中字视频成果并将其整理售卖。“曾经有人把我们的中字视频刻成碟在电商平台上售卖,甚至将中字视频在微信上进行资源交易,我们曾经也试过举报投诉,但是屡禁不止,到最后我们只能提醒大家不要为盗取的中字视频买单。”专为韩国偶像团体EXO进行中字视频制作的“T-EGG茶蛋字幕组”成员这样说道,面对自己的中字视频成果被他人盗为商用字幕组也十分无奈。

//resource.jingkan.net/imgs/acd91c24-f6c5-11e8-b4e7-116d6a8fc9ab.jpg

另外,除了版权问题以外,在字幕组运营上成员们不仅没有盈利,还需要为字幕组的建设进行“倒贴”。像“FIX字幕侠”一样为字幕组整体资源开设一个独立网页,需要花费不少钱租网络服务器,而粉丝字幕组若想做一场偶像演唱会的完整DVD中字视频,首先得自行掏钱将DVD购买下来。字幕组在无盈利的情况下还需要进行额外的支出才能保证运营的“完整”。

寻求多种解题思路,字幕组多样规划

在多重压力之下,字幕组也开始了新道路的探索。

不少字幕组开始与视频平台进行合作,利用视频平台的版权效益与平台优势来完成自身的优化。爱奇艺将购买了版权的韩国综艺《Running Man》的中字视频制作权,交给了与其进行韩综制作合作的“凤凰天使TSKS字幕组”字幕组,并且在节目播出后第一时间给字幕组正版片源,在分工合作下,节目播出的4-5小时后中字视频便会“出炉”,字幕组还会因此获得部分报酬。

//resource.jingkan.net/imgs/acd94330-f6c5-11e8-b4e7-116d6a8fc9ab.jpg

爱奇艺提供平台与资源,而字幕组付出时间与精力,两者互相协作中得到各自所需的“利益”。不止如此,成立于新加坡的字幕组在线视频聚合网站还成功的与华策影视达成合作,将华策旗下的剧集进行不同语言的转换,达成国内剧集的“海外输出”,字幕组的影响力正在不断的被行业平台看见。

另外,字幕组为了维护自身的收支平衡,开始在视频中插入“贴片广告”。“小红唇”、“快看漫画”等APP都在中字视频推广上达成了巨大的宣传效益。而正因为受众了解字幕组对于中字视频制作的付出,对广告有着极高的接受度。“字幕组接广告也是为了能够更好地运营下去,这点我们很理解”,一位资深韩综爱好者这样说道,与平台合作也许只能达到一分钟十块钱的小额收入,但是广告却能够持久稳定的保证字幕组的运营。

字幕组的“商业化”是整个汉化行业初步进行的探索之一。

//resource.jingkan.net/imgs/acd94331-f6c5-11e8-b4e7-116d6a8fc9ab.jpg

可以看得出的是,字幕组不论是对于版权的“把握”还是对于“商业化”的尝试,都是为了能够更好地进行系统化的产出,更快捷地为受众提供更优质的内容资源。道一声“感谢”也许是大多数人唯一能为字幕组做的,但是也许只消一句“感谢”便能给字幕组更多的力量,支撑着它继续往前,也许有一天,字幕组能在“灰色地带”的夹缝开出一朵花来。